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3】樓梯間的另一個世界 乏人問津的漂泊生活

記者 黃冠蓉、黃嫊雰、羅楚瑜/採訪報導

新北市板橋車站,百貨公司進駐,規模空間寬敞舒適,每天吸引大批人潮來來往往,但光鮮亮麗的外表下,車站的樓梯間卻是另外一個世界。

王富林,今年65歲,目前就住在板橋車站的樓梯間。他原生家庭條件富裕,但母親好賭、弟弟吸毒,導致父親覺得人生無望而跳樓自殺。後來自己有了家庭,曾經犯前科,患有躁鬱症的女兒不認他,把他趕出家門,沒辦法之下只好流浪,至今已經三年多了。

板橋車站的樓梯間,卻是遊民的避風港。攝影/羅楚瑜

王富林曾經待過萬里社會重建中心,覺得內部環境條件非常惡劣。之後他來到台北市遊民收容中心,因朋友介紹到台中工作而離開,無奈朋友並未履行承諾。輾轉之下,他用僅存的積蓄回到了臺北。當時的他覺得再無顏面回去收容所,因此又一次淪落街頭。

知道自己年紀老大不小了,王富林尋找工作的過程中常常碰壁。成天鬱鬱寡歡的他,不時搭車到其他地方去透透氣,「心情不好的時候我能怎麼辦?我跪下禱告,就覺得好一點了。」信仰對他而言是一種心靈上的寄託,更成為自己活下去的唯一依靠。

板橋車站內小小的樓梯間,就是王富林的全部。攝影/羅楚瑜
地廣人稠 新北遊民管理困難
板橋的資源不如艋舺公園來得豐富,除了社會局每個禮拜二發放便當,還有社工不定時探訪之外,其餘時間基本無人問津。「我有時候兩天才吃一次飯,沒有工作又不好意思總是乞討,所以常常餓肚子」,王富林說。
街友外展服務中心社工督導陳俊谷。攝影/羅楚瑜

所幸,在新北市有這麼一群人,自2016年起便開始為當地遊民服務,原班人馬從今年開始轉為公辦民營的單位,他們就是中和區的街友外展服務中心。

「新北是全台最難做遊民服務的地方」,街友外展服務中心社工督導陳俊谷說。有別於台北市有艋舺公園、台北車站那樣的遊民集中區,新北市轄區較大,遊民四散遍布,「一般的騎樓、你家樓下、他家隔壁、後面的公園,都可能有遊民出現。」

由於社工人數有限,中心只能輪流探視全市29區的遊民,要提供妥善的照顧,確實不易。雖然資源不足,仍有遊民選擇繼續留在新北市。

王富林提到,艋舺公園常常有人酗酒鬧事,也沒有自己的空間,他還是喜歡板橋車站,人少,更清淨。

民眾過度警覺 通報人數大增

日前曾有報導指出近幾年新北市受理或查報遊民人數激增五倍之多,為全台之冠,對此陳俊谷表示,這是統計上的錯誤,新北市衛生福利部是以被通報次數,而非以遊民人數計算,同一個遊民被民眾通報十次,就會被記錄為十次,數字才會突然翻倍增長。

修正計算方式後,新北市的查報遊民人數仍然很高。遊民越來越接近民眾的生活範圍,再加上小燈泡事件*後,民眾對此警戒心更強,「艋舺公園附近的居民對遊民或許已經司空見慣,相比之下,新北市這邊對他們的包容還是不足夠

  • 小燈泡事件:又名「內湖隨機殺人事件」,為2016年3月28日上午11時許發生於臺灣臺北市內湖區的一宗隨機殺人事件,造成一名4歲劉姓女童(小名「小燈泡」)死亡。兇嫌曾在專門收容精神病患的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就診,有毒品安非他命前科。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親自訪視遊民 食物消除戒心

過於頻繁的通報電話,使得中心不得不想出一套對策。接獲通報後,社工首先會聯絡當地里長、附近商家或派出所,了解被通報者的真實身份,有時可能只是醉漢或是附近思覺失調的居民。藉此社工能先過濾非遊民的個案,一旦確認對方是遊民,他們便親自前去訪視。

食物往往是讓遊民放下戒心的第一步,借由食物發放,社工會嘗試與遊民進一步討論到返家、工作、就醫、社會福利等,最終希望他們回歸正常的生活。

除了社工發放外,中心也開放讓遊民親自來領取物資。陳俊谷說,曾出現遊民重複領取物資拿去變賣,或是將物資亂丟亂放,導致被有關當局當成垃圾清掉的情況。陳俊谷表示現在遊民拿了物資,社工都會進行登記,並勸告他們得好好珍惜。

中心不算太大的空間,堆滿了善心民眾捐贈的食物、衣服及日用品。攝影/羅楚瑜

精彩融媒體報導:《「遊」心感受 底層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