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高薪工程師工作 張J從獨旅走向作家之路

記者 龍俊佑/採訪報導

張J,今年35歲,現任天下雜誌專欄作家,走遍世界20逾國,他曾任職於知名半導體外商公司,擔任資深工程師、汽車組件產業營業主管,職業具一定社會聲望與優渥收入。為何他今年選擇辭去工作,立志成為一名專職旅行作家?

看似渺小的一支筆,卻能發揮很大的影響力。攝影/龍俊佑

希臘哲學家希波的奧古斯丁名言「世界是一本書,不旅行的人只讀懂其中一頁。」張J表示,他旅行前,認為世界就是如此,但當真正踏出去後才發現「旅行之前的我天天生活如此規律,出去走走才恍然大悟,這世界很大很不一樣,每個人都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

西元2011年,張J第一份工作在南科知名企業擔任工程師,天天身著無塵衣、面對冷冰冰的機台;有天張J捫心自問「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不久,他將第一年工作攒的積蓄投入人生第一場英國獨旅。

人生第一次獨旅 探索最道地的龐克搖滾

「獨自坐在從曼大(曼徹斯特大學)通往倫敦的列車上,遙望窗外無止盡飛逝的草原和羊群,是自己國家未曾見過的景色,驚呼這世界如此遼闊」,張J說。

英國是龐克搖滾發源地,「可是沒有一本書會告訴你要去哪裡聽最在地的龐克搖滾,但終於有人給張J答案了。」他在倫敦漫遊時,恰巧走進一間服飾店,只見店員披頭散髮、畫眼影、穿鼻環、舌環,極度頹廢風格,「一看就知道他是名Rocker(中文:搖滾樂手),問他就對了」,張J說道。

沒想到店員熱心地親手用紙筆畫了一張「倫敦搖滾地圖指南」遞給了張J,當天晚上他靠著手裡握著的地圖,進行一場城市探索。

張J隻身漫步倫敦街頭探索最道地的龐克搖滾,突然其來的插曲解開了他內心中長久以來的疑惑。 照片來源/Unsplash

「十年前這場獨旅,我獨自徘徊在倫敦夜店區,為了尋找最道地的龐克搖滾,走在醉漢環伺、垃圾滿布的街頭」,張J深深體悟旅行的意義不是被動的接收,而是主動的挖掘與感受。特別是獨旅的腳步緩了下來,不像跟團旅程如此倉促繁忙。

這名年僅25歲,出社會工作剛滿一年的小伙子,在人生第一場英國獨旅,就此埋下旅行的種子,在心中默默發芽。回國後,張J開始思索什麼工作能「一邊工作、一邊旅行?」、「我不能再用每年存到的錢,用年假去一個地方玩;我要走在更多的路上,看世界更多的地方」。

2012年(隔年)張J辭去工作轉職至半導體外商公司,藉著公司長期外派或短差出國,他到了荷蘭羊角村、美國紐約、韓國首爾等世界各地,正式踏上從工程到旅程的道路。

張J認為,最終帶自己到遠方的,不是機票、不是鞋子、而是一顆想出走的心。攝影/龍俊佑
重拾寫作新契機 柬埔寨文化導覽之旅

2014年,柬埔寨之旅成了張J重拾寫作的新契機,寫下《古代高棉村》長文,發表於部落格《背包客棧》後,意外獲得了網民廣大回響。

張J說,「我這時發現寫作是很有意義的,因為一支筆可以影響更多人,可以讓更多人看到世界正在發生不同的故事。」從這一刻起,張J藉著外商公司屢屢外派出差機會,利用出國工作閒暇之餘投入當地獨旅與寫作,一邊工作,同時一邊培養寫作興趣。

相信大家對柬埔寨吳哥窟並不陌生,這次吳哥窟「文化導覽之旅」對張J而言別具意義。在當地導遊陪同下,走讀體驗當地風俗民情。講到這,張J表情稍顯嚴肅、語氣略為沉重地說,導遊分享:「當地政府貪污、有錢財團濫墾濫伐國家資源,高達70%當地樹木遭人為破壞,財團強行收購吳哥窟附近居民住宅,當地居民被迫遷居更偏遠的地方或去城市打工。」

另外,如文化導覽行程「下鄉學做菜」;領隊帶領遊客們下鄉農村導覽與學習製作在地料理。張J最感動的是,看到大叔為了保全古代高棉村這片土地與文化,就算身負破產的風險,也無怨無悔地奉獻推廣在地觀光產業,免於被財閥強取豪奪,將他們的家園蓋成全世界都一樣的大飯店或高級度假村。

張J說,「這場旅行讓我非常感動,我記得要走的時候還抓住導遊的肩膀說,我一定要讓我家鄉更多人都聽到,你們要堅持下去,不能破產了。」

張J與友人在台北公益圖書館文房一同舉辦讀者座談會,分享著旅行故事。攝影/龍俊佑

藉由下鄉學做菜,張J看見吳哥窟昔日的柬埔寨古文明,同在古代高棉村中發現許多綿長深遠的文化,如牛車、宗教、以及有千年歷史,相傳泰拳前身是由柬泉演化而來的柬式拳擊。

地方經濟發展落後、物質缺乏、自然環境也面臨嚴重破壞。張J說,但這裡人們活的非常樂天,也很知足,笑起來眼瞇成一條線,特別的開心。如書中提及,「原來所謂高棉(柬埔寨前王朝)的微笑,不只刻印在著名的巴戎寺浮雕上,也一直活在高棉村人質樸的面孔裡。」

2015年,張J以公司專案負責人赴紐約出差一年,此時,寫作也正在萌芽,他進一步成為《共筆郵報》、《鐵鞋旅遊》等部落格駐站作家,開始有了寫稿、講座各式邀約。

兼顧工作與興趣,生活日漸繁忙,張J說,「當夢想與現實都在成長,生活越來越繁忙,總有一天它們會碰頭,這時,你就知道該做決定了」。

四年前開始,不段縈繞在腦海的疑惑,今年一月終於有了答案。張J鐵了心跨出這一步、毅然決然離開外商公司成為專職旅行作家。「最終影響抉擇的關鍵;一個是有遺憾,一個是沒有遺憾」,張J說道。

然而,放棄一份具社會聲望與薪水優渥的工作並非容易;張J娓娓道來,原來夢想與現實的抉擇,在一位美國熱愛搖滾的工程師身上得到莫大啟發。

夢想與現實如何抉擇? 美國搖滾工程師伊凡

2016年,張J在美國紐約分公司認識一位工程師,也同為搖滾樂愛好者的伊凡;有天下班,伊凡邀請張J到康州自家作客。他發現伊凡家的地下室儼然是一個獨立練團室,有樂器、音效器、音箱,這一幕已讓張J相當吃驚,沒想到伊凡拿起鼓棒敲打的瞬間,專業打鼓技巧更是出乎張J的預料。

張J忍不住問,「你技巧這麼好,難道都沒想過追尋音樂的夢想?都沒想過要成為一名音樂人嗎?」沒想到伊凡毫不思索的跟張J說,「我早就追尋過了」。

張J說,當時30歲的伊凡,早在大學畢業後直接投身音樂,跟著樂團到處跑;體會到美國樂壇高手太多,出頭不易。張J表示,伊凡喜歡工程師這份工作,因為收入相對穩定。對此,張J仍好奇地追問伊凡,「難道你喜歡現在的工作更勝於打鼓嗎?」

是否辭去工作成為專職旅行作家,張J從美國友人伊凡追夢故事中獲得啟發。照片提供/張J

「我喜歡打鼓,這是無法比較的,如果沒有當年跑團、練團的日子,一定無法體會現在穩定的生活與無經濟負擔純粹玩音樂的感覺」,依凡這番回答,至今張J仍記憶猶新。伊凡年輕追尋過初衷,再回頭追求現實穩定;想到這點,張J一再反思,如果自己繼續當工程師而放棄旅行寫作的夢想,是不是會有遺憾?

辭職前,張J持續寫了四年的旅行文章,他誠懇地說,「我覺得夢想長大了,現在是成熟的時機;如果再繼續猶豫,如未來有家庭,要考量的因素會越來越多,反而越難實現夢想」。

同時他指出,伊凡就算追夢之敗還是可以回去當工程師;反觀,如果現在自己沒踏出這一步,繼續當工程師,將來實現夢想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張J:工作中培養興趣 興趣養大後再斷然走向夢想

如何培養興趣是許多人心中的疑惑,張J強調一邊工作一邊培養興趣是個好方法,同時打趣地說,「因為可以互相調節,當寫作沒這麼順,你可以多工作一點,有餘力再寫作,直到夢想被養大再斷然走向夢想。」

張J提醒,「如果夢想尚未成熟,毅然投入追夢,可能因面臨許多未知、遇到挫折時無法調節就陷在裡面」。他補充,「不是要辭職才能追求興趣,而是在工作的同時培養興趣,當興趣隨著時間成長茁壯,如有朝一日發展的不錯,才會面臨是否辭職,全心全意投身追求興趣的抉擇。」

 

走在旅程的路上絕非一帆風順,張J曾經歷失戀、被客戶謾罵的雙重打擊,每每遭遇挫折心情不好時,便以自己最熱愛的寫作調適心情。

張J勉勵青年學子,如果覺得人生很難、感到疑惑徬徨,不妨去旅行,往往在旅途中能得到解答。攝影/龍俊佑

好奇的是成為專職作家後,如何調適寫作壓力呢?張J笑著回答,「到目前為止,就算在寫作中遇到挫折,我還是覺得很有趣、很有挑戰感,我會嘗試不同方法。」

然而,張J在六年外商職涯中熱切參與「出差、旅行、寫文案、參與專案、康樂活動」,他說,因為這五點讓我有機會脫離工程師單調的生活。張J也坦言,從未曾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成為一名作家。對張J而言,這是適性發展結果,並非在原先計畫中。

張J坦白地說,如果當時大學畢業直接去追夢,家人一定很難接受,但如充份利用工作之餘培養興趣,家人不會責備你不務正業;反而看到下班還認真寫作、追求興趣的自己,家人還會投以欣賞的眼光。

未來有何計畫呢?張J表示給自己兩年的時間追夢,有寫新書的打算;他意識到絕無法單靠寫作就能生存,因此積極經營自媒體的同時,也規劃未來各種發展的可能性,如:讀者座談、工作坊與各式異業合作等。

自由工作者與上班族最大差異?張J表示成為自由工作者後會有危機感,收入不像從前有穩定的月薪,而是要積極主動尋找機會;他打趣的說,「現在的我,每天都是被夢想叫醒。」

十年前,張J投入人生第一場英國獨旅。四年前,柬浦寨之旅他重拾寫作興趣。多年世界闖蕩的外商職涯中,張J一筆一畫間紀錄著眼前所見所聞,將旅途的風景寫成一篇篇故事與一個個富含寓意的小啟事。這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見證了一個平凡人,就算沒有大破大立的勇氣,依然能踏上旅程,追求內心所愛。

張J祝走在人生道路的旅人們,一路精彩。照片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