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藝人改登記制 表演場地一位難求

記者 梁岑、許文寧/採訪報導

台北市街頭藝人的新制度於2021年3月1日上路,過去民眾想當街頭藝人必須通過考試取得證照,現在只要上網登記就能領證,相較於前幾年,取得街頭藝人證照的人數增長了三倍。不過儘管北北基有400個展演點,大多數的街頭藝人登記表演場地時,都會登記在少數幾個人潮眾多,有錢潮的位置表演,因此表演場地變得相當難抽。

近五年街頭藝人許可證有效證照張數和表演場地個數差距增大。資料來源/政府資料開放平台、製圖/黃宜筌

籤運代抽問題多 街頭機會少之又少

以鬍子作為特色的彈唱街頭藝人阿護在新制上路時搭上順風車成為街頭藝人,阿護提及疫情期間抽到的頻率比較高,但成為街頭藝人一年下來,駐唱的表演卻比街頭表演多,因為街頭場地實在太難抽。

阿護認為新制上路後想要到街頭表演的人變多了,但這個月沒抽中場地,下個月也沒抽中,有部分的人可能就會放棄到街頭表演了。如果最早改制是為了讓更多人都可以到街頭做演出的話,希望可以更平均的分配表演機會。 

觀眾捕捉街頭藝人展演身影。攝影/許文寧

街頭藝人劉家瑋更補充,西門町熱門的點大約是二十組表演者抽一個表演場地,而信義區可能是十個抽一個。不過除了難抽以外,許多街頭藝人也觀察到同業內一些街頭藝人會讓粉絲代抽場地,簡單來說就是粉絲抽到場地後留給街頭藝人上去表演這樣的代抽狀況。雖然代抽不算違規,但依然嚴重打擊到許多街頭藝人對抽籤結果的信心。  

過去的街頭場地多為先到先得的機制,現在改為登記制後若有人沒到場表演依然有替補的制度。以信義區來說,晚上6點半的場次若到6點半還沒有看到該場地的街頭藝人到場的話,其他街頭藝人即可補位。但同時也代表沒有抽到籤想補位的街頭藝人必須帶著大量器材來到信義區走完所有的展演點,如果沒有空位就必須再拖著大批東西回家。 

街頭藝人帶著大批器材尋找補位場地。攝影/許文寧

加強審查未有改善 仍有不小進步空間

其實文化局並非沒有加強對街頭表演的控管,在登記制上路後街頭的審查次數變多也變嚴格。會唱粵語歌的彈唱街頭藝人Leo葉祖廷提及自己不太敢去不熟悉的展演區域補位,因為不同的場地有一些規則不太相同,登記制後的審查又變的很嚴格,若違規恐怕會吊銷證照。有次葉祖廷與街頭藝人朋友一同使用場地合唱,也被審查人員關心,表示只能單獨使用自己的場地,讓Leo覺得現在到街頭表演好像常常感覺要偷偷摸摸的進行。 

街頭藝人用心歌唱。攝影/梁岑

登記場地的平台自上路以來也問題不斷。Leo認為一天只能抽一個區域的展演點不太合理,儘管整個信義區有11個展演點,但只要沒抽到表演場地,當天就等於沒有工作。阿護則提到平台一直重新刷新的問題,議員徐巧芯也不斷在督促文化局加速改進網頁的弊端。 

登記制上路後,有部分的街頭表演者選擇的表演內容中才藝性質較低,西裝Beating街頭組合中的蔡志遠表示,曾見過有街頭藝人帶音箱放伴奏,甚至讓民眾用100元買民眾自己上台唱一首歌。蔡志遠在登記制上路前就已經是街頭藝人,過去也曾以街頭藝人作為唯一的收入來源,但登記制上路以後面臨種種問題只能調整自己心態,另外找其他收入來源維持生計。  

街頭組成多元 弱勢族群要注意

雖然還有許多尚待改正的地方,但新制上路後,街頭的組成也趨近多元。原先證照考試為一年一度,現在只要填寫表格即可申請,讓短暫留駐台灣的外籍街頭藝人也可以輕易站上街頭表演。新北市文化局也提及登記制上路後,街上不但多了新住民與外籍留學生的表演,也觀察到更多高齡的街頭藝人,街頭藝人的性別比例也往均衡邁進。 

街道上多了外籍街頭藝人。攝影/梁岑

​街頭藝人吳鎮安表示,因為自己的原住民身分在登記制中有保留名額,相較於其他街頭藝人會更容易有表演機會,每次抽籤都還能有一、兩場。文化局針對場地給予原住民身分的街頭藝人保留3%的名額,原住民街頭藝人也可以將更多自身文化帶到街頭。

不過,過去考照制度中同樣有保留名額的身障街頭藝人在改制後卻沒有未獲得保留名額,儘管文化局認為有許多場地是僅提供給身障街頭藝人,但在市場機制下無法爭取更有人流的展演點還是可能讓身障街頭藝人收入面臨衝擊。

 

延伸閱讀:

表演大車拚 街頭藝人改採登記制

一張字條改變人生 蘇仲太的泡泡藝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