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頻道「NeKo嗚喵」創辦人NeKo在說書影片中講解《斜槓青年》讀後感,同時也分享自身的斜槓人生經驗。照片提供/NeKo嗚喵

走自己的路!斜槓青年引領職涯新趨勢

記者 盧懷仁、卓芸穎、田瑜瑄、黃千菡/採訪報導

夢想與現實只能擇一嗎?不!可以開枝散葉,多方發展。現在社會上出現「斜槓青年」,指的是擁有多元興趣的青年,除了正職工作外同時也發展興趣,一人身兼數職。名片上擁有不只一個身分,職稱必須透過斜槓符號(/)加以解釋,專業更是橫跨各個領域,可以是作家、導演、甚至是YouTuber!

書寫《斜槓青年》闡述斜槓理念的作家Susan Kuang作為斜槓青年的一員曾言:「Slash其實是鼓勵大家去追求不同的東西,釋放自己的天性和潛能,不是完全與賺錢掛鈎的。」斜槓青年不但代表多重的生活、財務的自由,更需要具備的是,熱愛工作的正面積極心態。

社會產業結構變遷下,斜槓青年擺脫過去單一職業思維,挑戰多重收入。製圖/田瑜瑄

如今,科技的發展加速了自媒體的興盛,「人人都是自媒體,處處都是小網紅」的情況勢不可擋,在網路上創業相對容易的年代,不少人利用零碎時間經營自己的網路副業,創造被動收入,卻代表要在眾多創業者中突破重圍是更加困難的。

台灣民眾眼中的最佳兼職職業。資料來源/yes123求職網、製圖/田瑜瑄
影像創作拒絕年輕留白 左右腦的激盪人生

創立五、六年的YouTube頻道「NeKo嗚喵」內容相當多元,頻道創辦人NeKo,正是一位典型的斜槓青年;在YouTube的世界裡,他除了是一位書評人,還是一名遊戲實況主,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擁有另一個完全沾不上邊的身分——網頁設計師。

NeKo表示,身為一位網頁設計師,必須運用程式碼將設計放在網路上與網友互動,與YouTuber的工作非常衝突也難以互相運用,但是因為製作書評影片是自己的興趣,再怎麼忙也甘之如飴。「仔細安排每一個小時的話,我的工作是不會打架的」在時間安排上,因為網頁設計中間會有檢查的時間,無法更動網頁內容,因此就有了製作影片的空檔。「比較幸運的是,我的公司並不反對我在完成份內工作的情況下,在上班時間進行其他不相關的興趣。」

天生帶有反骨氣息的NeKo在經營YouTube上,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即使書評是在YouTube中相對冷門的影片類型,卻仍舊一腳踏入了投資報酬率相對較低的書評工作。在頻道內容上也可看出她獨樹一格的思維,除了書目類型多元外,還包含了罕見的小說類別,必須要在不曝露劇情的狀態下,吸引大家閱讀,實屬困難。但對她來說,經營頻道因為不以金錢營利為目的,因此不會為了追趕時下潮流;再加上介紹小說的語氣能夠較為和緩,可以像分享、聊天一般輕鬆。她提到,現在這個時代,不管做甚麼,大家都是追求一個「爽」字而已,即使書評人的背後需要投資大量的時間成本,付出的仍難以和收入達成正比,她的影像創作信念最終也是貫徹在「開心最重要」這個最簡單的理念上。

「不要被數字綁架。」擁有將近十萬訂閱者的NeKo不願把達成多少點閱率以及訂閱數當成目標,即使也曾為了增加點擊率迷失過,在影片中故意用很誇張的語氣,眼睛睜大靠近鏡頭來譁眾取寵;但她後來也領悟到,自己的初衷不在於取悅大眾,而是透過分享讓不看書的人看書,倘若過度在意他人的評價,就會陷入自我懷疑,反而模糊了影片的核心內容。

NeKo認為,經營頻道最大的挑戰在於克服心魔,在未達成自己認可的成績時,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會放棄。因此透過設定短期、中期與長期的目標來對抗心魔;她表示,雖然長期目標是作為全職YouTuber,現階段之所以能瀟灑不將數字當一回事,完全以興趣為出發點進行影像創作,也是因為擁有正職的主要收入。

「真的會很忙,但是忙得很充實。」喜歡寫手帳的NeKo因為不想要回首過往發現自己的人生是一片空白,也在開始做YouTuber後找到每一天呼吸的原因,因此她想對每一個同時擁有兩份不相關工作的斜槓青年說一聲「辛苦了!」她解釋,大部分斜槓青年的類型都還是由本業的專業去延伸相關的副業,橫向發展且通常都還是待在熟悉的領域,相較之下,另一份工作沒有辦法輔助本業的人,要懂得東西則會比別人多更多「等於你練習的時間比別人少一半!」,若能在不考慮收益的情況下,重新選擇職業的話,她仍然會選擇書評這份工作「只不過比起網頁設計師,更希望能從事和書評相關的出版社工作,會輕鬆很多。」

艾波赫將斜槓青年的職業組合分成五類。資料來源/艾波赫、製圖/田瑜瑄
一個人生二個世界 行動派YouTuber實踐斜槓人生價值

除了書評類型的影片,YouTuber「Pheobe Liu」則多以拍攝美妝以及穿搭類影片做為興趣,大學時代便栽進了YouTube的世界;即使中間曾陸續從事了公關、編輯、咖啡店工作的正職,仍一直持續堅持發片至今。「當時台灣從事YouTuber的並不多,覺得新奇就投入行動了,才發現它一點都不簡單。」她坦言最初並沒有對於頻道給予過多期望,甚至沒有刻意計畫過頻道走向,她笑著透露,「一開始其實是想當美食部落客,拍攝試吃影片。」現階段則是想朝有個人特色及記憶點的影片作為發展目標。

Phoebe曾經夢想從事美妝與編輯產業,最終卻刻意選擇了與個人頻道內容毫不相關的咖啡產業,「我希望兩個職業能有各自的小星球,而我可以在中間遊走,當其中一邊覺得煩悶的時候,就可以去另一個星球避難。」雖然過去從事的公關產業讓她了解到品牌端的想法,對於她的YouTube事業有不小的幫助,但仍然想真實的聽從自己內心的想法,做自己喜歡的事。

不想被貼上網紅標籤的Phoebe,曾經也夢想過做全職YouTuber,但因為對風格的堅持與龜毛的個性,讓她推掉了不少業配的合作。即便對頻道經營投入了和正職相同的心力,卻獲得極少的收益;且因為美妝類影片需要投入的金錢相對來說較多,經濟壓力大的情況下,並不適合作為一個正職,但她也樂觀的表示,「如果你一直想著錢,就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

不難發現不怕醜的Phoebe在影片中總是散發著率真的特質,不吝嗇地分享自己真實的心境,也不曾為了數字成績成為一個陌生的自己。時間久了,在時間的分配上,她也逐漸找到平衡點,幾個月前才開始每個周末固定發片後,也會在前一個月把下個月的影片先行剪輯完成。Phoebe分享,平均拍攝加上剪輯一支影片需花費約十到十二個小時,更遑論若加上影片主題發想的時間,隨時更新最新流行資訊,自然會壓縮不少休息上的時間。

她坦言自己的斜槓人生其實還在初步的執行階段,也曾經很迷惘過,自己擁有多職的生活型態,會不會最終仍一事無成,為了避免這種混亂的情況發生,她建議可以先讓其中一份事業做到一定的階段,等抓到了步調、有了規律後,再去著手下一件事情,「要對做的每一件事拿出相同的責任、負責以及專業的態度是最重要的。」

YouTuber Phoebe Liu 在大學時代偶然踏入了YouTube的世界,在畢業後成了斜槓一族。照片提供/Phoebe Liu
輪班客服愛嘗鮮 圓美食部落客夢

黛咪,平常是個必須輪班的客服人員,因為喜歡到處吃美食,也喜歡嚐鮮,因此開始在Instagram上經營美食分享的社群帳號demi.foodie,成為美食部落客。在必須輪班、忙碌的生活中,黛咪利用瑣碎的時間即時修圖、寫文章,為了經營的更加完善,更放棄過去喜愛的手遊軟體。在這樣兼顧興趣以及工作的斜槓生活中,黛咪認為有能力與時間分配下,擁有穩定的收入又能經營自己的興趣,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黛咪表示,在學生時期曾想過經營部落格,但是一直沒有動力實踐,直到發現Instagram這個平台有標籤(hashtag)的功能,使得搜尋美食相當方便,且發表文章較容易上手,因此開始隨手紀錄美食,並於Facebook同步分享。在經營方針上,黛咪希望可以客觀多元的介紹,且經營後發現新品能夠讓帳號的曝光度更高,因此會特別關注時下的流行的美食元素,像是髒髒包、抹茶、草莓等。

在黛咪的每一則貼文中,不難發現黛咪詳細的介紹餐廳的設計、餐廳、整潔、口味等等,原因來自於最初發現Instagram這個平台時,資訊度較為不完整,必須另外搜尋部落格,因此決定在自己撰寫的時候,能夠盡量寫的詳實。身為一位斜槓青年,黛咪覺得最大的困難在於因為輪班必須調整作息,需要抽空完成文章,壓縮到休息的時間,使得有時成為一種負擔,但是因為是興趣,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

「有些機會需要不顧一切去爭取,即便無法全心投入,每天給自己30分鐘嘗試,堅持至少三個月,相信會有答案的。」黛咪表示在有能力與時間的前提下,絕對正面支持斜槓青年型態的多元職涯發展,因為可以獲得不同的經驗,同時可以更有效率的完成工作、認識不同生活圈的人。

興趣也能當飯吃 大學生販售手工饅頭

Jenny是一名「網路手工饅頭販售者/大學生」,目前就讀應用英語學系,三、四年前開始接觸西點烘焙,並在二年前著手製作手工饅頭,起初是因為喜歡吃、對饅頭感興趣,於是每天都製作不同口味的饅頭,後來發現量越來越多,無法消化,才萌生透過網路販售「無糖無油」健康饅頭的想法。

Jenny選擇透過自己最常使用的Instagram建立虛擬店鋪,也由於該社群平台的特色便是以圖片搭配文字敘述,沒有過多累贅的簡單規格,更能讓人看見最簡單的手工健康饅頭。 開始經營網路手工饅頭店鋪後,Jenny每天的行程調整成在上課前二個小時提早起床,將昨夜製作好的饅頭一一寄出,途中順路到菜市場採買蔬菜水果和食材。平時以翻閱食譜作為研發新口味的靈感來源,偶爾也會看看冰箱裡有什麼剩餘的食材可以搭配,再利用課餘時間接單,也提供消費者客製化菜單的服務。

大學生Jenny創業,在社群網站上販售無糖無油健康手工饅頭,提供客製化菜單服務。照片提供/Jenny
現實與自我實現難兼顧 築夢創業需踏實

創業過程中,除了要面臨時間分配、和烘焙本身帶來的職業傷害,對Jenny而言,其實最大的困難是自己太過於執著的個性,使得她經常在現實和自我實現之間,產生想法上的拉扯她坦言,我想做對自己生命有意義的事情,也希望這件事可以讓我感到快樂,但是我又希望能讓撫養我長大的爸爸媽媽放心、感到光榮,想做到他們眼中的最好。

在斜槓青年這趟旅途中,Jenny曾遭受到客人的否定,雖然沮喪,她仍堅持「做健康的東西」,並告訴自己客人喜歡與否,必然會因為個人想法、喜好而不同。身旁的親戚朋友更是時常稱讚她,鼓勵她畢業後開店創業,但Jenny的父母則是希望現階段的她能以學業為重。

「因為YOLO(you only live once),只要不是犯法的事情,請把握自己的生命、時間和人生,活在當下。」談到對於未來職涯的規劃,Jenny表示,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一定會先找到穩定的工作,讓自己有經濟基礎,再考慮開設實體店鋪等事項。她認為,人生必須以「令你感到快樂的事情」為目標,先找到自己喜歡、想要的是什麼,然後一步步地去茁壯夢想。

在台灣當不了「斜槓族」?企業不准員工兼差的職場怪象

斜槓青年比如一名CNN記者,同時是神經外科醫生,或是一名心理醫師,同時是小提琴工藝匠,他們在自我介紹時,會在多重身分中間加一個斜槓做區分,這種情形在美國紐約等大城市早就司空見慣。「但是在台灣,恐怕困難重重,難的不在於員工本人,而在於企業本身。」yes123求職網副總經理洪雪珍一針見血的點出台灣的職場怪象,台灣企業多半希望員工能對工作職務專一,希望員工能將所有重心放在企業本身身上;如今社會結構變遷快速,單一工作不僅無法讓年輕族群擺脫低薪問題,也無法滿足員工多元的興趣發展,部分台灣企業的守舊思維,已明顯成為員工發展副業的阻力;同時比起西方國家,台灣因為在教育體制上的不同,斜槓青年發展空間相對而言受到較大的限制。

洪雪珍談到,自己本身除了每天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外,亦還有作家、講師、心理分析師等其他身份,同意自己是屬於斜槓的一員,斜槓並非是只屬於這個世代年輕人的專有名詞;即使台灣從前就有具有斜槓性質的多職工作型態,但相較於過去工作機會較多,現在的斜槓青年所面臨的發展環境更加嚴苛;只是世代之間的大環境條件雖然不同,但是最初想要增加收入的動機還是相同的。

洪雪珍建議年輕人「不能太不專心,甚麼事都沾一點邊。」身為斜槓也要專精自己的每項專業,且盡量選擇發展性高、成長性強的工作,而非單純是賣時間、賣體力的打工族,才能在大時代中擺脫低薪困境,且真正提升斜槓人生的核心價值。「打工兼職跟斜槓青年不能混為一談。」不以非自願性職的副業為出發點,主動在業餘的時間做自我投資,跨領域的價值才能成為滋潤人生的營養。

台灣上班族有四成以上的民眾曾經在外兼職,也有三成的民眾曾經兼職兩份工以上。資料來源/yes123求職網、製圖/田瑜瑄
斜槓青年前景堪慮? 郭思餘:就業保障是關鍵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教授郭思餘表示,斜槓青年並不是最近才出現,在過去其實就已經有多樣兼差的工作模式,不過最近斜槓青年越來越頻繁,也受到越來越多的媒體報導。

郭思餘認為,台灣政府的政策落實往往落於社會現實之後,斜槓青年的出現除了反映現代年輕人追求不同人生的價值觀之外,也反映了台灣的社會經濟發展問題,斜槓青年覺得與其畢業後在一家小公司領微薄的薪水,做超負荷的工作,不如自己創業自由接單;而政府總說希望能推出新產業,提高就業率,但政府所設想的新產業往往是傳統產業的升級版而已,並沒有正視已經發生的社會現象。

郭思餘表示,政府需積極配合新型態的社會現實並且回應,若政府無法跟進政策來保障斜槓青年的就業安全,那麼斜槓青年未來可能會成為高風險職業,前景堪慮;但若政府有相應的政策保障,斜槓青年將會影響到臺灣未來的就業價值觀及教育模式。斜槓青年不是社會問題而是社會現象,該如何保障他們權益?台灣政府該如何以制度受益者為出發點,修訂相關的社會制度,也是未來需要討論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