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大城市 攝影達人洪立楷與自媒體的相遇

記者/翁悅心 台北報導

淡江大學的洪立楷除了是「淡江 TedX 」的創辦人之一,更是 Instagram 上小有名氣的素人攝影師。擁有 27.4K 人追蹤的洪立楷認為自己想要用自己的相機拍出更真實的社會景象。

洪立楷緊張地看著鏡頭,牛眼般大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回想自己當初走上「攝影師」的初衷。牡羊座的他,初次採訪時興奮地分享自己開始攝影後的各種心路歷程、趣事 ; 攝影機開錄的霎那,迅速表現的羞澀且靦腆。

主修英文系的他,除了本系的專業知識外,多方接觸繪圖軟體,在做平面設計圖樣時,洪立楷面對創作瓶頸選擇從攝影開始嘗試另一種創作媒介。短短幾個月之間,他在 Instagram  上面的作品,竟成了「推薦用戶」,從此開始累積粉絲關注群。

capture-decran-2016-12-15-a-6-16-39-pm
洪立楷的作品:“Life is a struggle, you agree?” (在紐約的街友。) 照片提供/洪立楷 

「自媒體」醞釀已久 交流平台促益良多

如 Instagram, YouTube 這些屬於自媒體發展的平台,促成許多「素人藝術家」或各領域的「達人」,透過廣大的閱聽眾逐漸成名。自媒體的潮流在今日媒體平台多樣化、自由化的生態裡,早已不是新聞。各行各業的人,只要願意,均可嘗試自行經營一個媒體平台,讓更多人看見自己。世新廣電系教授李佳玲則說明,自媒體自 1994 年早以部落客的形式出現,之後透過電競 Twitch  的直播形式也早已在電競迷這塊有連所效應。

像洪立楷這樣透過 Instagram 建立粉絲群及知名度的年輕攝影師非常多,他的好友 Samantha  也是透過這樣的平台發表自己的作品並贏得廣大粉絲的關注。世新廣電的 Samantha 與洪立楷透過 Instagram  的交流平台相識,便成為非常要好的朋友,而專拍肖像的 Samantha,更啟發洪立楷嘗試肖像拍攝。

李佳玲表示,自媒體方面的社團及組織,有許多是針對透過自媒體成名的素人跟達人,提供交流機會。在自媒體多年來的醞釀及發展後,我們已經可以發現許多自媒體的產製者其實是非常有潛力的。現在,更有許多組織跟活動讓這些產製者從交流、相互學習及提高媒體素養。與早期對自媒體「無守門人機制」的擔憂相較,今日自媒體的養成其實更加精緻、專業化。

小百科--「自媒體」:自九零年代起,網路普及之下,凡是非主流媒體(新聞台、廣播台)的訊息媒介都可以跟自媒體做連結跟探討。譬如部落格(vlog) 就是一種以個體的角度去傳遞訊息跟建立閱聽眾的一個媒介。
capture-decran-2016-12-17-a-5-13-08-pm
世新大學廣電係李佳玲老師,對於自媒體的發展態度正向。攝影/翁悅心

自媒體紅人 並非亞於主流媒體巨星

媒體除了是免費的管道之外,另一項與閱聽眾共鳴之處,就是這些「網路紅人」與粉絲之間高頻率的互動。李佳玲解釋這種密切的互動,讓這些網路紅人不再如主流媒體巨星般遙不可及。而洪立楷自己更是透過這樣的一個互動文化,遠赴紐約拍照,並與自己的偶像在紐約邂逅。

「這一切很巧妙,本來以為見不到面了,但卻在即將離開的時候聯絡上他。原來他最近在忙搬家,才回覆得比較慢。」—洪立楷

能夠與自己的攝影偶像互動,洪立楷興奮的一直讚嘆當日見面的過程。短短一個小時內,對方給予的建議及回饋,讓他倍受啟發。洪立楷說道,這些人也是靠粉絲一點一滴累計人氣的「普通人」,確實也沒有擺架子的需要。

capture-decran-2016-12-15-a-6-26-56-pm
洪立楷的作品:在時代廣場遇到 All Lives Matter 的抗議。照片提供 / 洪立楷

揭露社會寫實面 期許觀眾跨出同溫層

洪立楷走到龍山寺捷運外的廣場,小心翼翼地拍攝當地的老人。他說有些人認為拍攝街友,或是看似處境不幸的人具爭議性,因此會就此避開這些素材,或者加以批判,因此他會盡量避免直接拍攝的大動作。然而,洪立楷卻深切地認為自己需要嘗試拍攝這些素材、主題。

「我一直想要替自己創造一個標籤( hashtag ),「小人物大城市」正是第一個。」—洪立楷

拍得越多,感觸更隨之加深,揭露社會裸露的真相是洪立楷一直想傳遞的訊息。他覺得有部分的人喜歡強調生活中的「小確幸」或者是比較溫暖、添加濾鏡美化過後的一面,但是他卻覺得身邊的人有必要跨出「同溫層」,關心社會不同的議題、注意社會多層次的面向。

在這樣的拍攝經驗後,洪立楷正計劃明年拜訪布吉納法索,替醫療團隊做活動紀錄,他希望日後可以成為一位攝影記者,用照片將他看到的故事透過照片陳述,並引起對社會的關注及對議題的共鳴。

capture-decran-2016-12-17-a-5-12-21-pm
洪立楷還有朋友 Samantha  一同接受採訪時,侃侃而談。攝影/ 翁悅心

多方關注雜音多 知名度提高五味雜陳

能夠成為萬人追蹤的攝影師,洪立楷也表示小有壓力。面對各方的評價,確實需要調整心態去面對,單從如何定義「攝影師」這個稱謂,都讓他覺得很難拿捏定義。如果從五年的攝影資歷去否定兩年的攝影經驗,那用五年的經驗與十年的資歷相提並論又要和從比較起?洪立楷覺得,只要自己覺得自己是攝影師,方可成為攝影師。

Samantha  也表示,外界的關注,對於發布作品的內容多多少少都會有所影響,洪立楷也覺得這樣的壓力偶爾會造成創作方面的小倦怠,而 Instagram  近期改換的文章篩選機制,更是造成部分網紅的壓力,不同於之前照順序發布的作品,動態時報最先出現的內容現在受到點擊率的影響甚大。

「他(洪立楷)有時候會發文,然後過沒幾分鐘又把它刪掉。因為他覺得這篇文的觸擊率比較低,所以刪除,壓力很大!」— Samantha

兩位均表示 , Instagram  的新機制並不是太理想,這樣只有「受歡迎」的作品會得到關注,而是去原本「每個作品機會相等」的含義。而這樣對於如洪立楷這樣,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影響力去提倡社會現實面的攝影師,增添了不少需顧慮。在自媒體所帶來的各種影響之下,年輕藝術家要秉持初衷跟熱情確實是一大挑戰。

15491539_1025343334257805_649889979_o
洪立楷在龍山寺站附近廣州街拍照,調整相機設定的特寫。 攝影 / 翁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