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運動巾幗執法官 鍾青如 田孝倫。製圖/陳宇婕

球場上的巾幗執法官 打破玻璃天花板

記者 陳宇婕、李湘綺、黃貽琇/採訪報導

 「她們」在陽盛陰衰的運動界默默耕耘,努力不懈憑著自己的實力,成功打破了運動場上裁判界的玻璃天花板,台灣首位女性排球國際裁判鍾青如、最稚齡取得籃球國際女裁判資格的田孝倫都是運動場上的巾幗執法官。

鍾青如為台灣首位女性排球國際裁判。攝影/李湘綺
車禍重傷斷了排球夢 「上天為我打開另一扇窗」

 國內體壇中,裁判界向來陽盛陰衰,能站上國際賽事球場上執法的女裁判更是難得一見,外表看不出超過40歲的鍾青如,是台灣首位女性排球國際裁判,她回憶,高中時因校內運動風氣佳接觸排球,當時只秉持著「什麼都不懂,只知道要打球」的信念,但憑著這股單純的傻勁,與排球結下一生的緣分; 1999年鍾青如受到陳世霖、黃哲安二位裁判組老師的啟蒙,接觸排球裁判的領域,才在心裡播下了「裁判種子」。

在鍾26歲正式成為裁判後的第一年,老天爺卻對她開了個大玩笑,當年因為一場車禍造成肩膀重傷,無法讓她盡情的在排球場上跳躍、殺球,她一度以為自己將從此揮別曾經熱愛的排球。鍾青如說:「當上天關起了一扇門,必定會再為你開啟另一扇窗」,擔任裁判讓她又重新和排球有了連結。

鍾青如自2000年開始擔任排球裁判,十年間她已吹判了不少場大大小小的賽事,終於在2010年收到了參加候補國際裁判講習會甄選的通知,雖是已經符合資格才得到排協的通知甄選,但因當時她仍認為自己吹判全國賽的經歷不多,加上不是體育科班出身,在收到通知時第一個念頭是「不可能!」,但鍾回憶,那時會參加完全是為了賭一口氣,「男生都可以當裁判了,女生為什麼不行?」

在鍾青如的裁判之路上,她最感謝的人是中華民國排球協會前秘書長章金榮老師,因為當年章突破國內排球史上從未推薦女裁判的顧慮,「大膽放手」讓鍾有機會為台灣踏出女性排球國際裁判的第一步,甚至在她因為還有排協行政事務在身而猶豫時,更以「去就對了!」鼓勵她放膽去做,才讓鍾青如終於下定了決心。

雖身為台灣首位排球國際女裁判,鍾青如卻十分低調,「謙虛,謙虛,再謙虛!」是章金榮一直以來提醒她的話,鍾也說,出國後才發現原來世界很寬廣,為「我好比像張白紙,每次出國都是一種學習和挑戰,事前的準備功課也相當重要。」她給想要跨足國際的後輩建議,最大的考驗是「英文」。雖然已具備排球國際裁判的資格,然而國際性比賽上仍有著不同等級的賽事分別,因此鍾青如依然持續精進自己的語言和規則技術,希望未來兩年內有機會到世界性更高級別的賽場上執法。

鍾青如在106年宜蘭全國運動會女排賽事中執法。攝影/陳宇婕
到伊朗執法…被擋在比賽場區外…不得踏入

 因為女性裁判的身分,讓鍾青如在一開始吃了不少苦頭,她回憶2012年到伊朗執法時,竟因為被認為對伊朗選手不敬,而在進入比賽場地內時受到制止;甚至連鍾在主場館執法時,都被要求不得與其他球隊隊長握手。除了在比賽上被刻意考驗,還常有球員、教練不信任她的判決,鍾仍一步步克服困境、用實力證明自己,連作風一向嚴謹的章金榮,也曾以「以妳為榮」來肯定她在裁判上的表現。一路走來,鍾青如認為,再度碰到那些曾考驗過她的人時,憶起那些磨練都顯得格外珍貴。

 中華民國排球協會裁判組許倍旗表示:「目前排球A級(國家級)裁判約有100人、國際裁判16人;國內排球裁判的男女比例約為5:2,相較十年前女性裁判幾乎為零的狀況,已增加了許多。」在所有運動項目中,女性本來就較少參與,再加上以往「重男輕女」的觀念,因此女裁判向來只有少數,但鍾青如認為女生不一定輸給男生,甚至在細膩度上女生反而更勝一籌,許多人聽到「女裁判」三個字,就感到不信任,因此必須開始思考「要如何讓球隊信任自己?」她語重心長的說。

 鍾青如自2014年開始協助指導排協所舉辦的裁判講習會,她認為應多利用「案例」分享更多專業知識,並建議排協講師多加強軟體、程式能力,更有效的應用以傳承經驗。目前排協也積極鼓勵各縣市辦理裁判講習會,欲提升各縣市的裁判水準,培養更多排球裁判新血加入。鍾認為,最重要的是要調整年輕人的「心態」,無論是C級或是國際裁判,在取得資格後仍要不斷精進自己。

田孝倫為台灣取得資格年齡最小的女性籃球國際裁判。攝影/黃貽琇
爭議判決教練對她動粗…連椅子都丟進場內


今年42歲的田孝倫,從大學時期開始接觸籃球裁判領域,台師大體育系畢業的她,26歲考上國家A級籃球裁判,28歲正式取得國際裁判資格,創下台灣史上最年輕取得籃球國際女裁判資格紀錄。從小熱愛體育的田孝倫回憶,進入台師大一年後校內女子籃球隊才正式成立,但因為加入籃球研究社,她已開始擔任紀錄台、裁判等工作。

在這二十多年的裁判路上田孝倫也非一路順遂,除了各式各樣的挫折考驗外,也曾發生許多意外的插曲;在她大四那年,因為籃球隊教練徐耀輝的鼓勵,第一次參加了籃協舉辦的A級裁判講習,但是當年的考試十分困難,錄取率甚至不到20%,再加上經驗尚未充足,因此初試啼聲的田孝倫並未如願金榜題名。

到了2004年12月,田孝倫正式取得了籃球國際裁判資格,然而在南湖盃的一次比賽中,因為判決爭議被高中教練推擠,對方甚至還將椅子丟進場內,田回憶在事發時沒有人願意幫忙,讓她在當下感到「很孤單」,事後一度因為覺得不被尊重而想放棄國內比賽。這次經驗幫田孝倫上了寶貴的一課,之後無論過了多久,她仍經常提醒自己不要因為比賽成績而鬆懈,也呼籲國內要養成裁判間互相幫助的習慣。

對於籃球國際裁判的身分,田孝倫謙虛說:「我只是比別人多了一個機會可以出國吹不同層級的比賽,但除此之外與他人並沒什麼不同。」因為對籃球的熱愛,她期許自己在二年後能站上世大運的決賽場上執法,即使未來不擔任國際裁判,仍希望可以擔任國際技術委員協助紀錄台,繼續在自己喜歡的籃球領域中貢獻一份心力。

田孝倫(中)在106年宜蘭全國運動會女籃賽事中執法。攝影/陳宇婕
21世紀以前 籃球場上看不到女判官


 中華民國籃球協會裁判技術委員會主任委員王人生表示:「早期在國際上籃球賽事都以男性為主,當時台灣的社會風氣也尚未開化;直到2001年,女性裁判才開始在國際賽事上執法,這個風氣傳到台灣後,也漸漸了影響國內籃球界觀念上的轉變,未來運動場上女性的比例還會越來越高。」目前現役籃球國際裁判共有15人,其中僅佔4位的女性判比例低於三成,而仍在執法的176位國家A級裁判男女比例為8:2。

 近年來因為籃協積極舉辦各級裁判講習會,成功吸引了許多新血加入;王人生以「擇優錄取」的觀念為原則,強調只要對裁判領域有熱情、具一定實力,即使非體育科系出身也可報考籃球裁判;但針對裁判的「再教育」部分,田孝倫呼籲國內籃球裁判機制能再更加制度化,效仿國際籃總每兩年複測一次體能、或是常態化舉辦規則上的研討會等,都能讓國內的裁判素質更上一層樓。

 

排球各級裁判資格表。資料來源/中華民國排球協會 製圖/李湘綺

 

籃球各級裁判資格表。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籃球協會 製圖/李湘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