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礁激出美麗浪花!現代舞者的舞蹈天堂路

筋骨軟以及特別的造型能為現代舞展現更加分。照片提供/鄭伊涵

記者 李依庭、劉昱廷、陳慕珊/採訪報導

知名舞蹈家許芳宜是臺灣土生土長的舞者,在24歲那年加入紐約頂尖的現代舞團「瑪莎.葛蘭姆」,四年後當上了首席舞者,是名符其實的臺灣之光。在台灣有一群同樣為舞蹈奮鬥,藉由肢體展現靈魂的現代舞舞者們,他們的舞蹈生涯或許跟許芳宜不同,但也努力用舞蹈燃燒自己,照亮生命的亮度。

筋骨軟以及特別的造型能為現代舞展現更加分。照片提供/鄭伊涵
舞出最美姿態 鄭伊涵愛現代舞如癡

「現代舞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能記錄每一刻的自己」,鄭伊涵笑著說。四歲開始學舞的專業舞者鄭伊涵舞齡已達24年,她表示因為身心常有不同的狀態和想法,所以每一次跳現代舞時,藉由舞蹈和情緒的投入,去調整身體肌肉與心情,當發現狀態透過舞蹈改變後,鄭伊涵在之中得到成就感且非常享受在這過程。

現代舞舞風運用肢體和情緒去展現其魅力。照片提供/鄭伊涵

鄭伊涵高中的時候就察覺到自己擅長現代舞,學校老師也鼓勵她以後去雲門舞集當職業舞者,但她認為這樣一來跳舞就像打卡上下班。只有在自己想跳舞的時候跳舞,與自己共舞,才更加自在、更有吸引力,不希望自己喜愛的事情成為一種束縛。

能夠待在台灣努力,從台灣為起點往外拓展是她更大的目標,現在鄭伊涵是一名專業的舞者,跟著舞團「翃舞製作」在國內外演出之外,自己也開班授課。

提及舞蹈的出路,鄭伊涵鼓勵求學中的舞者,只要有心、清楚自己要做什麼,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和潛力,一定會遭遇挫折,但只要慢慢摸索,找出自己的定位,在這條路上就能走出自己的方向。

她也坦言,直到近兩年自己才真正「走心」,真正用靈魂和情緒詮釋出故事。舞者和編舞者互相激勵著彼此,給予彼此創新的靈感和回饋,以及自己身體與內心的對話,都是增添現代舞魅力的重要因素。

鄭伊涵與其他舞者練習。照片提供/鄭伊涵

 

舞者人生路艱難 用熱忱堅持夢想
臺體大班級創意展《狂潮》,莊珳棱形象照。照片提供/莊珳棱

國立臺灣體育大學(以下簡稱臺體大)舞蹈系的莊珳棱從五歲開始學舞,她曾經遭遇撞牆期,認為自己總是達不到老師的要求,但她最終克服了心魔,秉持一顆熱愛舞蹈的心一路走到了現在,成為一位創作者是她的目標,對她來說,一首歌曲,甚至路上的風吹草動都會激起她創作舞碼的靈感,莊珳棱說:「現代舞是最棒的抒發方式。」

現代舞不像中國舞和芭蕾有較制式化的內容,其中包含很多派別。莊珳棱認為在不同派別中皆能獲得不同感觸,這點深深吸引著她,每一次跳現代舞的過程,都讓她不斷感受到生命的新形狀,她說:「你喜歡什麼,你就會找到最自在的方式去詮釋它、享受它,現代舞對我而言就是如此。」

許多從小學舞的舞者並無法持之以恆,一半以上的人都只把跳舞當一時興趣或在途中轉換跑道,因為學了十幾年後也不保證未來一定能進入舞團或當老師,是一條辛苦又沒保障的道路。

當一般學生下課吃雞排喝珍奶的時候,舞蹈班學生為了維持體態、在意體重計上增加的0.5公斤而節食;當一般學生下課打電動、逛街的時候,他們只能在教室蹲馬步、練基本功,回家為自己痠痛的肌肉按摩。

王韻如沉醉在舞蹈中,在現代舞裡找到靈魂。照片提供/王韻如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的王韻如,則是在幼稚園時就開始學舞,最初是因為家人要她培養興趣,並非自願的開啟這條路

不知不覺中,十年過去了,要升高中時媽媽希望她往護校的路邁進,但王韻如明白那並非她的興趣,便向媽媽表示,舞蹈班才是她的夢想,與家人的爭執以及準備舞蹈班考試造成她身心俱疲,所幸後來她考上了國立嘉義女子高級中學舞蹈班,媽媽也才同意她走這條路。

王韻如表示,能夠支持她不放棄的最大動力就是熱忱,她坦言好幾次覺得練舞很煩躁很膩,但總是會有新的契機讓自己重拾熱情,感受到自己身體對跳舞熟悉以及進步,她就會再次燃起希望。

 

面臨忽視與壓抑 盼政府及社會重視舞蹈

許多現代舞者會到國外進修,看看國外的舞蹈世界,王韻如也表示未來也會出國,她認為臺灣的舞蹈教育有些缺失,在臺灣她們總是擔心自己跳錯會被老師罵,所以在跳舞時總戰戰兢兢,往往只做好該做的,長期下來是一種壓抑,她說:「跳舞本來就應該是很快樂的,不應該因怕責備而跳得不快樂,學生怕做錯被罵,於是不敢發言、不敢做自己,這對於舞蹈教育是非常不利的!」 

配合不同主題,現代舞的服裝造型多樣,甚至赤腳。照片提供/王韻如

王韻如嚮往國外舞者能盡情展現自己,認為藝術沒有對錯,現代舞更是如此,並沒有明訂該如何做才是對的,舞者能自由展現情緒,沉浸跳舞的快樂中,才是藝術該有的樣子。

王韻如認為,臺灣社會對舞蹈不夠重視,她希望政府多推廣舞蹈藝術,她提到人們捨得花300元去看電影,卻很少花這300元看場舞展,這對舞蹈圈來說,無疑是很大的挫折;而莊珳棱也表示,希望相關資源可以佈及全臺,而非停留在臺北,無論是演藝中心或舞蹈工作坊,都能多多到臺中等中南部地區。

臺灣舞者們皆樂見政府推廣舞蹈藝術、社會上的人們能嘗試走進舞蹈世界,當有相關表演時也能買票進劇場支持現代舞,而舞者們都能不畏責備,盡情享受跳舞的快樂時光。

 

深層的情緒展現 現代舞感染人心
舞者完全投入在舞碼的情境中,表情豐富。照片提供/鄭伊涵

現代舞的魅力深遠無窮,它或許不像中國舞俐落、激勵人心,也沒有芭蕾舞的優雅、輕盈,或少了民族舞的俏皮、古怪,但它可以是任何舞者想呈現的樣子,時而悲傷、時而歡愉、時而幽默、也時而憤怒,許多舞者認為現代舞是最簡單也最難的,簡單的是可以盡情用肢體展現出無限的可能,比較不受到侷限,而難的也就是現代舞最深具魅力的「靈魂」,情緒是抽象的,如何靠著肢體表達出來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現代舞吸引人的地方往往在於舞者的表情,他們會隨著舞碼情境不同,而投入不同的情緒,舞者和觀眾一起身陷其中,舞者們唯有感動自己了,才能感動觀眾,當看見台下的觀眾跟著感動泛淚、或因你的搞怪而大笑、因你憤怒而皺眉,你會驚訝自己所展現出來的感染力是多麼強大,這就是現代舞!用靈魂、用情緒、用肢體帶你進入舞者的奇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