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毒品】浪子回頭不嫌晚 從販毒到反毒

記者 郭芳彣/採訪報導

周先生用藥歷史11年。原生家庭在民風純樸的高雄燕巢,靠著小生意起家,從小家境小康。卻在周先生開始用藥後,打破了一切平靜的生活。

父母親為了償還他用藥所積欠的債務,開始變賣家產。最後父親因為失望過度,生病中風。在徬徨羞愧之際,遇見由教會所創辦的基金會,並協助周先生找到一條回家的路,周先生痛定思痛遠離毒品!彌補過去犯下的錯誤。

「第一次用藥真的很不舒服!」

周先生第一次用藥,是民國85年,當時的台灣社會,對於搖頭丸仍相當陌生。在朋友的推薦下,周先生第一次去了「搖頭店」。他表示,當時大家普遍對搖頭丸並沒有太多的認識,在朋友的慫恿下和好奇心的驅使下,吸食了搖頭丸。

「我第一次用搖頭丸,吐到不行」,周先生直言第一次用藥的感受非常不舒服。但因好奇起頭,也因好奇繼續。「我就在想,為什麼其他人都這麼爽?我吐成這樣?」為了想體驗到朋友所描述的愉快感,周先生並沒有因用藥所產生的排斥現象,而停止用藥。

 

「把毒品賣到校園那個人,就是我」

「你會覺得,人生沒有快樂的事情了,朋友就是那些一起吸毒的人,快樂就只剩下吸毒」隨著日子漸長,搖頭丸的毒癮已經開始無法滿足他,K他命、大麻…不同分級的毒品,他都開始使用,花費也越來越龐大。

「你們做的這個專題,我曾經就是把毒品賣到校園的那個人」周先生不諱言,當初為了應付自己龐大用藥費用,開始販毒。為什麼會選擇校園販賣,周先生表示「因為學生好控制,而且很好找人啊!在校門口就能找到他」。於是,他成為了校園藥頭,專賣毒品供青少年使用。

「爸爸後來就中風了,我很慚愧..」

親情的喊話,並沒有讓當時的周先生停止用藥。當時父母親到處尋找可以讓周先生遠離毒品的方法,最後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把周先生帶去宮廟。「我爸還把我帶去一間宮廟,把我關起來,每天讀經。結果我出來又繼續了」這是父親對他的最後一次積極喊話,從此,父母親就再也拒絕溝通,不願意承認這個兒子,也再也沒有說過話。沈默的周爸爸,將兒子犯的錯誤往自己身上攬,最後身心俱疲、抑鬱寡歡,身體也亮起紅燈,周爸爸中風了。

父親中風,加上用藥過量造成的身體損害,讓身體開始反撲。有天,周先生開始發現自己的小便非常不順,平均每分鐘要到廁所近百次。到了醫院檢查,發現自己的腎臟只剩下乒乓球大小,無法解便的痛苦,加上父親中風的打擊,讓周先生這次決定戒毒!

 

身體的毒癮可以勒戒,那心魔呢?

「勒戒去了好幾次,但難纏的是心魔」決定開始戒毒後,周先生發現其實最難的是心魔。想用藥的慾望、朋友之間的慫恿、無法過著正常人生活… 都是讓他極度想放棄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