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收日韓精華結合新元素  台式應援來勢洶洶

應援團長於亞冠熱身賽合體,凝聚球迷為台灣加油。照片提供/高大昌
記者 陳宇婕、李湘綺、黃貽琇/採訪報導

職棒場上,除了球員的精彩表現一直是球迷觀戰焦點之外,近幾年各球團也紛紛推出專屬應援曲,而在觀眾席上卯足全力為球員加油、熱舞的除了球迷及啦啦隊女孩外,更需要團結士氣的靈魂人物帶動整場氣氛--他們是球隊的應援團長,雖然常常不是球場上的焦點,但一直是球賽中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

「便當便當,揮棒落空」、「水果滷味,Double Play」這些過去棒球場上常見的加油口號,如今除了資深球迷仍琅琅上口外,幾乎可以說是成為歷史。

早期台灣棒球應援模式效仿日式的大鼓與小號合奏,搭配應援團長帶領球迷喊出口號,球場邊的嘶吼聲此起彼落,簡單的加油方式卻威力十足。

2013年開始,Lamigo桃猿隊藉前一年亞洲職棒大賽的機會前往韓國取經,推出「韓風加油」,從此電音成為桃猿新的應援模式,應援團長帶領球迷的方式以電子音樂為主,時而穿插加油口號,加上啦啦隊女孩以及舞台乾冰等特效漸漸打造出有別於以往的風格,讓球迷進場感受到煥然一新的看球體驗。

隔年(2014)桃猿更效仿美國職棒全主場的特色,推出「全猿主場」,並規劃不同樣貌的主題趴,吸引各年齡層與不同愛好的球迷一同入場應援,例如連年舉辦的動紫趴,邀請各路歌手進場演唱與球迷近距離互動,並一同為場上球員吶喊鼓勵,這樣的模式,揮別過往單向為球員加油的型態,各隊也肯定並跟進。這些改變在在顯示球團更注重了應援的創新與多元化,深耕球迷的凝聚力。

電音應援、推動全主場,都是首開中職先例。無論其他球隊或球迷,並未全盤接受,卻也一步步得到共識並發揮影響力,中華職棒各隊的應援方式逐漸有所不同。

台灣棒球應援文化發展示意圖。製圖/陳宇婕
應援模式大躍進 中職四隊改版特色大比拼

中信兄弟於前身兄弟象時期即以日式應援為主,即使電音興起,中信至今仍保留「樂隊」的元素,由長號、小號與薩克斯風合奏,中信兄弟應援團長高大昌自信的說,這樣的演奏模式,充滿「生命力」。此外,中信部分歌曲屬原創性質,音樂的設定加上球迷眾多,中信的應援氣勢磅礡、充滿殺氣。

統一7-ELEVEn獅同為職棒元老球隊,歷經無口號、單純的打鼓吶喊到日本文化制式口號搭配管樂,再到韓風數位應援的引進,統一也逐漸發展出新式應援。目前的應援方式在主場部分採全數位音樂應援,客場部分則使用管樂器,但統一獅應援團長陳達平認為,無論風格為何,應援的本質不變,唯一不同的是,從過去球迷單向為球隊球員加油,經過應援模式大改變後,任何人都是球場的一份子,現今的球迷,不僅為選手,也為彼此加油。

富邦悍將球隊雖承襲前身義大犀牛,然而它們捨棄過去義大使用的音樂,望打造全原創的應援曲。由於接手到目前只有一年的時間,應援風格的打造仍在適應期,不過富邦悍將應援團長ANU也透露,原創音樂初期會讓球迷共鳴感較低,「目前富邦的音樂沒有任何人聲與重拍,明年開始會加入口號與歌詞, 規劃出最適合球員的應援曲。

Lamigo桃猿最早引進電子音樂,也在2014年11月與日本職棒千葉羅德海洋隊交換應援曲目,吸收日韓精華加以改造,電子樂帶來更多樣化的呈現,在主場替球員加油時活潑且歡樂;但在客場部分桃猿仍保有日式應援,由一般傳統樂融合現場球迷的人聲吶喊。Lamigo應援團長阿誠與3G哥異口同聲地說,希望帶給球迷「主場享受,客場戰鬥」的感受。

四隊應援團長比較各自特色與差異。製圖/李湘綺
看球成為生活 享受「超越勝負的感動」

球隊戰績固然重要,但球團對於應援的重視也讓球迷進場不再只是贏球笑著回家、輸球便沮喪或謾罵,而是透過各球團的努力,打造認同感與價值,讓球迷漸漸體會何謂「超越勝負的感動」。

球迷陳羽柔認為,應援的重要性對於球迷而言,能夠用不同的方式替自己支持的球隊與選手加油,能從中釋放壓力,非常特別;對於非球迷來說,應援十分有趣,跟著大家一起唱唱跳跳,即使看不懂球賽也不會顯得尷尬,讓進場看球成為一種休閒娛樂。球迷陳嘉琴也說,整齊劃一、響亮的口號不僅可以讓選手們感受到球迷的熱情,也能讓台下球迷擁有參與感,不過要先有好的應援,還有好的行銷才會吸引球迷們進場。

職棒的應援隨著時代而改變,但初衷都是為了幫球員加油,模式的創新,也讓球迷從單純的進場看球,進而成為生活的紓壓管道或享受。應援凝聚球迷的意志,除了將加油傳進場內,看台上的氛圍也有了不同以往的變化。

球迷跟隨啦啦隊女孩唱跳應援。攝影/李湘綺
最強後盾--那些來自場邊的吶喊
看台上的總教練 不畏懼酸民批評 — 中信兄弟隊應援團長高大昌
高大昌高中時期即投入應援行列,至今超過22年。攝影/陳宇婕

中信兄弟啦啦隊長高大昌,從職棒九年即踏入「應援」的領域。他透露,職棒九年以前,後援會編制規模大,從鼓、旗到音樂,都有專人負責;直到黑鷹事件的爆發,球迷相繼而去,他正好在當時獲得後援會的邀請,接觸了應援。沒有人的球場、沒有人分享經驗,一切都得自己來。

在這二十多年的應援之路上,高大昌也非始終順遂。今年中信兄弟推出的新應援「黃潮來襲」,還未在球場亮相就先在網路掀起一陣批評,但高表示,應援團長的責任特殊,不能僅聽取網路上的想法,更要看球迷在現場的反應、以及後續的狀況,進而思考「操作面」,並做好球迷教育這一環。

談到令高大昌印象最深刻的事,當然是在桃園球場外野擔任客場時喊著:「象迷們,上班啦!」他說,那是與球迷最近距離的時刻,因為當下不是用音樂帶動大家,而是團結大家的力量,球迷在客場應援特別地賣力。

「透過麥克風,把整個看台的心連在一起,把我們的力量送給選手!」高大昌堅持應援的重要性,所以即使歷經球迷流失,他仍珍惜能呼吸球場氛圍的機會,捨不得離開。「我就這樣誤打誤撞,待了二十年。」他笑著說,應援團長與DJ就像是看台上的總教練,必須全神貫注於自己的崗位,就算曾遇挫折,但應援之路能走到現在,憑藉著的是一股「熱情」,那是來自球迷的力挺,足以橫渡眼前任何大風大浪。

 

沙場老將與陽光男孩的邂逅  統一獅隊應援團長達平、Robert
達平與蘿蔔互相分享應援趣事。攝影/黃貽琇

職棒五年,當時還是國小六年級的達平首次接觸職棒啦啦隊,國中參加獅子營,在內野幫統一獅隊加油,逐漸感染了氣氛,加上家近球場,常在球場出沒,達平因而被啦啦隊記得,也讓他心中愛棒球的種子悄悄萌芽。

由於達平經歷了早期應援與數位音樂興起的變革,感觸特別深刻,「如果我們不改變,就只能停在原地」達平說,自己認為最大的挑戰是「接受」,新的應援模式一出現,可能效果會不如預期、接受度不高,但若是不創新,很快會被市場淘汰。達平也說,每個球隊都在推廣自己的特色,能否永續經營也是一大挑戰,如何透過改變將棒球變成國人生活中的一部份,是他想努力的目標。

對熱愛棒球的達平而言,這不僅是工作的一部份,更是生活的重心,他擔任統一應援團長後,時常與家人分隔二地,一年僅有四個月能待在家。老婆總是問他:「你要做多久?」達平憑著這股熱忱感染球迷、感動家人,持續帶領著大球迷、喜歡著這樣的自己。

Robert(顏睿宏)同為統一獅應援團的一份子,曾擔任婚禮、駐唱歌手,某次工作結識統一獅的DJ,透過對方的介紹,加入了統一,也開啟他的應援之路。在接觸統一應援團前,Robert對棒球一竅不通,面對五、六十首應援曲,不僅要記得每位球員的背號,更要熟悉每個口號與動作,當下他才發覺,同樣是舞台,但婚禮現場與球賽現場截然不同。

身為應援團,Robert認為心態的調適十分重要,每當因為喊錯口號而被放大檢視,都需要有非常良好的抗壓性,「球迷的支持是我們堅持的最大動力。」Robert希望球迷能減少批評、多給予鼓勵與體諒。陽光正面的他,希望透過以身作則,堅持要從球賽開場到結尾都跳著舞。

對達平與Robert而言,二人歷經的年代、感觸都不同,但站在同樣的工作崗位上,有著一致的目標,希望能做到讓球迷進場看球是一種享受,並認為手上的球票價值斐然。

 

輸球也要保持士氣  富邦悍將隊應援團長ANU
Anu人氣旺,但盼球迷能聚焦球員表現。攝影/李湘綺

富邦悍將的應援團長ANU,踏入棒球圈的僅二年,由於家人的支持,讓原先只懂規則卻不常進場看球的他,能慢慢走出自己的風格。「在定勝負之前,先讓球迷對球隊有認同感」是ANU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就算球隊輸球,他也會保持士氣,學習他隊優良之處並打造認同感,且不只把眼光放在中華職棒,也能夠結合世界其他國家的特色。

2015年的世界棒球12強賽,是ANU最難忘的時刻,因為那是繼同年明星賽之後四隊應援團長再度齊聚一堂,當下球迷的氛圍與例行賽截然不同,「應援團長負責指揮全場節奏,全台灣這麼多人同時聽到自己的聲音,並吶喊著台灣加油,十分難得!」ANU的言詞中,散發著光榮與驕傲。

由於ANU人氣高,因此也常常成為球場上的焦點,但他認為,自己與球迷是站在同一陣線,大家進場看球要更清楚重點所在,勿不斷放大政治鬥爭與球員私生活層面,中華職棒需要更多人的關注,此外他也希望職棒各隊能夠相輔相成,共同為「應援」甚至整個棒球圈努力。

 

因為10號最強,所以桃猿最強  Lamigo桃猿隊應援團長阿誠、3G
阿誠希望讓棒球可以是一種生活般的存在。攝影/黃貽琇

 

3G哥盼能透過不同嘗試,做全方位發展。攝影/黃貽琇

 

不管主、客場,或者是球隊DJ、應援團長,同為Lamigo應援團長的阿誠與3G哥搭配得天衣無縫,但他們踏如應援的契機,十分不同。

阿誠自2004年時以志工形式加入La New熊隊應援團,當時他是高中的國樂社成員,不僅會打中國鼓又對棒球賽有興趣,於是阿誠便毛遂自薦,逐漸擔任起球團的應援要角;3G哥在2011年時擔任Lamigo的商品門市工讀生,之後轉任服務台,在一次與副領隊的交談之後,得到對方的肯定,便透過副領隊的牽線,到場上擔任DJ、應援團長。

2013年,Lamigo首度引進電子樂,這樣大膽地嘗試,其實背後也花了不少心血,應援曲都是透過阿誠與3G長時間的醞釀,才轉交給球迷學習。阿誠說,電音的成功還需藉由場地與硬體設備的固定,在主場時才能夠帶給球迷歡樂與享受;在客場時雖然設備精簡,但用傳統模式激發球迷齊聲吶喊,大家就像在並肩作戰,威力十足。

在發展新式應援之餘,Lamigo依然堅持將球迷擺在第一順位,延續La New時期的傳統,將十號球衣獻給球迷,象徵場上最佳第十人,球隊與球迷上下一條心,場內場外一同奮鬥,讓球迷不僅對球團有認同感,更達到歸屬感的效果,應援不再只是陌生人之間的吶喊,而是來自隊友家人般的真情釋放。

「應援的重要性在於,它是球迷與球員間的橋樑。」阿誠堅定地說,透過應援能讓球迷與球員間有互動的機會,他並期許球迷能夠多進場看球,不僅是去享受,也能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3G哥則希望能把職棒圈做大,讓球迷認同球隊,進入球場時有「家」的感覺。此外,他們也期待彼此能夠全方位發展,藉由不同的嘗試,帶給自己與球迷更豐富的饗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