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轉型 強調自主學習

培英國中學生在新竹十八尖山觀察植物開心合影。照片提供/莊宜家
記者 曾羽柔、徐沛琪、呂佩倫、許凱婷/採訪報導

「翻轉教育」顛覆過往填鴨式的教學,改以學生為中心,將學習主導權交還給學生,並且強調因材施教的差異化教學,不讓成績決定一切。

擺脫填鴨式教育 翻轉教育以學生為主

學生實際走進山林,拿著老師的學習單開始尋找並觀察山林中的植物。新竹市立培英國中生物老師莊宜家設計這樣的課程,讓同學進入山林認識植物,而老師不需要在課堂上講課,因為同學課前看過生物影片,回到教室也由學生發表觀察結果,翻轉教育便落實在生物課當中。

翻轉教育概念起源於2007年,美國科羅拉多州林地公園高中兩位化學老師Jonathan Bergman和Aaron Sams為解決學生缺課問題並進行補救教學,錄製教學影片並上傳至網路平台,讓學生上網自學,課堂上則增加與學生的互動。

翻轉教育的重點不只是學生在家觀看教學影片,真正目的是要將教學活動,從學生單向的接收,變成師生雙向討論,讓學生成為課堂上「主動的參與者」。

台灣長久以來,教學都以老師為主,導致學生沒有機會在課堂上發表言論,只為了分數不斷地死背課本中的內容。翻轉教育帶來不一樣的轉變,學生藉由觀看影片達到自主學習,影片可以重複播放、暫停,讓學生配合自己速度學習。在課堂上透過老師的引導進行討論,使學生能表現自我、成為主導者,培養學生應用且吸收知識的能力,莊宜家認為,翻轉教育比較活化,學生可以學到更廣的面向,也容易讓學生進入上課情境,增強學習的欲望。

翻轉教育最重要的理念是以學生為中心,每個科目的老師為不同的學生,做出客製化的教學模式,打破單一教學流程,進而讓老師在教學的過程中,觀察出每個學生應用知識的學習狀況,給予差異化的教學內容,是翻轉教育最大的優勢。翻轉教育將學習的主導權交還給學生,因此最大的挑戰就是不預習影片的學生,老師該用什麼方式引導主動學習,莊宜家表示,遇到學生不肯預習,只能利用同儕和分數來施壓。

學生拿著課本在山林裡觀察植物。照片提供/莊宜家
實驗教育漸受矚目 孩子讀體制外兩大特點

雲林斗六的維多利亞實驗中學是一所體制外雙語學校,創校理念是以學生為中心,盡可能讓每一位學生藉由「做中學」達到多元的發展。有別於傳統教學著重紙筆測驗,維多利亞的學生花更多時間在預習、互相激盪想法,以及學習成果。例如,老師指派特定主題,學生從資料蒐集、內容、海報設計全都一手包辦。

擁有豐富的教學經驗、在該校任教長達16年的老師周家慶說:「體制外的教學模式造就學生分別在想法的建構與技能的獲得有明顯的不同。」同樣一學期三次段考,該校特別的是,在期末屏除紙筆考試,採取多元評量的方式。他認為,一路走來,從學生身上可以明顯感受他們勇於發聲,適時表達內心的看法;再者,由於老師們時常分派簡報作業,學生從國中開始就必須學習相關技能,因此間接累積學生的表達經驗。

立法院於民國103年通過《實驗教育三法》,實驗學校、機構在台灣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然而,在這之前,學生為主的學習教育並沒有獲得多數人認同,傳統觀念依舊希望看到學生的考試成績,以分數辨別學生程度的基準。周家慶老師談到推動翻轉教學所遇到的挑戰;最初面對存有疑慮的聲音,全是倚靠學校一步步與家長進行溝通,適時讓家長看見學生的進步、人格的養成,甚至是同儕、師長間的互動狀況。還有,因為有些家長工作繁忙,只能透過成績單了解孩子的在校表現,所以老師與家長的密切互動更形重要。

隨著翻轉教育這個名詞越來越普遍,讓更多人清楚知道,其實成績並不是構成學生成功的要件。如今,當初不認同的聲浪漸漸消失,家長對實驗教育逐漸趨於接受,競相將孩子送到體制外學校就讀。周家慶老師說,翻轉教育不再只是由成績評斷學生好壞,而是讓教學更彈性,可以運用多元的教學方式,給予學生不同類型的學習刺激,讓他們找到適合自己的領域,從而對學生的成長具有正面意義。

小學數學遊戲班際競賽班內練習。照片來源/維多利亞雙語中小學臉書
中學部探索體驗課程—大露營,於台中市石岡區大甲溪畔舉辦。照片來源/維多利亞雙語中小學臉書
翻轉傳統 引領學生自主學習

談起翻轉教育的困難,莊宜家表示,起初學生會覺得麻煩,不願意多花時間預習,必須經過半學期到一學期的磨合;此外,必須有同儕和分數的壓力,學生才會課前看影片。除了教學運作的困難,影片也是老師苦惱的部分,製作時間過久、拍攝地點難覓都使影片不易完成,加上內容要有趣又有個人魅力才能吸引學生,因此莊宜家和許多老師都改用網路上相關的影片給學生觀看。她也提到備課的艱難:不同的課程所使用的學習單、活動內容,單靠個人力量,很難完善。惟有透過對翻轉教育有興趣的一群生物老師,定期研習交換教學上的經驗,才能在課堂上成功實施翻轉教學。

細數翻轉教育面臨的問題,對於學生而言,只是將課堂上的學習時間挪移到課後,時數未縮減,因此學習效率並沒有提升。必須思考學生是否有足夠的時間預習,莊宜家認為,翻轉教學可以訓練學生的表達能力,但因為學習成績與自制力與自學力有關,所以未必有助於提高考試分數。

讓莊宜家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教遺傳學時,拋棄過往直接講課的方式,在課堂一開始不教授太多知識,利用「訂做一個寶貝」生小龍的遊戲,讓學生探索不同的基因如何配對出不同的小龍。經過這項嘗試後,學生除了開始主動發問、自己找答案,基因配對甚至變成學生下課熱烈討論的話題。

上過翻轉教學課程的台中市光榮國中學生黃瀚宇,描述老師的教學是──先在課前預習,並畫心智圖。這項作法讓不喜愛讀書的他,很快地在章節中找到重點。對他而言,課前預習不但不會造成負擔,反而還能夠促成主動學習,並感到自己的進步。

翻轉教育替代過去填鴨式的教學,進而強化學生的學習意願。無論是先看影片或是畫心智圖,都能引領學生自主學習。課堂上讓學生發表預習內容,除了能夠印證課本上的知識,也能訓練學生的思考與表達能力。

學生課前看完影片後,上課填寫學習單。照片提供/莊宜家
學生課前看完影片後,上課進行小組討論。照片提供/莊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