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L第14屆總冠軍,滿場觀眾一同拋出藍色彩帶。攝影/黃貽琇

進場低於60人 SBL降熱原因揭密

記者 李湘綺、陳宇婕、黃貽琇/採訪報導

 籃球運動在民眾心目中占有相當重要位置,學校、社區、公園等隨處可見的球場與籃框,可見籃球已融入生活,但台灣籃球最高殿堂的超級籃球聯賽(SBL)近年來觀賽人數下降,甚至在2016年爆出其中一場例行賽進場觀眾僅59人的新低紀錄。

SBL歷年進場人數變化圖。資料來源 / 教育部體育署 製圖 / 李湘綺
 聖地大火…球星出走…球迷也散了

 進場觀賽人數銳減,矛頭指向球星出走,球迷劉曜瑋直言:「不管是現場的進場人數,又或者是電視與網路平台的觀看者,都是逐年在遞減。」

 資深球評李亦伸提出, SBL其實從第五季(2007-2008)以後,球迷就漸漸減少,只是到了第九季大幅下滑,除了球員出走以外,有另外幾個因素致使球迷對籃球熱忱不再。

 李亦伸認為,第一個原因是場地,球迷少了凝聚向心力之處。「1989年大火毀掉中華體育館之前,那裏是球迷聖地,許多比賽在此進行。」但在祝融之災後,政府與地主中華體育基金會未達成共識,至今仍未重建;失去中華體育館後,原先為台北體院主場館的「白館」成了籃球賽事的主要戰場,凡大專聯賽、中華職籃、超級籃球聯賽、瓊斯杯國際邀請賽等,都在白館舉辦,因而成了球迷另一個「聖地」,只是2007年配合台北體育場重建,將之拆除,而後,SBL賽事便分散在各個場館,球迷的向心力難以凝聚。

 「第二個原因是SBL組織結構並不健全。」李亦伸說,因為是用業餘聯賽方式來組織,缺乏有效的市場行銷,市場包裝行銷不好、沒有自己的執行團隊、沒有決策可信, SBL也沒有基本社群、官網,沒有社群感染力,難以經營。李亦伸舉例,日本的聯賽會將精采Highlight在賽後於社群播送供球迷回味,但台灣並沒有做到這一塊。

 前二個問題 與政府相關,政府未提出良好的體育政策、配套措施支持籃球這項運動,例如新建的和平籃球館,以BOT方是外包廠商,又是和平國小校地,政府失去管控能力,根本沒有決策權,「這個狀況將導致籃球館不用於籃球,如其他體育館,常為其他單位租借,導致籃球比賽需要場地時,不能再提供使用。」

 歸化洋將激不出火花 籃協提進軍CBA

 中華民國籃球協會理事長丁守中表示,近年籃協致力推廣SBL,開放學生免費入場觀看、爭取館內飲食,賽前由歌手暖場、中場的啦啦隊表演以及DJ撥放聲音效果炒氣氛;甚至歸化洋將、解除洋將身高限制等。這些政策不外乎是為了增加球賽的精采度來吸引更多球迷,只是從數據看來,球迷買單意願並未明顯成長。

籃協理事長丁守中認為國內籃球需向下扎根。攝影/李湘綺

 丁守中引用前NBA主席David Stern的話:「養一支職業球隊需要一千萬人口」,不認為台灣僅兩千三百萬人能夠撐起7支球隊的職業化,「我們以準職業賽的形式、職業化的經營,比賽的費用籃協支出,採票房分潤。」丁雖間接否定短時間內台灣籃球職業化的可能,卻也提未來要將市場做大,與CBA合作的理想。

 籃協計畫未來將SBL冠亞軍送至CBA打季後賽,丁守中也強調,二隊較能排除省代表之紛爭,並以主客場制帶動中國7億觀眾拉大市場,不僅為球隊及幕後集團爭取曝光機會,球團為了留住有實力的選手也會願意將薪資提高,球團與球員兩邊都互利互惠。

 李亦伸認為,職業化勢在必行,亞洲鄰近幾個國家早已有職業化的籃球聯盟。職業化第一影響的是薪資天花板的突破,薪資的提升將會帶給球員離開球場後的生活保障,也很可能留下球員在本土打拼。但仍需政府的支持來推動,鼓勵有能力的企業每年願意投入更多經費來培養球隊、國手及基層籃球人才回饋社會。李表示,職業化是一種趨勢,只是差別於規模大小與經營的好壞,但是職業化籃球一定是台灣籃球必須走的方向。

資深球評李亦伸對SBL觀看人數下滑持多元觀點。攝影/陳宇婕

 

SBL例行賽進場觀賽狀況。攝影/黃貽琇
 職業隊夢想家成立 「就像NBA」

 籌備半年的「寶島夢想家」在今年10月正式成立,是台灣目前唯一的純職業籃球隊,並將彰化體育館作為主場,投入東南亞國協籃球聯賽ABL。有別於中華籃協主導之賽事, ABL屬於國際間的職業賽,對此,丁守中表示「我們是站在輔導支持的角度,是一個非營利的團體,對SBL、ABL都樂觀其成,也呼籲企業界一同支持,球員無法參加SBL的也可以參加ABL。」

 「觀賞是球賽的價值」,身兼球評與台藝大教練身分的李伯倫在述說夢想家及ABL時聲音難掩興奮,「國家對上國家、有主客場,坐飛機到各地比賽,就像美國職籃NBA一樣,是真的職業賽。」他認為,雖然夢想家在球技上稍不足SBL,仔細觀察球員名單,會發現離開SBL的球員,但夢想家無疑提供了另一個發展平台。

 夢想家一成立便吸引大眾的目光,股東成員來自不同領域,帶給夢想家足夠的資源,無論是政治、或對媒體、行銷等,都足以讓這支球隊到的關注度持續攀升。李伯倫表示,夢想家強而有力的行銷反倒成為SBL的壓力,如何將觀眾目光拉回,也會激起良性競爭。

 「籃球才是台灣真正的國球!」

 「籃球才是台灣真正的國球!」丁守中肯定的說,這不僅是老少咸宜的全民運動,也是眾多人關注的競賽項目。只是SBL球迷減少,反觀高中籃球聯賽(HBL)卻熱騰騰,連年在小巨蛋上演一票難求的劇碼,甚至有電視劇以HBL為題材拍攝。

 李伯倫表示, 「20年前我還是高中球員時就發現這現象,但不代表高中球賽比大學或SBL更精采。」李分析,收視群佔很大因素,HBL能有這麼多支持者,一部份原因來自高中學校的動員。

 「高中生相對來說被學校掌控時間機率高,在適合的時間點,校方可能停課去支持校隊,或是能夠提供遊覽車和獎勵,鼓勵學生多多進場支持。站在師生觀點,對學校較有歸屬感。但是在大學,這一部分較難做到,學生的課程與下課後的選擇多元,不像高中單純,學校要動員也不容易,自然觀眾數就有差別。」

 李伯倫分析,很多人會認為HBL打得比較精采,他從選手角度來看,高中球員有升學壓力,自然會有拚勁,許多在場上的熱血行為,可以被歸類為技術較不成熟、容易受傷的動作;選手到了大學,必須做出繼續打球或是離開球場的抉擇,另一方面,觀念提升後,也會減少過去那些較為衝動的熱血行為來維持球員生涯。

李伯倫率領臺藝大子弟兵於平日精進球藝。攝影/李湘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