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蘆國小積極推廣 競速溜冰從小萌芽

記者 丁昱程、陳思安/採訪報導

2021年11月世界競速溜冰錦標賽於哥倫比亞的賽事落幕,中華隊傳來的捷報讓民眾開始注意競速溜冰,其實這項運動早已深根台灣。台北市葫蘆國小於2009年創立競速溜冰隊,最初設立直排輪社團培養學生興趣,看見同學們對於直排輪的熱愛及潛力後,教練潘士升與學校積極推動建立競速溜冰隊,期望透過基層的培養,讓更多人認識競速溜冰。

葫蘆國小競速溜冰隊積極培養選手,最大推手為教練潘士升(右)。攝影/丁昱程

葫蘆國小競速溜冰隊 積極培養潛力選手

葫蘆國小於2009年創立競速溜冰隊,幕後最大推手莫過於教練潘士升,該隊在台北市教育盃中小學溜冰錦標賽中,2020年成功挑戰國小競速組團體總冠軍11連霸,今年10月再於總統盃全國溜冰錦標賽競速溜冰項目中奪得佳績。潘士升說,建立隊伍的最初原因是在直排輪社團中看到學生對滑輪的喜愛,以及同學們的潛力,「我有點被孩子感動到,而堅持做這運動就是要許多熱忱、熱情與感動。」

目前葫蘆國小將競速溜冰作為重點項目發展,潘士升說明,校隊招生有透過與鯊客直排輪俱樂部合作,引入資質好的學生。藉校內直排輪社選拔潛力選手,並在每學期開學之際舉辦舊生體測、新生徵選,讓對競速溜冰有熱忱的學生進入校隊。除了期望推廣競速溜冰外,更期盼能彌補這項運動選手的斷層,進而達到永續經營的目標。

今年受疫情影響,在三級警戒期間只能以線上的方式,進行重量訓練或是溜冰基本動作。潘士升說明,競速溜冰需要選手彎腰、蹲低,因此會請學生在家穿上競速溜冰的鞋子,在家模擬比賽的基本動作如擺手,或是進行蹲馬步的訓練。於是在室外運動場開放後,競速溜冰隊下半年除了總統盃的賽事,後續還有教育盃等密集的比賽規劃。

對於下半年賽事的因應,潘士升表示,「比賽每個月兩場,國小生我覺得是還好,課業沒有那麼重;但國中、高中、大學就有差,現在不是考驗到選手會不會比賽,而是考驗到他會不會規劃自己的時間。」因此他分析,學生運動一定需要學習,「疫情反而讓他們有學習的機會!」

葫蘆國小競速溜冰隊課後在校內練習。攝影/丁昱程

升學計畫給予學生目標 家長放心支持

許多家長們都會考量課業因素,減少孩子參與體育項目的時間,然而,葫蘆國小老師吳亭怡表示,國小同學並不會因競速溜冰佔用太多課業時間,很贊成同學們從運動競賽中學習面對挫折。潘士升則說,現在家長十分鼓勵孩子運動,因為現在3C產品太多,家長怕孩子玩手機,所以反倒希望讓他們出去多運動。

家長李莉娟表示,讓學生加入競速溜冰隊後,因為隊上常會到外縣市比賽,很多時候家長並不會同行。藉此能讓學生訓練獨立生活的能力,學習自發性完成自己的事情,同時能適應團體生活。從溜冰隊的比賽中,不論是場上接力賽時的互相信任,還是場下的玩樂、打鬧,她也看到同學們的團隊精神。

吳亭怡分享女兒從兩歲半開始接觸直排輪,後來跟著潘士升練習競速溜冰,雖然起初的比賽成績並不優異,但慢慢克服困難及失敗後,增加了抗壓性。在課業及訓練的時間規劃中取得平衡後,現在不僅就讀自己喜歡的科系,在今年國家選拔中曾被選入代表隊,但因疫情影響未能出國比賽而抱憾。

吳亭怡鼓勵學生多運動,充分運動對身體及學習上都有幫助,而在訓練中也能培養學生遵守規則的習慣,競賽過程中則讓學生體會「輸」這件事。她同樣也指出,國、高中後,課業壓力變重,運動的時間可能會就會被壓縮到,學生需要去學習如何規劃時間,「認真做自己該做的事情,無論是運動或是讀書。」

對於選手們的未來,葫蘆國小的生教組長陳建華表示,目前潘士升與敦化國中積極接洽,讓葫蘆國小畢業的學生們,透過比賽成績及學業成績進入敦化國中,鼓勵他們無論是繼續升學,或是作為競速溜冰選手都能更進一步。

除了敦化國中,潘士升說明,為了讓家長們放心學生參與這項運動,未來也會與明倫高中及台北市立大學做協調,「看著這群小朋友從國小、國中到高中、大學一起訓練時,我心裡會覺得很愉悅,就會有成就感。」這也讓選手們有一個可以追尋、努力的升學目標。

潘士升積極培養學生對競速溜冰之興趣。攝影/丁昱程

缺室內場地又逢疫情 2021總統盃一延再延

有標準的練習與比賽場地,對選手來說是首要條件,以2021年總統盃為例,室外場地遇到下雨天,造成場地溼滑,無奈之下就必須將比賽延期。台北市體育總會滑輪溜冰協會競速組組長張惟喆表示,只能提早告知各隊伍取消比賽,別讓大家到賽場空等。而訓練上若因雨天無法在速滑場地練習,潘士升表示只能利用室內設施進行訓練。

國際標準速滑場地為封閉兩百公尺的跑道,台北市並沒有符合標準規範的室內場地。2021總統盃全國溜冰錦標賽,競速溜冰於迎風河濱公園競速溜冰場舉辦,原定於6月舉行的賽事因疫情,延至10月20日至24日,卻面臨室外場地遇雨延賽的問題,為保護選手避免滑倒、受傷影響成績,延至比賽當日稍晚,甚至是隔週,直到10月31日才完成所有賽事。

過程中,選手、家長及工作人員們常需要在早上六點至比賽現場等候,為八點開始的比賽做準備。選手家長李莉娟表示:「這對於選手或是家長,在心情上都會造成影響,從外縣市地區來到台北比賽的選手、教練、家長們也同樣不便。」此外,工作人員在雨勢緩和時也須即時清理場地,以盡快恢復比賽狀態,因此下雨對所有人來說都是相當大的挑戰。

總統盃全國溜冰錦標賽競速溜冰組賽事遇雨延賽,雨勢減緩後工作人員即時清場。照片提供/台北市體育總會滑輪溜冰協會

台北市體育總會滑輪溜冰協會競速組組長張惟喆說明,總統盃為顧及學生選手的課業問題,無法在平日進行比賽,只能將賽事延到假日。加上場地使用的時間限制,一週一週的延期,對選手們及教練無疑是一大挑戰,張惟喆也表示:「我是主辦人,看到這場地,覺得天氣不太妙,我就凌晨五點的時候傳訊息叫所有的教練、裁判和選手都不要到場,直接發佈訊息叫大家不要來,要不然大家在那邊吹風一天,萬一感冒、生病,大會也必須付一點責任。」

目前台灣具備標準速滑場地規範,並且在室內的場館只有兩座,分別是高雄國際滑輪溜冰場、台南民德國中滑輪溜冰場,第三座屏東潮州溜冰場則是正在興建。張惟喆表示,經常下雨的台北、宜蘭因市區的腹地考量,沒有興建室內場館,大部分規劃在河濱公園,因此遇雨延賽還是目前很難排除的問題之一。

除了比賽會因雨天受阻,平時的訓練也需要配合天氣做出改變。葫蘆國小競速溜冰隊教練潘士升指出,葫蘆國小有健身房,提供學生在雨天無法進行室外溜冰訓練的時候,能夠在室內安排重量訓練、基本姿勢的練習,或是在百齡橋下進行簡單的滑輪訓練。他認為,「與其去抱怨不如去積極面對。」雖然沒有室內場館會造成遇雨延賽的困擾,但訓練上可以想辦法克服困難,希望以正面積極的態度去面對困境。

葫蘆國小的設有室內健身房,雨天時無法進行溜冰訓練,以室內體能訓練為主。攝影/丁昱程

競速溜冰關注度低 選手發展受影響

直排輪這項運動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但很少人認識競速溜冰這個競賽項目,台北市體育總會滑輪溜冰協會競速組組長張惟喆表示,競速溜冰在台灣的曝光度太低,對此,滑輪溜冰協會從基層開始盡力推廣。但同時他也無奈指出,國際賽事舉辦得不穩定,即便能從亞運或是世大運中看見中華隊的亮眼表現,但政府對於選手的職涯規劃卻沒有相對的保障,這讓許多優秀的選手停下腳步,選擇往其它道路發展。

2021年11月於哥倫比亞落幕的世界競速溜冰錦標賽中,中華隊獲2金1銀2銅的佳績,張惟喆分析,競速溜冰在哥倫比亞相當盛行,同時成績也較亮眼。而在亞洲實力較強的是南韓及台灣,並且這項運動沒有太多的身材限制,主要考驗的是選手的協調性。從2017年台北世大運中就可以看出中華隊的堅強實力,教練潘士升更是讚嘆:「台灣的競速溜冰成績能排在世界前十內!」

台灣有非常多優秀的競速溜冰選手,但政府及大眾的關注度卻不及其它體育項目。張惟喆指出,「目前這項賽事最大的舞台是世界運動會,但世界運動會就是非亞、奧運的項目才會被放進去,所以就滿可惜的!」國人對於世運會的關注及了解跟奧運相比差很多。因此他表明,賽程少、曝光度低,導致政府在競速溜冰這項運動的政策或是資金投入不及其它項目,這些都是影響選手提早退役的原因。

潘士升也表示,「政府對成人選手的職涯規劃不夠完善,使得許多人選擇轉換跑道。」頂層選手缺乏穩定收入,以及每位選手的資源不平均,都是政府應該去正視的問題,加上競速溜冰這項運動需要非常多的耗材,例如輪子、溜冰鞋、培林(軸承)、護膝、護肘等,如若家庭無法負擔如此龐大的開銷,也會因此流失許多優秀的選手。

面對疫情的衝擊,選手們無法出國比賽和培訓,張惟喆表示,滑輪溜冰協會在國內舉辦為期二十天的潛力培訓營。潛力培訓營集中訓練當年度積分優異的選手,並提供部分耗材,減輕選手家庭的負擔,同時也讓頂尖選手得到更優質的訓練,從中突破自我,維持選手的競爭力。

競速溜冰之基本裝備,如競速帽、競速溜冰鞋、護具、手套。攝影/丁昱程

大眾化推廣競速溜冰 為選手創造未來

雖然競速溜冰在台灣的關注度不及其它體育賽事,了解競速溜冰的民眾不多,但潘士升表示,「現在滑輪溜冰協會都做得很好」,目前協會從直排輪作為入門開始推廣,向下扎根,與各縣市合作。讓人人都能在小時候接觸到這項運動,各校也會與俱樂部配合,透過直排輪社團來培養學生興趣,他也補充俱樂部的成立,除了與學校合作開設直排輪課,也會培養競速溜冰選手。

潘士升說明,直排輪跟競速溜冰最直觀的不同,在於輪子的大小。競速溜冰的輪子較大,會影響溜冰的速度,而且會根據選手的身高及腳的發力狀況,選擇使用三顆或四顆輪子,另一方面,兩者的鞋子及裝備也都存在著差異,因此學直排輪,就會成為休閒運動或是競速溜冰的入門。

張惟喆則舉出,總統盃競速溜冰項目中,除了菁英組外,還有舉辦推廣性質的甲、乙組賽事,甲、乙組的比賽目的是,為了讓剛學習競速溜冰的小朋友參與,「透過比賽獲得成績後建立信心,就會更願意投入到這項運動中!」對此,他表示,今年總統盃競速組的賽事雖然受疫情影響,但參與比賽的選手多達七百多人。

競速溜冰在台灣或是國際上都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潘士升指出,在台灣競速溜冰的教練們都很優秀,「我們就是幫忙創造未來!」他也感概地表示:「現在溜冰的小孩很幸福,希望未來可以越來越幸福。」他用樂觀的心態看待競速溜冰的未來,並繼續為台灣的選手爭取更多的可能性。

許多抱有熱忱的競速溜冰選手仍在努力。攝影/丁昱程

延伸閱讀:

我愛溜冰 台北明道國小自力圓夢

資源人才匱乏 競速滑冰發展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