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租屋津貼 看得到吃不到

路邊隨處可見租屋資訊。攝影/林宜臻
記者 林宜臻、董家妤/採訪報導

2019年「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補貼」正式開放申請,與舊版住宅補貼相比條件看似放寬,但對於部分民眾來說,資格反而受限;除此之外,租屋津貼看似解決了人民的租房問題,事實上,政府很可能忽略了真正需要幫助的民眾,租房問題治標不治本,引起各界討論。

年輕人在租屋牆上尋找租屋資訊。攝影/林宜臻

根據「世界人口綜述」(World Population Review)網站顯示,2019年各國生育率排名,台灣位居200個國家中最後一名,平均每一位婦女生下1.218個小孩,顯示出台灣少子化的問題相當嚴重。

內政部營建署國民住宅組科長游瑞芬表示,為了進一步改善現今台灣社會少子化的問題及補足以往「整合住宅補貼資源實施方案」不足之處,政府於今年推出協助「單身青年及鼓勵婚育租金補貼試辦方案」,主要是針對單身青年及新婚育兒家庭,以達到減輕他們負擔,並鼓勵年輕人結婚及生育。

補助方案於201992日開始受理申請,主要補助對象有三大族群,分別為2040歲的單身青年、新婚兩年內的家庭及育有未成年子女(含胎兒)的家庭;在補助金額方面,依縣市不同,單身青年補助金額最高為4000元,而新婚育兒家庭補助金額最高為5000元。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單身青年及新育家庭補貼方案」與以往「整合住宅補貼實施方案」。資料來源/內政部營建署、製圖/吳靖慈

以目前台灣現行租屋市場來看,雖然政府推出租屋津貼給予需要的民眾補助,但背後還有許多根本性的問題需解決,立法委員李彥秀談到,現在整個租屋市場是對於房東傾斜的,房東通常會做出很多要求,為了享有自用住宅的稅率,迴避繳納房屋出租的所得稅,通常會跟房客說不能去申請補貼,又或者不提供房屋權狀。

李彥秀補充,此政策非長期政策,造成很多不確定性,房客與房東簽約一次可能就是一年至三年,若之後無此補助方案的話,租金該如何調整才能使雙方都滿意,恐會造成許多後續問題。

此外,新版租金補貼方案有別於以往整合住宅補貼資源實施方案,雖不必入籍租屋處,但若房客要申請新版租金補貼時,仍須提供租屋處地址、租約、房東身分證字號等資料,房東仍然會被追稅,又或者民眾申請租屋津貼時,也會擔心房東被查稅後,將稅金轉嫁至租金上。

針對此問題房東林小姐認為,房東為了要維持一定收益,將從別的方面來維持固定的投資報酬率,例如:房租方面的調漲,而是否接受房租價格的調漲,主要還是以房客自行考量為主,並不會阻止房客申請租屋津貼,必要的話甚至能讓房客入籍。

然而,政府為了鼓勵房東出租住宅給租金補貼戶,游瑞芬談到,若房東取得縣市政府發給公益出租人核准函,則表示符合公益出租人資格,公益出租人享有房屋稅、地價稅及綜合所得稅的租稅優惠,因為出租的話是不能用自用優惠稅率的,但若房東為公益出租人 ,就能使用自用的稅率。

對於房東的所得稅,每間房屋能享有每個月租金一萬元的免稅優惠,只是此補貼優惠為2017年才開始實施的,目前還有許多房東對公益出租人能獲得優惠還不太了解,游瑞芬表示,政府也盡量利用宣導的方式來告訴房東其實不用擔心稅會增加很多,能安心將房屋出租給需要補助的人。

路邊隨處可見的租屋資訊。攝影/林宜臻
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難符合資格

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補貼的申請資格,在單身青年方面,須為2040歲的單身青年,雖然戶籍及租屋處可在不同縣市,且不強制設籍,但戶籍內不得有直系親屬,也意味著,若想申請租金補貼,必須將自己的戶籍遷離原本住家處,又或者是家中有其他房產能單獨設籍,對部分在外租屋的大學生來說,反而成了一種限制。

大學生租屋者陳姿穎表示,自己的戶籍及租屋處分別位於不同縣市,對於戶籍內不得有直系親屬之規定,她認為在外租房的大學生,大多數都是因原本住家離就讀學校的距離太遠而在外租屋,為短期租屋居多,戶籍通常不會遷離住家處,當然,戶籍內也一定會有直系親屬,除非是特意將戶籍遷至直系親屬以外之地,才有可能符合申請資格。

然而,針對婚育家庭,須為新婚兩年或育有未成年子女幼兒之家庭才符合申請資格,且申請條件其中一項為戶籍及租屋處需在同個縣市,在台灣,許多工作機會都聚集在北部地區,對於離鄉背井到外縣市工作的婚育家庭租房者來說,少會特別為了申請補貼而遷戶籍,且房東也未必會接受房客將戶籍遷至租屋處。

除此之外,李彥秀談到在社會上有許多經濟弱勢族群,在考量自己的經濟能力後,可能會選擇租違建的房子,因為違建房屋的價格相對於一般房屋較低廉,若是租違建的房子,要申請租金補貼恐怕有些困難,會因為違建的房子沒有所有權狀而無法申請。

「試辦」一年租屋津貼 視成效決定延續與否

政府於今年9月推出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補貼,該政策僅試辦一年,雖然政府主要是將以往整合住宅補貼資源實施方案的資格放寬,使更多年輕人能申請補貼,且透過試辦來檢視成效,但推出此政策距離明年一月總統及立委選舉不到半年時間,不免讓外界質疑是否為政策買票。

針對外界質疑,立法委員張宏陸回應:「一個好的政府就是解決人民問題,不能認為解決人民問題就算與選舉有關。」他表示,此政策主要目的是讓年輕人有好的條件能成家立業,並不能與政治相提並論,若試辦成效好的話,除了續辦以外,未來也不排除將申請資格放寬,使更多有需要的民眾能申請補貼。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專任教授林左裕。攝影/董家妤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專任教授林左裕也談到,政策是否能延續下去,試辦是一個很好的初步方法,能視試辦的成效來決定要不要延續下去,透過補助年輕族群或是尚未買房的族群,來提高他們的居住能力,而不一定是提高他們的買房能力,也能解決現今台灣社會的少子化問題。

林左裕補充,「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補貼」能使獲得補助的年輕族群也較不會有後顧之憂,在所得收入方面,假如有一部分能夠經由政府補助,而非勉強買房來支應房貸,就能較專心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無論是誰當政府,在預算足夠的情況下,都應該將此政策延續下去,並呼籲各界都應加以支持,以正向態度來看待政府的美意。

與以往相比,政府推出此政策看似幫人民解決了租屋上會遇到問題,實際上,在申請條件方面,對短期租屋的大學生及離鄉背井到外縣市工作的民眾,或是其他真正需要受到補助的民眾來說,此補貼方案很可能淪為看的到卻吃不到的政策,而這也為政府未來在規畫津貼補助時,能進一步改善的問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