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造神?商業化的台灣媒體

記者 李昀蓉、黃莉雅、董昀/採訪報導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於3月27日大動作對部分媒體的報導內容開罰,是其成立以來的首例。其中對於中天新聞過度報導特定政治人物韓國瑜引發各方論戰,「媒體造神」一詞也隨之出現。此現象被質疑是特定勢力介入影響新聞專業;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林福岳提出,台灣媒體因商業化,導致這樣的現象不斷發生。

自去年選舉前夕開始,大量報導韓國瑜相關新聞的電視媒體,在收視率上都明顯有攀升的趨勢。韓國瑜身為新的媒體寵兒,他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舉凡簽名字跡、到哪裡吃過飯等小事都成為新聞焦點。此一狀態是否為媒體造神的問題也受到大量的探討。

中天遭開罰一案,除有兩篇新聞因未經查證的報導內容,最後被NCC依照「衛星廣播電視法」罰款100萬。另外,針對民眾檢舉中天報導韓國瑜比例過高一事, NCC 認為其內控機制失靈,有損害視聽眾權益之虞,要求限期改善、並提出若未改善將撤換新聞部主管,此舉引起廣大討論。

  •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簡稱通傳會、NCC,是電信通訊和廣播電視的最高主管機關,受行政院監督的獨立機關。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對此,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周韻采認為,「媒體本來就會追逐收視率、誰紅就報誰」,這些特定人士形似於現代流行的網紅,當候選人在自媒體及社群平台上獲得較高聲浪時,主流媒體就可能會將版面集中報導於特定人士。

過去陳水扁、馬英九、賴清德與近期的韓國瑜(由左至右)都曾是媒體寵兒。
製圖/黃莉雅

但同樣有人認為這些「韓」新聞背後是有政黨力量在造神,對此逢甲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助理教授王銘宏則表示,「造神」一詞以目前學術統計來看,尚沒有任何測量依據或判定標準可以加以佐證,因此只能認定韓國瑜受到中天大篇幅報導。

身為當時韓國瑜競選團隊一員的社群小編許右萱表示,能夠在媒體上引起部分民眾關注,對於競選團隊都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但她也坦言有時候媒體會放大檢視某些候選人的小舉動,卻忽略了更重要的報導或比例,這也並非她所樂見。

商業化介入媒體自由  第四權崩解?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林福岳。
攝影/黃莉雅

媒體自由是建立於言論自由上、賦予媒體去探求真相而不被當權阻擋的專業權。自戒嚴解除後,媒體重新掌握新聞自由的權力;然而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林福岳表示,媒體第四權的公正力已經逐漸被商業化的介入瓦解,許多媒體的政治立場,源自於各家媒體背後所有權人的政治傾向。

另外,周韻采也提及,按照社群平台的演算法,民眾習慣於收看同溫的訊息,長期下來只會加深民眾偏好收看單一面向新聞的習慣。

交互影響之下,民眾漸漸習慣收看符合自己期許的新聞台,媒體也會為了迎合民眾,做出符合多數民眾需求的新聞,而產製「造神」新聞亦是增加收視率的手段之一。  

高雄市長韓國瑜現身總被媒體團團包圍。攝影/李昀蓉

針對造神新聞與單一政治人物偏向報導應該如何解決?社民黨台北市議員苗博雅提到,新聞媒體應該檢討內部編輯台產製新聞的過程,而非假借新聞自由外衣不斷傳播假新聞。且因目前台灣法律將不同媒體區分為不同區塊管理,如依現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規定,一般紙媒及網路媒體並不受NCC的管制,形成極大的審查漏洞。

林福岳則表示,任何人都難以在短時間內改變這樣的現象,因為相較於歐美媒體幾百年的發展,台灣的媒體生態與媒體自律皆尚未成熟,而多數媒體都有商業化傾向,甚至這些商業團體都會偏向特定的政黨。

他提到,身為第四權,媒體應具有為民眾監督政府的責任,但現實則不然。而民眾則是需要培養媒體識讀的能力、多方攝取新聞,不能一昧被單一立場給領導。

解鈴還須繫鈴人,苗博雅認為一個擁有言論與新聞自由的國家,對新聞媒體的行政管制不可能太過嚴格。應該回歸本質,讓媒體透過新聞專業與自律做出真正的新聞,才能達到新聞自由。

NCC開罰疑違反新聞自由 藍綠看法不一

NCC近日對中天新聞的裁罰引起許多爭議。有人認為NCC開罰是受政治勢力影響,對此藍綠兩方看法不一。前NCC籌備委員周韻采建議,應由民間監督新聞,才能避免新聞自由被侵犯。

對於NCC開罰是否違反新聞自由,民進黨發言人李明俐強調,任何不實地消息,都不是言論自由保護的範疇。她表示,NCC屬獨立機構,職責包含監督台灣廣電媒體,此次NCC是接受民眾檢舉,經過調查、舉證後才依據《廣電三法》開罰。

李明俐認為,現今假新聞氾濫、媒體偏頗報導已危害到台灣社會的穩定,NCC身為獨立機關,依法對失去自律的媒體開罰,對台灣閱聽眾的權益保護非常重要。

但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則提出媒體是政府的監督者,屬於第四權,它最大的監督者應該是閱聽大眾或是媒體自律組織。他認為NCC此次是受到政治勢力影響,在行政院長蘇貞昌發言後才大動作開罰,削弱媒體監督政府的力量。政府身為被監督者卻反過來監督媒體,嚴重的侵害新聞自由。

羅智強認為在言論自由與市場法則之下,閱聽眾才是最有資格的媒體監督者。他表示應該尊重第四權,不讓政府伸手控管媒體、包容新聞自由。

目前NCC對媒體的開罰皆屬被動進行。林福岳表示,必須先有民眾申訴、檢舉,並透過諮詢多位外部委員、召開評鑑會議調查,確認檢舉事項成立以後,才能依據《廣電三法》裁罰。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對於此次中天事件,林福岳解釋,並非因神化報導韓國瑜,而是新聞處理不當,違反《廣電三法》才收到責罰,所以他認為NCC對中天的裁罰可以被接受、並非外界所言是一種政治上的鬥爭。

林福岳也提到,媒體身為第四權有監督政府、為民發聲的責任。政府,尤其是行政院,包括總統都不應該要求NCC去主動裁罰、監督媒體,因為這樣將侵犯言論與新聞自由。

NCC開罰流程圖。資料來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製圖/董昀

但前NCC籌備委員周韻采表示不認同此次NCC的作法,台灣的獨立機關很多時候都無法真正獨立,仍會受到執政黨的影響並非客觀中立。因此NCC此次裁罰,可能會違反言論自由。她認為,NCC的定位應該是幫助媒體產業健全發展,管理媒體在壟斷行為或公平競爭等經濟行為上的問題,防止消費者權益受損,而非監督內容。

若要監督媒體,周韻采建議民間團體,如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可與網路社群平台,如臉書、Google等合作,公開每則資訊源頭與流向,讓民眾可以辨認誤導資訊,解決內容農場或假新聞的問題,才能避免特定勢力介入新聞自由。

  •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為民間成立機構,參考國外具代表性的事實查核機制,執行公共事務相關訊息之事實查核。

資料來源/台灣事實查核中心

雖然現在許多民意一直要求NCC加強對假新聞的懲處,但苗博雅認為NCC僅能管理廣電媒體其能力有限,需盡快訂定完善的法制,讓行政機關可以合裡、明確的對不當消息傳播做出責罰,才能使台灣新聞生態更加健全。

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 自發發起轉台運動
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口號。圖片提供/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臉書

國立政治大學學生近期發起轉台運動,定期巡視學生餐廳,將電視轉到政治立場較為中立的頻道,並組織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日前也召開記者會,希望各大媒體聯署抵制劣質新聞。對此,台北市議員看法不一,苗博雅表示,樂見其成;羅智強則認為,學生應該先檢討NCC開罰是否有侵犯言論自由。

政大學生因認為某些電視台報導過於偏頗,自發性去學生餐廳巡視,將電視轉到相對多元報導的電視台,經過校方、學生餐廳廠商與學生三方協調,最後決定將頻道訂在政治爭議最小的公共電視台。

政大野火陣線社長吳佳芊提到,轉台運動不只針對中天電視台,而是當閱聽眾看到任何過於誇大、偏頗的報導時,都可以轉到例如公視等較資訊較多元的電視台。

民眾收看電視新聞示意圖。攝影/黃莉雅

政大野火陣線也積極聯合校內學生會與台大學生會,組成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定期在網路上發布文章,並召開記者會,希望各大媒體可以簽署承諾書,一同抵制假新聞與報導偏頗的造神新聞。

政大學生會會長許人友也呼籲,抵制假新聞不應該只是政府的責任,而是民眾、政府、媒體一齊努力去改善媒體亂象。

苗博雅表示,「對於這樣的行動,我覺得樂見其成。」她認為,現在的年輕人有意願關心社會議題,理應給予支持。她也說,自己會在日常生活中抵制假新聞,看到不實報導也會轉台,期望用實際行動改變媒體亂象。

羅智強則提出反對意見,認為學生運動應該先監督政府,而不是監督在野媒體。他認為政府才是真正有權力的單位,比起檢討各大媒體的所做所為,應該要先去探討此次NCC的開罰,是否有政府介入,侵害言論自由。

羅智強提到,學生運動可以抵制他們認為失去自律的媒體,但不該訴求NCC與政府控管媒體。尤其大眾傳播學院的學生與學者,更應該去維護新聞自由的核心價值,檢視媒體與政府之間、監督與反監督的問題。

現今台灣面臨媒體亂象該如何導正眾說紛紜,野火陣線希望透過此次運動可以讓社會大眾更加重視此議題,找出維護新聞自律與自由最合適的方法,讓台灣新聞生態更加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