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毒品】13歲開始用藥 迷途少年待重返校園

記者 郭芳彣/採訪報導

16歲的小聰(化名)國一開始用藥。原本該是享受高中青春生活的年紀,卻因為毒品和複雜的原生家庭,正在少年之家等待重返國中校園。

小聰的媽媽,三年前因為毒品案件,被遣返回大陸。喪失原生家庭的小聰,如今桃園社會局是他監護法定人。今年過年前,小聰因為無照駕駛,發生嚴重車禍。由於原生家庭已喪失功能,法定監護人的社會局只能將他安置在安養中心照顧。

「我覺得咖啡包,沒有這麼恐怖。」

小聰國中一年級,朋友之間的慫恿第一次用藥。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三年的用藥歷史,小聰表示第一次用藥就是使用「毒咖啡包」,雖然知道那是毒品,但因為食用方式簡單以及有趣的包裝,讓他覺得沒這麼嚴重。但使用的劑量,隨著日子增長,卻一天比一天多。

「一包400塊啊,所以很貴耶!」因為用藥劑量越來越多,花費也越來越大。因此他開始成為詐騙集團車手、詐騙、竊盜… 這兩年逐漸成為少年法庭的常客、警察都認識的盤查對象。

法院處置的矯正方式有很多種,但其中讓小聰真正遠離原有生活圈,開始靜心思考,就是督導的環島健行。這段旅程中,必須徒步環島台灣一圈,並且進入校園以親身經歷和故事,做防毒宣導。

「路上滿地都是我們用的咖啡包耶!」

「歐!路上真的有很多咖啡包啊,妳下次仔細看看」在環島的沿途,看見很多使用過的毒咖啡包,而且很多都是以前使用過的毒咖啡包裝,也不經讓小聰在日記裡感嘆,台灣毒品氾濫好嚴重的問題。

在這個過程中,因為督導的要求,小聰開始每天記錄自己的心路歷程,雖然剛開始的健行讓他覺得非常無趣,想念女朋友、想念朋友、想念他原本那個有趣的生活圈。但沿路進了校園,以自己的故事做反毒宣導,面有難色的說出自己用藥的歷程,作為反毒宣導,小聰直言「哎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很多人都在聽我說話捏」,眾多眼神的關注和道德感,此時開始發揮功能。

沿路督導無私的關照,溫情的力量慢慢發酵。讓小聰決定,這次要下定決心回頭!希望自己可以和大家一樣,重返校園。

「我媽可以留下來嗎?」

小聰過年前發生嚴重車禍,台灣基於「人道」特別讓小聰的媽媽到台灣3個月探親,但礙於兩岸的法律規範,3個月後,小聰的媽媽就必須離開台灣。

距離上次見到媽媽,已經是2年前的事情,這兩年小聰都過著沒有原生家庭、缺乏母親關愛的生活,和媽媽的互動除了電話,就是微信視訊。也許對母親懷有不諒解,小聰媽媽表示「每次跟我視訊都是問我,錢呢?為什麼沒有寄錢來?」這讓身為媽媽的她感到非常受挫,也決定這次來台灣,一定要爭取、把握每一個和兒子相處的機會。

這次不在冷冰冰的螢幕,這次是兩年來,第一次擁抱媽媽。「我媽,她可以留下來嗎?」這是小聰訪談到一半,對著督導詢問的問題,但目前礙於兩岸法律限制,3個月後小聰就必須獨自在台灣,繼續面對刑期和漫長的重返校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