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 經濟重挫

記者 葉蔓芳、陳卓希/採訪報導

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仍未平息,發生過各種示威行動,包括以癱瘓經濟促使港府回應五大訴求,當中圍堵機場不但造成旅遊風險上升,更影響大型企業日常營運,有機會引發全球經濟危機。

香港九龍半島彌敦道出現9月1日機場見以及其他抗爭口號。攝影/陳卓希

  • 反送中:全名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指香港自2019年3月31日開始、6月9日等一系列爆發的大規模社會運動。該運動並沒有統一的領導和組織帶領,示威者以遊行集會、佔領道路、圍堵建築物、於連儂牆上表達訴求等方式,向政府抗議。運動主要起因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該草案容許將香港的任何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反對者擔心會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司法獨立管轄區地位,並失去應有的人權與自由。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國企可能撤資香港

西元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後,依靠香港外匯以推動經濟,外資比較願意透過市場自由度高的香港把資金轉入到中國。

後來西元2003SARS疫潮期間,中國為了兩地人才和資金能夠自由流動,簽訂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開放自由行,甚至推廣一系列對流讓利方案,例如「滬港通」和「深港通」, 卻讓香港人均GDP排名下降至上海人均GDP以下。

中華港澳之友協會副秘書長蕭督圜指出,港府為將香港發展成金融中心,不像以前港英時期平衡發展產業,反而增加銀行與股票上市公司的家數,成為人民幣的離岸交易中心。主權移交後,中國讓利方案不但沒有達成預期成果,加上港府積極配合北京政策,導致香港出現稅收、房價高和競爭力削弱的問題。

香港金融是全世界最開放的經濟體,服務業主導程度占GDP90%以上,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發表的經濟自由度名列前茅,僅次於紐約和倫敦,更是亞太區的主要金融中心。

香港是世界上相當重要的國際金融、工商服務業及航運中心。圖片來源/unsplash

由於匯率單位定在美元,不會構成貨幣兌換有落差而影響成本的風險,反而中國匯率差額卻占整體1020%,所以不少商家選擇在香港投資。

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大陸經濟所)助理研究員王國臣表示,香港的法治效法英國,有著跟國際接軌的優勢,這就是今天外資選擇經由香港經濟分部轉資到中國大陸投資的原因。

 

示威者癱瘓機場

香港國際機場(亦稱赤鱲角機場)是當地經濟核心,當中包括不少資金和國際企業,有網民發起霸佔機場運動癱瘓經濟,為求促使政府讓步,回應五大訴求。

示威者梁先生表示,當日下午三點集合,由於人數眾多,香港機場管理局限制非持機票者不得在機場範圍滯留,後來示威者改在巴士總站聚集。

部分人士打開雨傘以防止示威者破壞監視器的情形被拍攝到,不久後防暴警察抵達,部分抗議人士立刻逃跑,其餘繼續與警方對峙。

示威者撤退時間,巴士和地鐵不供應載客服務,場面混亂,其後更有人選擇乘搭輪船,警方還跟蹤上前,到碼頭進行搜捕。梁先生表示,圍堵機場運動能引起全球關注,讓國外旅客不敢到香港旅遊,打擊旅遊業。

圍堵機場運動進行連續幾天,香港警察家屬徐女士指出,示威者靜坐算是可接受範圍之內,可是後來卻出現衝突、與遊客爭執的情況。有一群與示威者立場不一的人士被圍毆,許久警方才抵達現場並拘捕示威者。

有網上片段流傳指出,旅客突然被警員制服,示威者看到上前制止,並推開該名警員,她認為不同角度和不同立場的人在現場,也有不同的演繹,而警方持槍指向示威者純屬自衛。

提到香港經濟衰退會否達成反送中目的,「圍堵機場不論對遊客或是訪港人士都會帶來不便,且對中國不造成巨大威脅,因為內地繁華城市進步不差,若然香港經濟衰退,也有其他城市作替補。」徐女士回應。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前,《反送中》運動未必會就此結束,香港亦難以復原世界金融地位。

港府實施禁制令,香港國際機場外圍出現大量路阻。 攝影/陳卓希
圍機場牽連產業鏈

香港國際機場是全球十大最繁忙機場之一,2018年,香港在全球貨櫃吞吐量排名第七,為世界航空貨運的重要樞紐。隨著四個多月《反送中》運動不斷升級,從香港各區的示威活動蔓延至機場,示威者圍堵機場以影響其運作,為香港、中國,以及全球經濟帶來動盪。

「香港機場癱瘓主要影響到旅遊業和國際商業。根據統計,香港機場癱瘓一日會致客運量損失20.6萬次、空運貨值損失101.6億港元,機關局盈利減少2,285萬元。機場收益占香港GDP5%,除了間接影響產業鏈上80萬工作人員的生計,連同如酒店業、零售業、貨倉等其他間接收益,影響大約占8%。」——蕭督圜回應。

據《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支持香港鞏固及發展其作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國際航空樞紐和人民幣業務樞紐的地位,強化其國際資產管理及風險管理中心的功能。蕭督圜表示,當香港機場功能受到影響時,就會衝擊周遭的城市群表現。

圍堵機場運動對旅客造成短時間影響,旅客李祖慶表示:「過幾天我要去法國,但現在我有點不敢去香港機場,所以我要去北京轉機。」對於部分示威者認為癱瘓機場能夠威脅中國政府,李祖慶則指多少會有點傷害,但效益不太大。

香港是中國其中一個重要的對外港口,為獨立關税區,並參與許多機構來進行自由貿易。香港邊城青年成員劉小姐說:「圍堵機場未必直接影響中國經濟,可是透過出入口貨運而導致中國難以將貨品經香港輸出國外,其實間接影響了中國的出口業。」

由於中國十分依賴製造業,當其一對外港口被封鎖使貨品滯銷,不僅影響國內貿易,亦影響中國貨品進出口。

雖然是全球的轉運中心和國際金融中心,不過兩者都不是實體性。王國臣認為:「圍堵機場行動會讓旅客選擇不在香港轉機,直接飛去上海、深圳或廣東機場。金融也是同樣,不經由香港而是經新加坡。」

該情況顯示香港是較為金融性質,並不是依靠實體投資、製造業投資等,所以會對全球國際經濟造成短時期成本和調整。長期來說,香港的地位可能會下降,可是國際會找到其出路。

連儂牆上布滿表達意見與譴責警察暴力行為的便利貼。攝影/葉蔓芳
金融中心發展受阻

95日當天,國際信用評等公司惠譽Fitch Ratings)將香港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IDR)由「AA+」下調至「AA」,評級展望為「負面」,創下香港自1995年來首見。

雖然香港當局曾提及繼續《反送中》會導致本地經濟增長率為零,甚至是負數,然而惠譽強調「AA」仍然是非常高的評級水平,香港財政儲備占GDP比例達40%。

這次《反送中》被當地人稱為「香港自救」行動,是爭取自由民主的時機。事態發展至今,一連串的示威運動都影響著經濟發展。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員林昱君表示:「影響經濟是必然的,所有改革必須付出代價。」

示威者走上街頭參與遊行對抗暴政。攝影/葉蔓芳

若《反送中》持續,中國經濟會變得更惡劣。失去香港,中國就沒有國際資金發展金融業,需要依靠自己國內的金融市場,對中國經濟影響頗大。

林昱君亦指出現狀況香港經濟不是重點,錯過爭取自由的時機就不能再回頭,將來經濟體制夠好,可以東山再起。也因此,中國最近利用深圳、上海取代香港成為亞洲金融中心,但她認為,這些地方只要沒有自由、法治,都不能代替香港。然而,比起經濟,林昱君較擔心年輕人的生命、安危,因為一但失去就沒有了。

示威者在遊行路線築起的障礙物貼上「五大訴求」文宣。 攝影/葉蔓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