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足繪下的傳承 口足畫家30年師生情

記者 鄭梓儀、金可揚/採訪報導

新竹著名的口足畫家楊淑怡出生時被查出膽黃素過高,需要換血治療。結果因庸醫誤診,錯過最佳治療時間,導致重度腦性麻痺,四肢幾近癱瘓,雙手無法自主控制,雙腳也無法站立。

楊淑怡正全神貫注在作畫。攝影/金可揚

擔心女兒無法自理的楊媽媽,在淑怡十一歲那年偶然在電視上看見同為腦麻患者的口足畫家陳美惠,被深深吸引的楊家人輾轉通過媒體介紹,認識了在台北的陳美惠。

初次見面,淑怡就被美惠老師驚為天人的畫藝深深打動,從此立志學畫,而美惠老師見淑怡右腳十分有力,甚至可以夾起硬幣,再加上楊家誠意十足,便決定收她為徒,不收一分學費。

經由美惠老師啟蒙教學後,淑怡畫作的神韻精進。攝影/鄭梓儀

從此,楊家每週驅車從新竹趕往五十公里外的台北,拜師學藝,這一學,就是六年。

六年裡,淑怡一節課也沒落下,由於美惠老師聲帶受損無法言語,所有諄諄教誨,都要用腳一字一句寫給淑怡看。楊媽媽回憶起三十年前的課堂,仍是滿滿的感謝。

對於一般人來說,動動腳趾不費吹灰之力,但是對於腦麻患者而言,提腳畫畫需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每次兩小時的課程結束,美惠老師總是滿頭大汗,筋疲力盡,卻從未有一刻放棄過淑怡。

美惠的二姐陳美女提到,只要淑怡來美惠家,美惠老師總是特別開心,還會準備淑怡最愛吃的巧克力,只要淑怡有一點進步,就會獎勵給她。兩人的師生情在這一分一秒中慢慢積攢,拼湊出了最美好的回憶。

美惠聽聞淑怡的成就後,用筆談發出比中一百萬還要高興的感歎。攝影/鄭梓儀

如今三十年過去,美惠老師已高齡62歲,身體漸漸虛弱,再無力遠行。通過視訊,多年未見的師生終於能隔屏互訴近況。

「看淑怡成功了,我很高興了,比我中一百萬還要開心」,美惠用腳慢慢寫下,儘管無法說話,她仍興奮地揮動身體,來表達她的喜悅。而淑怡則咧著嘴,笑的很開心。一句老師好,似乎將兩人都帶回了三十年前那個初識的冬日。

當問及是否願意像美惠一樣做一名老師時,淑怡怔了片刻,然後慢慢說道「可以,希望把美惠老師的愛傳承下去」。緩慢而堅定的回答,道出了淑怡的決心,自此,這段師生情從未結束,而是傳承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