慢飛天使當騎士 馬背上翱翔

記者 林宜臻、董家妤/採訪報導

「馬術治療」是協助身障者復健的治療之一,透過騎馬來協助身障者進行復健,使他們在生理或心理方面能獲得改善,此外,馬術治療中心教導身障者餵食馬匹、清理馬廄等,建立友善的治療環境。

來台30年的德國人林嫵恬因女兒安安(化名)被診斷為腦性麻痺患者,開始踏入馬術治療的領域。當時林嫵恬陪著安安到醫院復健時,聽說能透過騎馬治療身障者,後來全家一起去騎馬時,在馬背上看見孩子的笑容,她認為既然一樣是治療,當然就該選擇讓孩子以愉快的方式進行。

林嫵恬與安安細心照顧馬匹,視馬匹為家人。照片提供/張兆遠

馬術治療中心物理治療師詹淑雅說明,馬匹行走的韻律及步伐,可以讓學員模擬人類正常走路方式。林嫵恬也說,張開雙腳坐在馬背上可以使人的背部自然挺直,這能幫助腦麻患者調整正確坐姿,使原本走一小段路就會跌倒的安安,騎馬後狀況逐漸改善,平衡感也進步不少。

馬術治療中心教練林嫵恬。攝影/董家妤

看見女兒透過馬術治療改善身體狀況,林嫵恬決定投入馬術治療中心擔任教練,她表示,除了陪伴女兒治療外,也想幫助更多人,因此考取北美身心障礙者騎乘協會教練資格,以提升自己在馬術治療方面的專業度。

林嫵恬說,馬術治療對不同的個案會有不同的效果,有些人屬於肌肉緊繃的高張力類型,就能透過騎馬放鬆肌肉,學習正常走路模式;另一種則是像安安這樣低張力的類型,由於本身肌肉太鬆,反而能透過訓練讓張力變好;自閉兒則可以透過騎馬安定錯亂的神經系統。

此外,馬場也曾接過學習障礙的個案,從小患有讀寫障礙的謙謙(化名),今年來到馬場即將邁入第四年。

謙謙媽媽談到,由於謙謙學習較緩慢,在學校只要和他同組的同學都會被他拖累,讓他感到相當挫折,後來透過騎馬、和馬匹相處,讓謙謙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除了學會照顧自己外,也能照顧馬匹。

「能讓一個人認為自己的存在是被需要且有貢獻的,將會對他產生很大的自信心。」謙謙媽媽補充說,雖然在醫學上並無臨床證實能透過馬術治療來改善學習狀況,但謙謙開始會主動與老師溝通,以自己較能理解的方式學習,也因此使他在學習方面的效果越來越好。

馬術治療除了提供身障者良好的復健,馬匹的身心健康也很重要。馬術治療中心總監張兆遠談到,進行治療時,由於馬背上坐著肢體不協調的人,會使馬匹身體僵硬導致受傷,教練會訓練馬匹跳障礙物、拉筋來維護他們的柔軟度,且會觀察馬匹身心靈狀況及適時地讓馬匹休息。

張兆遠說:「我們需要身心靈健全的馬匹,而馬匹在協助身障者時也需要友善的環境。」流露出教練將馬匹視為家人般用心照顧。

「不敢說騎馬對每位身障者都能有明顯的改善,但對於不會走路的孩子,在騎馬時他們能感受到下方有四隻強而有力的腳在行走,能讓他們享受人生。」張兆遠笑著談到,馬術治療能讓身障者有了活下去的動機,更產生勇氣去面對世界上的挑戰;而看著身障者狀況逐漸好轉,也讓教練及治療師們獲得成就感。

馬場教練訓練馬匹拉筋,調理馬匹狀態。照片提供/張兆遠
復健方式大不同 醫生:依個案判斷

全台唯一有馬術治療的馬廠位於桃園市新屋區,位置離都市較遠,交通不便,便利性較低;且目前尚未納入健保給付範圍,民眾需自費進行治療;加上馬術治療對張力大的腦麻患者較有幫助,並非適合所有患者,種種原因導致馬術治療無法在台灣普及。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復健科醫生曾頌惠。攝影/董家妤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復健科醫生曾頌惠表示,台灣目前最常見的腦麻患者復健方式以有健保給付的物理性治療為主,分為物理治療、職能治療、語言治療等,依患者需求有所不同。

其中,物理治療主要是加強肌耐力及行動能力,而職能治療跟語言治療則進行適當的訓練達到生活自理及口語表達能力。

對於馬術治療的看法,曾頌惠談到,儘管馬術治療在行動能力上的幫助不大,對於張力改善卻是有效果的,另外,持續練習對姿勢控制也有一定的幫助,患者騎在馬匹上時會跟著馬走路的方式帶動身體,增加肢體的協調性來達到復健的效果。

曾頌惠提到,馬術治療及一般物理性治療最大的差別就是方便性跟費用。一般復健治療都是藉由輔助器材或復健老師幫忙完成,但馬術治療需要較大的空間,且需藉由動物輔助做治療,有些患者可能會因此感到害怕。

為了改善問題,目前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提供騎馬機模擬馬的肢體動作,在調整姿勢上具有同樣效果,不過趣味性就沒有真的騎馬來得高。

馬術治療物理治療語言治療職能治療之比較。資料來源/維基百科、員生醫院林新醫院、製圖/吳靖慈
場地受限資源少 盼政府能協助

經營一個馬場並不容易。張兆遠表示,營運方面需靠民眾募款來維持,而人力方面也僅有兩名教練及兩名物理治療師,其餘的皆是志工,無論是在經費、人力及場地方面,都是馬場持續努力改善的問題。

馬術治療中心總監張兆遠。攝影/董家妤

原本馬場位於桃園市中壢區,為私立啟智技藝訓練中心所設置的,當時因遇上馬場更換老闆和機構內部問題,使教練及治療師們遭到裁撤,後來他們放棄所有的資遣費,將馬匹領出來移至新屋馬場。

張兆遠認為,馬匹的一生都奉獻給身障者,多年與馬匹進行馬術治療也有了情感,無法輕易丟下牠們,且與馬匹的關係是無法與金錢比較的。

林嫵恬表示,新的馬場場地不大,騎馬時只能繞著圓圈,無法規畫較長的直線,但對於腦性麻痺患者來說,剛開始治療應該要從直線開始,因在走直線的過程中,患者比較容易找到他的平衡,轉彎對他們來說是高難度的挑戰。

面對種種的資源不足,張兆遠盼望政府能從運動休閒的觀念給予補助,並加以支持;談到下一個階段的目標,他希望將馬場規模擴大,打造一個無障礙馬場,幫助的對象不只有身心障礙者,甚至提供給失智的長者。他認為讓長者照顧馬匹、負責清理打掃的簡單工作,使他們獲得工作上的成就感,有助於身心靈各方面更加穩定。

「沒有付不起的代價,只有看不見的價值。」張兆遠聊到,要放棄隨便就有一百個理由,但堅持有時候沒什麼理由。即使外人會認為他們是群瘋子,不解他們為何放棄百萬資遣費來到馬場,但就是因為看見孩子們生命的改變,讓他們願意繼續付出下去。

 

延伸閱讀:

早期療育 引導孩子飛向未來

治療融入樂器打擊 音樂促進互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