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延期 日本財政大洞雪上加霜

記者 周依儒、張以潔/採訪報導

2020東京奧運(以下簡稱東奧)經歷一個多月的協商時間,仍然不敵疫情成為史上第一次延期的奧運,不過東京自從2013年爭取到奧運主辦權後就全力投入前置作業,包括興建比賽場館、選手村及周邊商品等等,確定延期後,日本各產業勢必要承受嚴重的經濟損失。

東京奧運碰上新冠肺炎疫情,不得不延期。照片提供/東京奧運官方Instagram

國立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王文岳指出,從媒體發出的許多報導來看,似乎都是日本一再堅持不停辦、延期,但其實這並非日本單方面的決定,還要和國際奧委會以及各會員國不停討論,才能做出此決定。

根據日媒《朝日新聞》324日報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主動於當日晚間20時(台灣時間19時)向國際奧委會IOC)通電並提議,將原訂7月舉行的東奧延期至明年,經過IOC主席巴赫同意後,便由IOC官網宣布「東奧最晚會在2021年夏天舉辦」。

國立政治大學日本研究學位學程主任李世暉表示,綜合所有智庫和企業的數據做的損失評估,損失金額大約為6000億日圓(約新台幣1680億),但若廣義算上各層面的影響的話則大約為2兆日圓(約新台幣5602億)。

日本為了舉辦奧運,興建許多比賽場館,但延期卻也將造成多一筆支出。照片提供/東京奧運官方Instagram

李世暉指出,損失慘重的除了最明顯的航空業、觀光業和飯店業等之外,日本國內也有許多大眾比較少注意到的產業,像是飲食、零售業原先為了東奧舉行,進行了擴大投資,但卻有可能因為延期一年導致無法回收當時投入的資金而面臨倒閉。

日本國內電視台也將7月的電視檔期空下來播放奧運賽事,並同時收取企業的廣告費用,但延期一年將要如何跟企業更新契約,且還要再製作新節目來補足延期的節目空檔,除了自身損益外,還要再增加一筆額外支出。

另外,李世暉也提到,日本原先規畫將在東京晴海設立奧運選手村,在奧運結束後將會改建為5600戶的民眾住宅,且早已經賣完,但現在奧運的延期卻使得這些購買選手村住宅的民眾可能面臨到無家可歸,甚至會對日本租房價格市場產生波動,且政府對住戶的補償也將是一筆支出。

針對日本經濟重創對國際的影響,李世輝指出,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經濟體,且在製造業的供應鏈上扮演重要角色,因此當東奧運延期導致日本經濟受到重創時就會影響到其他國家。

「日本在汽車產業、電機業和半導體零件產業上扮演重要角色。」李世暉以日本製造業中最重要的汽車產業舉例,汽車產業一旦停工,和日本關係密切的台灣汽車零組件廠商就將失去訂單,可能導致員工放無薪假甚至裁員。

李世暉表示,日本經濟重創和國內企業習慣性的「群體關係」有關,因為日本企業大部分在數十年來都使用同一家廠商所提供的零件,且這家廠商只能「專門」提供給該企業,因此這樣也會造成當經濟狀況有所波動時,整個企業和廠商唇亡齒寒。

針對日本政府如何補足東奧延期所帶來的經濟損失,李世暉說,整個東奧延期的虧損其實還是算在新冠肺炎的疫情影響內,像日本許多私立大學就發放3萬至40萬日圓的補助金給學生,另外日本政府也編列22兆日圓(約新台幣6.1兆)的預算,加上原有社會福利和企業補助措施,合計共80兆日圓(約新台幣22.4兆)的紓困金來維持國內企業運作和因疫情失去工作的人民。

不過李世暉也直言,日本原本的財政缺口就極大,加上先前安倍晉三為了舉行東奧也擴大了支出,原本預期透過舉行奧運來將洞填滿,但目前延期的支出和預算增加,將可能導致日本財政赤字更加嚴重。

奧林匹克運動會自行車比賽。圖片來源 / Pexels

東奧背後的政治算盤

疫情爆發後,國際盛事東奧是否仍要照常舉行成了全球關注的焦點之一,而宣布延期前安倍晉三和東奧組委會會長森喜朗多次出面表態「東奧絕不延期」,因此許多人也將焦點放至安倍晉三和所屬自民黨的政治算盤上。

王文岳提到,以安倍晉三的任期來看,若成功舉行奧運,當然可以替他的聲望再度加分,但倘若延期到明年出現了什麼問題的話,可能就無法替安倍晉三的任期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王文岳認為,就安倍晉三個人來說的話,東奧延期是因為疫情衝擊,而疫情是全球流行,因此在國際聲望中不會有太大影響;但就國內來說,可能影響安倍晉三在自民黨中的地位,因為原先自民黨打算透過奧運的成功來提高聲望,便可以提前解散國會,讓該黨在朝野中勢力擴大、取得執政權,但延期的話就會打壞整個計畫。

王文岳也提到,在宣布延期前,東奧舉行與否一直沒有答案,可能也跟原訂4月舉行的「習近平訪日」有關,因為習近平訪日可能是對中日關係有所改善的象徵:畢竟以目前疫情發展的狀態來看,疫情爆發地仍在中國,因此日本延期東奧,可能也會對中日關係產生影響。

另外,李世暉直言,安倍晉三和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原本的關係本就勢不兩立,東奧的舉行更引發的日本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因為舉辦地點在東京,照理來說應該由東京握有全權,但中央卻又握有財政實權,「一定會有誰出錢誰就是老大的心態」。

堅持再堅持 日本的民族特性

日本在疫情爆發初期時始終對外堅稱絕不停辦、延期奧運,直至加拿大等國表態不參加後,日本和國際奧委會才開始有所對策。也不禁讓人好奇東奧對於日本的意義為何?宣布前的堅決作風是否與民族性有所關聯?對此,李世輝表示,奧運的象徵意義才是主要原因。

日本申奧史。製圖/周依儒

日本東京曾在奧運史上三度申奧成功,但1940年的東奧卻因為二戰亞洲戰場爆發而停辦,不過卻也給日本在1964年成功舉辦東奧時,有了向國際宣揚戰後政經實力的機會。

文藻大學東南亞學系暨碩士學位學程主任林文斌表示,日本在1964年的東奧展現出了在二戰結束後,經過20年的經濟重建,已經脫離戰後的蕭條景況,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政經社會和高速發展榮景;2020年的東奧則是傳遞出經歷2011311東日本大地震核災後,藉此重新展現日本面對這些難題所提出的對策和成果,像新能源、無人公車等新經濟產業的實力。

但關於對日本一開始一再堅持不停辦,以及最後決定延至明年舉行的作風與民族性關連的猜想,在台教書的日文老師井上一宏否定這樣的說法,他認為一開始會堅持舉辦,是因為日本政府及世界衛生組織(WHO)在當時都沒有將疫情看得那麼嚴重,後來隨著確診人數攀升,國內也不斷傳出要延期的呼聲,政府才決定延期,與民族性沒有太大的關聯。

由於日本極為信任WHO,也間接導致了國內疫情的發展走向。攝影/張以潔

對此,李世暉也補充,由於日本對於國際組織的信任度很高,加上奧運的象徵意義遠大於帶給日本的經濟效益,日本希望透過這次奧運找回國家的自信心,這才是使得日本在決定延期舉辦東京奧運時,舉棋不定的重要原因。

日本經過二次世界大戰的戰敗、九零年代的泡沫經濟,還有自然環境導致的一次次天災,使得他們的自信心降到谷底,以至於成為極度缺乏自信的國家。李世暉表示,日本民族特性及習慣的養成,是因為在國家的發展過程中,經歷了許多災難,而奧運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新契機,日本希望能透過奧運再次把自己所欠缺的國家或民族自信贏回來。

他也提及,奧運可以說是每四年全球最盛大的活動之一,也是所有運動員的最高殿堂,因此延期一年其實不單單只會影響日本經濟,對全球運動產業和運動員來說,更造成不小衝擊。

針對電視台7月份要轉播一整個月的賽事現在將要如何安排?亞洲體育記者聯盟執行委員戚海倫表示,台灣是由愛爾達拿到台灣地區的轉播權,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只能看原本7月份還有哪些恢復的賽事,再去取得該賽事的授權會是最好的作法,「不然一直重播卡通或灌籃高手應該不會是一個長久之計。」

提到東奧延期對台灣運動產業的影響,戚海倫直言,四年一度的夏季奧運對所有運動產業來說都會是一件大事,因為受到的關注程度極大,不論是賽事話題、選手表現等等都會帶動所有人對運動產業的關注,像健身房、運動品牌都能搭上奧運的熱潮,來吸引原本對運動不感興趣的民眾等等,因此影響層面遠比大眾想像的多很多。

戚海倫表示奧運延期對運動產業影響很大。

舉例來說,台灣的運動品牌代工商可能會因為訂單銳減,而造成生存危機甚至倒閉;此外,如果中華隊原訂於台中、雲林開打的六搶一奧運棒球資格賽中表現不錯的話,更可以帶動國人進棒球場觀賽,甚至可能會吸引有國手潛力的人選,影響層面環環相扣。

延期看似只有短短365天,卻可能影響運動員的運動生涯。攝影/張以潔

至於奧運的核心運動員是否受影響?戚海倫說,延後一年多了365天,練習時間增加是一定的,同時負擔也會增加,因為所有運動員的備戰狀態都是朝著原訂東奧日期來做準備,且運動員有所謂的「身理年齡」,365天對他們來說負擔不小,加上與其比賽的的又是來自世界各國的菁英,但面對這樣不得不接受的情況,即使身為抗壓性極高的運動員,身心靈多少都會受到影響。

戚海倫提到,延期一年也對某些負傷在身的運動員來說或許是好事,能夠爭取到一段多出來的時間將自身的傷養好備戰,不過前提也是在這些運動員並非處在所謂的尷尬年齡中;且雖然因為疫情導致全球同樣受到影響,但台灣今年原本派出許多有望在各項目中奪牌的選手,然而賽事延後一年,誰都無法保證這些運動員的狀態能保持和今年一樣的巔峰。

台灣今年派出的奧運國手。攝影/周依儒

除了運動員自身狀態外,爭取成為東奧比賽選手的各項目資格賽目前都被疫情中斷,而剩下這些尚未確定資格的席次又會如何分配?戚海倫表示,已經確定席次的運動員明年一定算數,剩下的這些席次將由國際奧委會和各項運動總會再去制定一個新的參賽標準來因應目前的狀況,不過在這一年中也可能面臨到運動員本身因狀態不佳,而自動棄賽的情形。

最後,戚海倫也強調,奧運不是只屬於運動圈的事,更並非單一國家的問題,不是說哪個國家疫情得到控制就能解決一切,在面臨這樣彷彿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情況,奧林匹克所傳遞出的精神或運動員本身的正面力量,或許可以在這徬徨的時期中帶給所有人一些希望。

 

延伸閱讀:

滑出街頭 滑板入奧運

力拚奧運 中華隊注新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