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改善傳統農業 台製噴農藥無人機崛起

記者 王淑琪、王寧寧、藍妮蒨 / 採訪報導

根據聯合國專家在201738日提交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報告指出,每年全球約有20萬人死於噴農藥急性中毒。中毒的症狀包括視力模糊、瞳孔縮小、眼睛痛、呼吸困難等。但此現象在噴農藥無人機出現後改善,台灣也出現自製噴農藥無人機的科技公司,期盼改變傳統農業的工作模式,為台灣農村人力斷層與世代交替問題,提供解決方案。

使用噴農藥無人機的噴灑過程。照片提供 / 擎壤科技
擎壤科技執行長陳恆燈。照片提供 / 陳恆燈

「沒有想到農業其實離我們很近!」 大多數人質疑農藥有毒,為何還要進行噴灑?殘留藥物在農作物上既不安心,也賠上了農民的健康。人們日常所食用的時蔬,為了確保農作物產量的穩定,在科技尚未發達時,都是由農民親自扛起背負式噴霧器,將病蟲害作物一一除掉。

擎壤科技執行長陳恆燈表示,他在接觸基層農耕後,赫然發現許多農民因長期噴灑農藥而中毒,相繼倒在田裡去世的案例。陳恆燈感慨地說,有農夫一大清早去農田裡噴農藥,可是到了午飯時間因沒出現在飯桌前,家人開始起疑前去田裡尋找,才看到農夫因農藥中毒,倒臥在田裡無人發現,最後丟了性命。

台灣社會農業勞動力嚴重老化,老農太多,而年輕人不願意下田是農業一直存在的問題之一。為了有效提升年輕人對於農業領域的興趣,陳恆燈以自身所學的航太知識,利用無人機科技創業,進而研發出「噴農藥無人機」,盼解決我國農業人力斷層與世代交替的問題。

台灣農業人口高齡化的統計數據(綠色虛線代表65歲以上老農的趨勢)。資料來源/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製圖/王淑琪

「會吃一道菜和你會做一道菜,是完全不一樣的。」陳恆燈秉持著如此信念,凡事都親力親為的他,堅持一定要親自到農田裡做測試,清楚了解農民的需求,並將所看見的問題帶回公司和團隊一起進行研究。歷經長時間的設計、研發到畫圖,逐步將研究結果融入到下一個產品中。

擎壤科技副執行長許玄新說,農民除了種植和收成過程,實際上有八成以上的作業都是在噴農藥保護農作物。隨著噴農藥無人機的出現,植物保護用途的植保機操作,大幅降低農藥的接觸,不只是農民的生命得到保障,也間接提高生活品質。

本土團隊自行研發農業噴藥無人機,一個機種就要花費450萬,陳恆燈回憶:「雖然過程很累,但我們走的踏實。」團隊透過不斷改良後打造出「自製噴農藥無人機」,期盼為台灣農業領域貢獻己力。陳恆燈說,看見顧客反應的事情得到改善,就堅信團隊會越做越好。

業者:向環保盡一份力 向農業盡一份心

噴農藥無人機不但解決了人力斷層、世代交替的問題以外,更有機會做到減少汙染的環保功效。樂飛創新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庭婷說,噴農藥無人機的產業會發展不只是因為缺工、老農的問題,更多的是「向環保盡一份力,向農業盡一份心。」

樂飛創新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庭婷。攝影/ 王寧寧

傳統人力噴農藥存在著很大的缺點,傳統農藥用量是110001=農藥,1000=水),當人力不好控制噴灑量時,水滴無法附著在葉片上,便會滑落到土地里,進而造成污染土地。

劉庭婷說明,其實現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積極宣導減少預防性用藥的量,也就是等同於精準用藥。

而噴農藥無人機能完全達到這個目的,因為噴農藥無人機的用藥量比例是13040倍,加上無人機本身特殊的68槳噴射風場與農藥特殊噴頭,能將農藥緩慢且均勻地飄灑在農作物上,使其附著在葉片上不易滑落,相對減少土地污染的機率。

樂飛創新國際有限公司最新獨家設計68槳噴農藥無人機。攝影/王淑琪

我國自製噴農藥無人機,往往是根據台灣地形和氣候來設計,劉庭婷補充,其植保機的最大特色,是擁有鋁合金一體成形的機身,能夠防震、抗干擾也保護飛控系統,最適合時常受到颱風侵入的地區。

且比起傳統的人力噴農藥,無人機不但機身不重,一人便能扛起,更有易上手、操控簡單的特性。除此之外,在農藥噴灑的速度上,也能比以往省下10倍的作業時間,是噴農藥無人機的優勢。

收折前的噴農藥無人機,打開後一人也能扛起。照片合成/王淑琪、攝影/王淑琪、王寧寧
鋁合金一體成形的機身能夠保護飛控系統、防震也抗干擾。攝影/王寧寧

農噴機產業興起 掀起「代噴就業潮」

農用無人機新興產業崛起,掀起代噴職業潮,只要通過測驗考取執照,就能成為代噴飛手。但看似蓬勃發展的產業下,由交通部民用航空局(以下簡稱:民航局)107年主管修訂的《民用航空法》遙控無人機專章,正式於今年4月施行。

該法明訂執行農噴任務需具備法人資格,繁瑣的行政程序更是讓農民怨聲連連。許多農民希望民航局與農委會能建立起一套相關標準的配套措施,以降低農民在使用新興科技上的門檻。

噴農藥無人機簡單操作,只要把農藥裝進農藥桶裡便能開始操控無人機。照片提供 / 佐翼科技

噴農藥無人機的崛起,漸漸帶動一波的「代噴」就業潮,佐翼科技特別助理陳奕佑提到,只要年滿18歲,便能取得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以下簡稱:藥毒所)受訓資格,並取得農委會防檢局核發的用藥證照。

根據《農藥代噴技術人員訓練辦法》,培訓分為共同科目及專業技術科目兩大部分,第一部分為民航局的共同科目訓練與無人機操作的安全知識考試;第二部分為農藥調配與用藥健康知識課程。

第一部分共同科目與無人機安全操作知識培訓內容。資料來源/中華農藥協會、製圖/王淑琪
擎壤科技副執行長許玄新。攝影 / 王寧寧

對此,擎壤科技副執行長許玄新說道,農藥調配非常重要,因為用錯藥不只是危害到植物,也會影響到人體健康。新興代噴產業不分年齡與種族,只要有心,經過培訓與通過考試都能順利成為代噴人員。

在科技的輔助下,年輕人也更願意回鄉從事農業相關工作,農用無人機的出現除了減少勞力消耗、維護身體健康,更是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家人之間能夠擁有更多的相處時光。

許玄新感慨地說,老農民常說以往種植農作物,賺錢大部分都是拿來治療身體,但在噴農藥無人機的科技崛起後,身體狀況不再惡化。而較年輕的自耕農也反應,因為農用無人機的出現,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來陪伴孩子,讓小孩的童年不再只有卡通。

無人機農噴作業程序繁瑣  民眾怨聲載道

今年4《民用航空法》遙控無人機專章上路,新規定引發民眾怨聲載道,例如欲使用無人機代噴必須提前15天申請,種種行政程序繁瑣,也有民眾反應影響到農民的工作權,而慣例上由農委會管轄的農用機械,最後卻是由交通部民航局來管理。

無人機農噴作業流程,行政程序繁瑣。資料來源/農藥資訊服務網、製圖/王淑琪

劉庭婷說,農民們其實很辛苦,因為當《遙控無人機管理規則》和《農藥代噴技術人員訓練辦法》兩個法規被捆綁在一起的時候,在噴農藥無人機的使用上便會受限。此外,她也特別提到,國家以農為本,但法規所受的侷限,實在讓辛苦耕作的農民無法好好享受噴農藥無人機帶來的方便。

農友洪岳銘則無奈地說道「農用無人機讓農委會管轄,不是做不到,是要不要做而已。農產品初級加工都可以變成農委會主管了,難道農用無人機不可能嗎?」

許玄新也提到,擎壤科技在與民航局來往的聯繫中,對於農用無人機的作業範圍和模式非常關切,因為對於他們而言,這確實存在著一定的尷尬。

法律規定民航局所管的範圍,基本上是120公尺以上的飛行物,但農用無人機的飛行高度是可以限制於30公尺以下的,因此民航局也在考慮是否該將無人機納入農機局管轄範圍。對此洪岳銘提到,若真要針對作業高度、水平距離做限制,可透過規範出產廠商在軟、硬、韌體上增加限制即可。

農噴無人機領銜新科技  跨領域應用方興未艾

遙控無人機的用途可說是五花八門,電影中常出現的監視無人機、無人戰鬥機,還有社會常用到的空拍無人機,都是運用了無人駕駛機器的概念來研發,把無人機的功能發揮的淋漓盡致。

在農業的領域上,農藥的噴灑以水噴和霧噴居多,水噴農藥多用於水稻和檳榔樹,而霧噴農藥則是應用在果樹和坡地。台灣目前僅有水噴農藥無人機,霧噴農藥上依舊需要人力來進行,因此農民在霧噴農藥的勞力需求始終無法滿足。

佐翼科技公司研發的霧噴式農藥無人機。攝影/王寧寧

佐翼科技業務經理鮑佩瓊說,目前公司正在著手研發「霧噴農藥無人機」,預計在明年便會正式推出。霧噴農藥無人機擁有20分鐘的續航電力、能提升30倍的作業速度、一小時能噴霧20甲的農地。

種種強大功能,預期能緩解以往人力噴農藥的勞力消耗,甚至更為方便、省時。此外,陳恆燈也提到,目前正在研發和噴灑有關的作業系统,希望未來能對農業有所幫助。

對此,劉庭婷說明,無人機的發展不僅僅只發揮在農業上,更是在消防、救災、海巡、橋樑巡檢等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她有感台灣在無人機上的使用比起國外已經落後許多,因此希望能夠藉由國家的力量來讓這個產業蓬勃發展。目前團隊已設計出了火災無人機,讓無人機在火災時能投擲滅火彈,為救災出一份力。

 

延伸閱讀:

智慧化農業浪潮 政府投入經費研發新技術

瘋空拍!新法已上路 玩家小心觸法

科技進駐農業 農民掌握天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