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力推托育政策 家長盼換位思考

記者 劉力嘉、張淳瑄、許心怡、黃于芯/採訪報導

臺灣生育率為全世界第三低的國家,僅次於新加坡、澳門,少子化問題危機儼然成為國安問題,為解決問題,政府從經濟補貼開始著手,除了實施托育補助制度之外,各城市鄉鎮也紛紛祭出相關生育津貼,期望透過上述的方式,改善少子化的問題

全球生育率(單位:女性平均生育子女總數)。資料來源/CIA、製圖/王芳瑋

為改善少子化現象 政府推準公共化政策

在臺灣的社會當中,高房價、低薪問題似乎成了生養孩子考量因素,前行政院院長林全曾坦言,少子化有四大主因:低薪、高房價、托育及教育。根據2018年上班族生養育計畫調查,有六成勞工怕負擔不起養小孩的經費,四成二勞工憂買不起房

臺灣近年總生育率變化。製圖/黃于芯、資料來源/內政部戶政司

除了經濟層面之外,公托名額不足、保母、幼兒園安全等問題都會影響生子意願。目前政府的托育政策分成中央與地方,不僅申辦規則複雜、限制又多,居住在臺北市的簡姓教師就指出,因為居住地消費水平較高,一個月幾千元的補助,單單支付小孩尿布、奶粉費便可能不夠,家中若無人能照顧小孩還需多一筆托嬰的費用。

最低總和生育率國家排名。
製圖/黃于芯、資料來源/美國中情局

然而,並非每個家庭都能申請到育兒津貼,政府在八月時祭出準公共化政策,將孩子交給與政府簽約保母或簽約私託照顧,就能獲得每位孩童6000元的補助,但因為規定、限制繁多,導致大多數家長對於新政策並不是非常了解。

部分家長向政府反映,希望能增加對於托育政策的瞭解,如加開座談會、加強媒體宣導,或者是製作簡易懶人包等。對此,臺北市社會局育兒科專員侯緯倫回應,新政策上路確實有點倉促,因此今年八月後會陸續和保母、托育中心開辦座談,並且在社會局官網公佈與政府簽約的機構及保母。

中央及臺北市托育補助津貼圖表。製圖/黃于芯、資料來源/臺北市政府社會局

侯緯倫也說明,北市府除了津貼補助、公共托育政策外,近年也開始推動小型「公共托育家園」,是介於保母與大型公托所間的機構,解決以往公托需要大坪數空間的問題;相較保母單一孩童的環境,托育家園能提供團體生活的優點。

 

保母簽約制度缺少福利 反對聲浪不斷

除了將小孩送進公共托育的場所,不少家長也會選擇雇用保母作為照顧的方式,目前育有二子的陳倉咸和補教老師Ruth都提到,在評估保母的契合度時,環境安全、專業都是考量點之一,且新聞中層出不窮的虐童事件,更造成許多家長的恐懼。

Ruth表示,比起政府簽約的保母,她更傾向選擇親友推薦的保母人選,不僅多了一層人際保障,也能更加了解保母實際帶孩子的狀況。面對民眾的擔憂,侯緯倫強調,與政府簽約的保母都有進行一定的篩選,除了過去不能有違法的情形,在僱用的薪水上也會有所考量,政府官員也會定期去訪視,若累積不合格次數到達一定程度,便會退出合約,希望透過這些審查機制,讓父母能安心地與政府簽約。

然而,對於政府推行平價托育的做法,各地保母曾在十四日時集會向政府陳情,認為平價托育等於廉價保姆,要求政府尊重專業、回歸市場機制等訴求。也因簽約內容中沒有對保母的福利,導致準公托上路一個月,保母簽約率還不到兩成。

在陳情的過程中,也有保母不滿新政策中補助金的不同,將孩子送交簽約保母的父母能領到6000元的補助金,而交給未簽約保母照顧的家庭卻只能領到2500元,保母擔心因為補助金的差異,將造成父母不願意繼續送養孩童,此外規定收費上限,也未考量保母照顧需要額外支出。

而衛生福利部(以下簡稱衛服部)緊急推出補助,簽約保母添購新設備獎勵金的政策,也是由各縣市政府自行決定及吸收。此外,春節、中秋節等獎金的收費各市規定也不盡相同,導致目前各地保母福利不一,可能造成各地保母品質落差,造成外界認為這似乎是完善托嬰政策的隱憂。

 

家長盼增加公托名額 落實平等教育制度

即便準公共化政策已上路,但Ruth認為,臺灣在教育補助上,相較於國外仍有許多不足,只有在學費的補助上能給予幫助,她建議,或許政府可以構思更完整的教育補助體制,讓臺灣孩子受教育的機會更平等。

此外,陳倉咸反映,公托名額少難以抽到,而私立幼兒園的學費相對較高,需要雙薪家庭支撐經濟,但孩童放學後,父母皆在上班,孩子該由誰照顧?若再送去其他才藝班,接送安全問題和學費都是額外負擔。

他認為,無論是公托、或是國小,政府都應提供民眾更公平的機會,而非放任名額不足的情況讓民眾擠破頭。且現今基本收入普遍不高,政府應該著手於如何讓大家有平等的機會進入教育管道。

 

友善育兒環境 落實托育對策

Ruth認為經濟是整個大環境的問題,改變不可能一夕之間就達成,除了參考國外的托育政策經驗,更應該轉向思考現今年輕人的經濟水平能承擔多少育兒經費,提出對症下藥的政策,而不是像現今,在申請育兒津貼時設下重重限制,讓這個補助對於部分家庭形同虛設。

目前的托育政策不足以提高夫妻生子的意願,陳倉咸也表示政府應該廣設公托,解決影響家庭托嬰的主要困擾,讓每位孩童都有平等的托育機會。除了增加公托比例外,公私托品質也要一致化,保母資格的控管和福利一制性,能讓家長有更多值得信任的選擇。

少子化是一整個體系的問題,包含經濟、女性福利、企業補助、社會環境都是因素之一,並非單一部門提出政策就能解決,對於少子化的推動,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也於官網指出,以國外的經驗來看,任何單一對策對提升生育率效果確實有限。

因此,行政院推出「我國少子女對策計畫」,針對零至五歲全面照顧相關配套措施等全方位解決少子化現象,現金給付只是其中一環。未來還會推出更加完善的系列政策,希望能有效的提升新生兒數量,將經濟預算得到更高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