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報導】亡者的陰間嚮導 特技牽亡陣吸睛

記者 王健寧/採訪報導

音樂聲響起,法師開始唱誦經文,三位女生表演者隨著音樂開始起舞,下腰、倒立、翻滾樣樣來,這就是萬華愛哭惜陣頭中心全台首創的特技牽亡陣。

許多高難度動作都是表演者的日常,除了基本的叼錢,還會有下腰喝水的表演。攝影/王健寧

牽亡陣,如字面上的意思,帶領著亡者在陰間度過關卡,是從台南善化一帶發源的一種表演形式。幾十年前,歌仔戲開始沒落,導致大量戲班人員該行從事此類殯葬演出行業,萬華愛哭惜陣頭中心也是在這時候成立。

萬華愛哭惜陣頭中心原本與其他陣頭中心並無差別,後來為了噱頭而將牽亡陣中的陣步改成較為現代的舞步,並加入大量的倒立、翻滾特技以此招攬喪家顧客,也因為如此,北部許多陣頭中心也開始模仿,逐漸成為主流,並與南部傳統的牽亡陣形成區隔。

表演者時常有劈腿、側身翻等特技,皆需要柔軟的筋骨才有辦法完成。攝影/王健寧

現任團長劉文吉在陣中擔任法師,吹著牛角、唱著經文,主要功能是請神來帶領亡者走過陰間關卡前往極樂世界,而三位女性則擔任表演者在前方表演,從最一開始的簡單的下腰叼錢,再來站在椅子上並開始持續增高,到最後椅子疊的高度早已比人高,但表演者還是從容不驚,一個下腰扶著椅子與夥伴開始往下爬,叼到錢後再一個翻滾完美結束動作。

法師唱誦經文,為亡者帶路,也代表著家屬的思念。攝影/王健寧
表演者會利用長椅等等道具來增加叼錢的難度。攝影/王健寧

也因為要使用大量特技,表演者需自幼便開始訓練「要趁筋還軟就開始訓練,所以越早練越好」,表演者之一的徐筱慈說道。

徐筱慈十歲不到就入行訓練,回憶那段時光,每天一早起床便開始訓練,除了基本的吃飯小歇以外,中間幾乎沒有中斷訓練,沒有訓練也得去外面出場,邊學邊做。不只要熟記舞步,還要拉筋做特技,大量耗費體力再加上剛開始很容易有拉傷等職業傷害,於是也在中途放棄退出過,不過到最後還是回來堅持把訓練完成,至今過了十餘年已成為獨當一面的表演者。

表演特技非常耗費體力,表演者經常需要擦汗及補水。攝影/王健寧

劉文吉表示,雖然表演者年紀輕輕就入行,但也因為體力耗費的關係,許多表演者也都早早就離開業界,陣頭中心的團員也都是這樣一輪換過一輪,是非常辛苦且無法做到老的工作。

道具椅子會不斷疊高,表演者站上後甚至可以碰到天花板。攝影/王健寧

團長劉文吉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裡成長,但殯葬相關行業難免遭外人說話,因此自己小時候也抗拒過不想要接觸,更別說傳承了,但在經濟壓力下,還是不得不與祖母學習,開始接外面演出,也因為男生無法表演,所以學的都是像是法師唱經、樂手如嗩吶、電子琴等等,最後也接下衣缽成為團長。

劉文吉團長同時擔任法師,一手持銅鈴,一手同時持麥克風及牛角唱誦經文,有時會圍饒祭壇並做出下跪等動作。攝影/王健寧

隨著時代演進,除了改良舞步外,也在設備上裝上LED燈條並升級音響裝備,期望能藉此與同行做出區隔,但由於現代人大多偏好簡單樸素的喪禮,再加上人手不足的情況下,現在能接的演出案子還是比不上從前的數量,也讓劉文吉對於未來有些迷惘。

「我現在是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案子有就接,能做到甚麼時候就做到甚麼時候」,劉文吉也坦言目前並無再將此陣頭中心傳承下去的打算,意味自己將成為最後一任團長。

法師唱誦經文,表演者則在前方進行表演。攝影/王健寧

雖然國人對於殯葬產業不像以往那麼避諱,但由於簡化葬禮及環保意識抬頭,許多傳統殯葬相關產業都面臨到了衝擊,因為歌仔戲班沒落而崛起的殯葬戲班,終究還是抵不過時間的巨浪,默默成為夕陽產業,若大家再不重視保存台灣的傳統文化,就再也看不到如此獨樹一格的葬禮演出了

表演者的工作不單單只是表演,還需要帶入悲傷情緒帶領家屬祭拜,送亡者最後一程。攝影/王健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