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不可能 中華女子冰球代表隊2019世錦賽奪金

記者 郭曉霓、胡治鋼、陳宇鴻、張煒堃/採訪報導

2019年4月7日,中華女子冰球代表隊在台灣冰球史上創造了嶄新的一頁,在世界女子冰球錦標賽二級B組的冠軍賽中以5:2的比數擊敗冰島隊,拿下了台灣史上第一面女子冰球的金牌,而該場關鍵賽事的MVP,是由來自東吳大學,身高僅150公分的選手謝知辰獲得。

從直排輪到冰刀 家人熱情支持成最大動力
球員謝知辰展現冰上英姿。攝影/陳宇鴻

謝知辰七歲就接觸直排輪,之後開始練陸上曲棍球,一直到2014年,女子冰球代表隊成立之後,她才正式接觸冰球這項運動,當時還懵懵懂懂的她,對冰刀不太熟悉,還曾經因為練習煞車送急診,但都沒有阻擋她練習冰球的決心,隨後第一次對抗賽的勝利,也帶給了她很大的信心。

「當時很多女生都是代表隊成立之後才接觸冰上的曲棍球,我們只練習了兩次就拿到這次的勝利,覺得很不可思議,也覺得自己很有勇氣,能夠接觸不熟悉的領域。」

她坦言,自己最大的後盾是父母,因為台灣對於冰球的環境並不是太友善,「我的家人一直都很支持我打冰球,他們也認為這也是個為國爭光的機會。」而謝知辰的父親也說道,「這就是個運動,有機會有能力就會繼續支持她。」有了家人為後盾,也讓謝知辰能夠更加專注在冰球上,為比賽而努力。

逆轉戰局激勵  努力成就自我

為國征戰數次,謝知辰印象最深刻的是2017世界盃資格賽對抗比利時的比賽。面對體格壯碩的比利時選手,她們一直都沒有放棄,用增加對方犯規的戰術,採取多打少的策略,以人數優勢力拼,最終才辛苦奪得勝利。「那場比賽我們從落後到領先,打得非常辛苦,但最終也贏得了勝利,之後我們才真正的踏入世界盃的賽事。」

傳奇逆轉的結果,大大的增加了她的自信心,除了鼓舞了謝知辰自身,她更被隊友戲稱是隱藏版的MVP,這也讓謝知辰更努力的訓練冰球,成為了現在中華隊不可或缺的得分手。

談到今年的世界盃,謝知辰坦言,其實在金牌戰前大家都非常緊張,因為前面幾場比賽的過程其實並沒有那麼好,而自己也用聽音樂的方式來舒緩緊張感。但到了賽場上,就是全力以赴,「當時我們的主力其實也有受傷,但我就盡量不去想這些,多問自己能夠為球隊做些什麼。」在先取得領先之後,中華隊也士氣大振,並取得最後的勝利。

台灣冰球蓬勃發展 團結一心才能成功

在台灣冰球是很少見的運動,謝知辰說,冰球員需要有很大的企圖心跟堅持,並要有團隊合作的精神,「教練也常提醒大家,數據並不是最重要的,團隊的防守與合作才是最重要的,那並不是在數據上能看到的」對於自己的未來規畫,她也說道,預計會打到2021的冬季世大運,繼續為台灣冰球努力。

謝知辰希望,藉由奪金的消息,能讓愈來愈多人知道冰球這項運動,雖然冰球在台灣因環境因素發展不易,但只要實力提升打出成績,加上資源的挹注,一定能促進台灣冰球的發展,讓台灣更能夠被世界看見。

冰球球員專注練習。攝影/陳宇鴻
冰球發跡十多年 盼規模日發茁壯

冰球這項運動一直以來給大眾們的印象,就是有著高強度的對抗和高限制的地域性,並且普遍認為這是西方國家的運動,鮮少會在亞洲盛行;但其實有不少亞洲國家的冰球運動已如火如荼地興盛著。

事實上,冰上曲棍球在台目前已發展十多年,但一直以來相較其他運動較為小眾,雖然有著發展上的困難,但也許能向其他國家看齊,把這些國家的做法當作借鏡。

對比其他亞洲國家如日、韓和中國等,冰上曲棍球皆有許多企業的幫助,例如在中國,曾舉辦青少年冰球的相關賽事,推動冰球教育和國際交流,以及賽事的傳播。相較之下台灣的冰球資源及受到幫助較少,推廣成效也較為薄弱。

中華女子冰球教練尹安中。攝影/陳宇鴻

世新大學體育室助理教授張育銓認為,冰球推廣方面可以有一些替代的方案,例如轉而推廣與冰球類似的直排輪曲棍球,因直排輪場地較溜冰場普及,成本較低,對於一般民眾而言較容易接觸,參與度也較高,能夠得到共鳴,民眾就可能進而關注冰球。

國家女子冰球代表隊總教練尹安中提及,台灣民眾普遍對運動的熱情不高,關注冰球的群眾更是少數,要博得社會大眾的注意,得先拿到漂亮的成績方能有媒體報導,日積月累之下就會獲得民眾的注意。

「很難去一步登天,一夜爆紅也可能被一夜忘記。」尹安中認為推廣的過程是逐漸累積的,同時也是國家冰球代表隊正在走的路,一步一腳印,期盼社會大眾有朝一日會看見這群奮鬥的戰士。

尹安中教練談台灣冰球推廣
台灣冰球發展困境 難題百百種

提到冰上曲棍球在台灣發展的困境,背後的原因滿山遍野,除了先天地域上的限制,同時也和台灣整體的運動風氣息息相關。

談及地域上的問題,台灣位置關係使冰球發展受到許多限制。全台冰球場僅三座,分別是高雄、土城以及台北小巨蛋。稀少的場地讓冰球隊沒有太多機會可以練球,只能把握深夜的公益時段。目前代表隊的練球場地選在台北小巨蛋,但隊上的成員並非全來自台北,部分中、南部的選手甚至需要自掏腰包通勤至台北。

此外,冰球是一項高對抗性的運動項目,比賽的過程中勢必會發生很多擦撞,西方選手人高馬大,亞洲選手相較而言處於劣勢。但依然有能夠反敗的方法,不過這得依靠球員們的個人技巧。尹安中認為台灣的運動員是較為被動的。一口令一動作是許多台灣人的弊病,要提高個人技巧得仰賴球員多加自主練習。

尹安中雖然認為球員的自主練習很重要,但他同時也理解要身兼課業和球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大部分的代表隊選手都還是學生,除了在學之外還得補習和處理其他雜事,因此他在出缺席方面只要求冰球隊的球員應有國家代表隊的自覺,希望球員能了解這重要的概念。

一項運動要興盛需要媒體幫助,媒體報導自然會讓民眾認識這項運動。有了媒體報導的篇幅及民眾的關注,經費自然伴隨而來。台灣低迷的運動風氣與台灣整體的社會結構有關,長時間的工作與辛勞讓民眾運動的意願降低,運動風氣要如何全面化是台灣的一大課題。

練球時間雖晚,球員卻仍樂在其中。攝影/陳宇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