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足隊奪冠 訴求同工同酬

記者 黃薇、鄭妤安、賴禹丞、邱芃睿/採訪報導

美國女子足球隊今年7月7日以2比0的比分擊敗荷蘭隊,贏得第八屆女子世界盃足球賽冠軍。比賽期間,觀眾席上不斷出現「equal pay」(同工同酬)的吶喊聲。事實上,美國女子足球隊於今年三月控告足協性別歧視,並藉由此次奪冠,要大家一同重視同工同酬所衍生的性別平權等問題。

好戰績無法換來公平獎金

美國女足隊隊史拿過四次世界盃冠軍,分別是1991年、1999年、2015年以及2019年,今年甚至首度衛冕成功。從第八屆開賽到奪冠,進球數高達26顆,打破了以往女足世界盃的進球紀錄。今年決賽在美國的收視率更是高於男足世界盃的電視收視率。

美國女足歷年成績亮眼,贏的多次是世界級比賽冠軍。資料來源/維基百科、製圖/龍俊佑

國際足球總會FIFA提供給2019年女足世界盃獎金為3000萬美元,跟過去2015年冠軍獎金相比,雖已多出一倍,但與2018年男子世足四億美元冠軍獎金相比,仍差了一大截。女足賽場表現往往相較於戰績不佳的美國男足隊來得優秀,帶來的經濟效益也更多,但獎金、薪水與培育資源等,都遠遜於男足。

女足全隊28名選手在今年世界盃開打前三個月,於國際婦女節這一天,針對運動場上「制度化的性別歧視」向美國足球協會提出告訴。訴訟內容除了要求與男足同工同酬外,還包括了整體資源、旅行條件、隊醫分配以及比賽宣介等的不平等待遇的改善期望。

美國女足要求足協重視性別平權等問題。圖片來源/pixabay
場上歧視無所不在

事實上早在三年前,美國女足奪冠時,就已向美國公平就業機會委員會委員投訴,控訴足協待遇有明顯的性別歧視等的問題。三年來,問題癥結依然在,不見改善。運動場上的性別不平等,除了在薪酬方面顯現,同時也在後勤資源、比賽時段、媒體關注的選擇等方面無所遁形。

運動場上除了薪酬上的不平等,還包括資源、隊醫分配以及比賽宣介等。圖片來源/pixabay
國立體育大學教授陳子軒認為運動場上的性別平權的問題不是一時之間就能解決。照片提供/陳子軒
2015年於加拿大舉行的女子足球世界盃,因天氣不佳,故使用人工草皮進行比賽。國立體育大學教授陳子軒表示,男子組的比賽不論世界盃或頂級賽事,是不可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
儘管科技技術進步,但在人工草皮上比賽會降低球員移動速度,球也會變得較不易控制,容易造成運動員受傷而影響比賽,嚴重甚至影響整個運動生涯。男子賽中因危險而不參考使用的人工草皮,卻在女子賽中出現,當時引起女足隊員諸多不滿。

運動場上價值難以定義

美國公平就業機會(EEOC)所定義的同工同酬是指在同一個工作場所中,不同特徵的勞工(如男性和女性)如果從事同一性質、同等量的工作,則應被支付相同的報酬。

而從「同工同酬」所衍生出「同值同酬」的概念是指,依據「創造的價值」給予相應的薪資酬勞。從體育市場來看,產值包括戰績、關注度、周邊商品收益以及大型比賽的收視率等。

 

  • 同值同酬(Equal pay for work of equal value)是一個勞工權益的概念,指男性和女性所從事的職業雖不相同,但所做的勞動有同等價值,則應獲得相同的薪資。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以國際水平而言,美國女足與男足有明顯的差距。美國女足關注度高、戰績強,自1991年女子世界盃開辦以來拿過四次冠軍、一次亞軍以及三次季軍;男足甚至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中未能打入決賽圈。因此不論是「同工同酬」亦或「同值同酬」,將兩者定義拿到這次的女子世界盃足球上來看,女足獎金遠遠少於男足確實為不合理的現象。

美國女足女性的勝利,證明女性值得與男子在同樣項目中享有同等回報。圖片來源/pixabay

但若排除美國較特殊的案例,其他國家例如西班牙、德國、蘇格蘭等,男足球隊創造出的價值皆高於女足,無法以「同值同酬」的概念達到性別上的公平對待。陳子軒認為,即使創造出的價值不同,也不能忽略性別平權的重要性,更何況大眾對於價值的定義也不盡相同。

運動的精神及其所要達到的影響力,並非單純的以商品價值做衡量,同時還需兼具文化教育的涵意及建構。不論是性別上的差異或其他方面的不同,應嘗試去弭平社會結構下所造成的不平等現象。

美國女足的勝利,證明了她們有能力與男子在同一個運動項目上得到同等的報酬,同時也鼓舞所有單純熱愛運動以及在乎性別平權的人們。

男女運動市場的差距依然存在,但女子運動也在急速的擴張中。此次女足的訴求也並非立即要拿到更多的薪資,而是希望足協可以意識到不合理的差距,並想辦法改進,讓女性運動員的薪水慢慢符合她們的身價。

美國女足關注度高、戰績強,不論是「同工同酬」抑或「同值同酬」,女足獎金卻遠遠少於男足,極不合理。圖片來源/Pexels
曾郁嫻認為運動場上需要有各式各樣的人出來發聲,讓多元性別享有公平的對待。 攝影/程沛慈
運動場上的政治爭議

美國女足長期累積優秀的表現受到外界激賞,此次「同工同酬」爭議卻有負面聲音認為,女足隊不應該把跟競技無關的話題,特別是政治帶入球場內。

台灣大學體育室副教授曾郁嫻對於此負面言論表示,政治跟運動本就息息相關。大型的運動比賽中,無論是國與國對抗,亦或者國家本身的形象,都存在不同的政治爭議。

運動員本身也可能會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且渴望發聲,例如前美國職業網球選手比莉Billie Jean King,是一位長期為性別平權奮鬥的活躍人士。

此外,現在的女子足球隊,也會在競技場中表達訴求,不僅替自己也替同樣在運動場上受不公平待遇的運動員爭取權益,同時也讓觀眾一同重視性別平權在各個領域的重要性。

美國女足隊長拉皮諾(Megan Rapinoe)為此次議題的關鍵人物,不僅拿下勝利,還帶領球隊與足協打官司。拉皮諾在場上叱吒風雲,場外也長期關注性別及種族議題,致力於女性平權與同志權利。

政治立場鮮明的她,還曾於2016年參與美式足球球星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的「跪姿抗議」,反種族主義以及警方暴力,當時還因此被暫停國家隊員身份。

曾郁嫻認為,運動需要有各式各樣的人站出來發聲。在女子運動當中,有多種性別傾向或性別氣質的人,但部分的人依然對相關議題較於保守,認為女生就應該要有女生的樣子。

拉皮諾的出現像是一種宣示,不僅是替女性爭取權益,還為LGBTQ運動員帶來希望,讓多元的性別享有平等的尊重與對待。運動與政治絕非兩條平行線,運動員的影響力也絕非僅限於競賽場內。

一般職業同工同酬的問題所衍生的性別框架
婦女新知基金會開拓部主任林秀怡表示同工同酬是全世界都該深度探討的議題。照片提供/林秀怡

在一般職業中,男女薪資的差異可能由眾多因素組成,除了先天生理結構的不同,跟教育、觀念以及社會結構所建構的父權迷思和性別框架也都息息相關。

以台灣為例,儘管《性別工作平等法》的宗旨為消除性別歧視、促進性別地位實質平等,但台灣至今仍然難以達成同工同酬。婦女新知基金會開拓部主任林秀怡認為,過去社會中普遍認為男性是賺錢養家的主力,因此在升遷及薪水方面較女性來的固定。

而女性則常被視為是補充的勞動力,像是女性常會因家庭需求而離開職場,作為僱主也就理所應當的認為不需要給予太多的升遷機會。林秀怡表示,其實這樣的概念並非只有台灣有,在全世界都有類似的情形,即便到現在,依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完全的達到同工同酬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2018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北歐國家在全球性別平等排名中就包辦了前四名。由此可知,北歐地區部分國家相當重視性別平權。其認知到女性可能會因育兒或照顧老人等因素必須離開職場,因此將這部分涵括進國家的社會福利政策裡。讓所有人可以不用因為家庭因素離開職場,在同工同酬或薪水上的差距就可以有效率的縮減。

全球性別平等排名程度中,北歐國家就佔了前四名。資料來源/2018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製圖/鄭妤安

關於職場如何落實性別平等,林秀怡表示,這些年雖然有《性別工作平等法》,但還是有許多職場歧視存在,原因在於勞教做得不夠確實、以及勞工申訴後受理的單位沒有足夠的專業與性別意識來處理該案件,使勞工無法獲得應有的權益。

林秀怡建議僱主應依法落實育嬰留停假、產檢假及產假,因為從《性別工作平等法》所受理的檢舉及申訴數字中,可以發現女性申訴的比例相對來說是比較高的。除了可能因為懷孕而受到不當資遣,甚至是解僱,女性也經常是職場性騷擾的受害者。

世新大學性別所助理教授伍維婷則認為,落實性別平等應該由國家政府介入,明定政策要求各企業落實性別平等並且嚴格執行監督。對違法的公司予以開罰,透過政府的強力約束來改善職場中的不平等待遇。

無論在運動場或一般職場,女權意識逐漸抬頭。圖片來源 /pixabay

無論是一般工作場域的不合理要求,還是運動場上的不平等待遇,造成的因素不只是一時性別上的歧視,還包括整個社會結構長期的累積。落實性別平權乃一大課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性別平權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延伸閱讀:

女運將突破性別框架  塑造全新形象

體育場上的性別平等──場上、場下的女子運動員

與跨性別的相遇 窺探東北妖的站街日常

「原」力崛起 來義小將燃燒足球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