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韓劇興起,傳統老宅成為熱門觀光景點。照片來源/達志影像

全球化潮流下的韓國流行產業:戲劇篇

記者 劉育如、吳彥萱、李佳諳、洪楷婷/採訪報導

韓流風靡至今近二十年,文化產業無疑是韓國除IT技術外的第二隻金雞母,究竟是什麼樣的魅力使韓劇人氣歷久不衰?

回首韓劇廿年發展歷程,自2000年《火花》、《藍色生死戀》和2002年《冬季戀歌》的初試啼聲,到2003年的《大長今》、2006年的《朱蒙》成功透過戲劇傳播韓國傳統文化而大受歡迎,《大長今》更是將韓流推向巔峰,全球超過90個國家播出此劇,韓國國內廣告和海外出口獲得380億韓元(11億台幣)的收益。

2016年,韓劇《太陽的後裔》掀起的熱潮席捲亞洲,不僅在韓國締造超過30%的收視率,輸出至中、港、台等地成績更是斐然,中國最大網路串流影音平台愛奇藝與韓國同步播映,創下26億點閱率的新紀錄;台灣電視台引進並播出後,該劇成為近年來在台首播收視率最高的韓劇,收視總人口有760.7萬。這部斥資130億韓元(3.68億台幣)打造的年度大作背後商機無限,包括版權外銷、吸引遊客、刺激韓貨銷售及創造就業機會,估計帶來經濟效益超過1兆韓元(283億台幣),甚至上看3兆韓元(849億台幣)。

《太陽的後裔》的成功,影響台灣決定拍攝《最好的選擇》,仿效該劇的劇情場景,期望重現經典畫面,並藉此提振國軍形象,開播後卻被譏像「莒光園地」,雖然皆以國軍為題材,但由於兩劇的製作成本相去甚遠,台劇取景範圍侷限本地,間接也影響了內容呈現。韓劇中的女主角為跨國醫療團隊醫生,韓方不惜重金遠赴希臘打造異國場景,翻拍後卻改成音樂老師的設定,許多經典畫面也因為資金不足而簡陋不少。另外,《太》劇請來知名編劇金銀淑創作劇本,內容考究,雖然以愛情戲為主,其中卻也包含軍人和戰地醫生遭遇的困境以及夥伴之間出生入死的情感等支線,使其更加引人入勝。反觀台灣翻拍只是依樣畫葫蘆,劇情了無新意,試圖模仿卻拍不出原劇的恢弘氣勢,連國人都不捧場,從播出以來便噓聲不斷,收視率更是天壤之別,台韓差異,高下立見。

韓國《太陽的後裔》與台灣仿拍的國軍形象片《最好的選擇》比較圖。製圖/吳彥萱
政策編劇觀眾 三核心缺一不可

韓劇會如此勢不可擋,政策、編劇、觀眾皆是關鍵。1999年前後,韓國政府通過《新傳播法》等法律,要求地面電視事業者須保有80%以上國內製作的節目,對國產電視劇的播放時間設下限,對進口電影的播放設上限。此政策讓韓國影視作品有了保障,使其在國內市場穩住腳跟,而後進一步行銷海外市場。

另一特色在於韓國熱門電視劇都有官方網站,採邊拍邊寫邊播的方式,官網會在拍攝初期上傳部分劇本,和網友互動討論劇情;有些則在拍攝末期會放上多種不同版本的結局,供觀眾投票選擇後再進行拍攝。這樣的模式讓觀眾更有參與感,但相對也有缺失,即時性的修改劇本及拍攝,使演員和劇組人員常喘不過氣。2010年,韓國放送通信委員會放寬商品在節目中出現的次數,藉由「置入性行銷」來宣傳產品。韓劇翻譯成幾十種語言輸出海外,國內商品成功打入亞洲市場。在政策放寬前,韓國三大電視台(KBSMBCSBS)的廣告收益一年有近17億美元,政策改變後,廣告收益已達23億美元,數字直接彰顯政策效果。

韓國政府從2000年開始每年皆編列上兆韓元預算為振興文化等軟實力。製圖/吳彥萱
觀光財商機龐大 置入行銷無極限

韓國人為了海外行銷,劇組在拍攝前會科學化市場調查,融入日常生活的劇情讓觀眾熟悉韓國文化與景點,到了當地旅遊自然就更有認同感。譬如,位於首爾的北村韓屋村原是保存古蹟的地方,交通不便,但因韓劇《個人取向》在此拍攝,成功復甦興觀光人潮。《來自星星的你》也使南山重新成為遊客聚焦的地方。韓劇明顯的置入性行銷以衣著、手機、美妝生活用品為大宗,更帶動了觀光經濟效益,而強調文化立國的韓國政府看準觀光財,結合影視廣告達成宣傳目的。韓國官方設置的觀光公社平台更直接把韓劇拍攝景點的連結放在網站內,可見戲劇和觀光兩者的關係密不可分。

韓劇《張玉貞,為愛而生》拍攝現場。照片來源/官方網站tistory.com

世新大學觀光系副教授陳家瑜表示,韓劇興起後的十幾二十年來,旅行團95%以上的行程都以韓劇景點為主,像是拍攝《冬季戀歌》的景點南怡島,時至今日去韓國旅遊的觀光客仍會想造訪,儘管此劇已播映多年,韓國因為韓劇成功而有效地刺激觀光。具影響力的韓劇不斷產出,旅行團就有新的景點能參觀,如此良性循環。相較台灣目前還是集中在傳統的故宮、101、夜市為主,缺乏新的景點。讓更多片商在台拍攝宣傳或是國產戲劇作品能夠打入國際,就能增加海外旅客前來旅遊的意願與動力。

位於南怡島的小法國村隨著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大受歡迎而吸引不少觀光客朝聖。左圖為劇照。照片來源/《跟著kkday去旅行
不只商品 更行銷文化

除了置入性行銷帶來的商品銷售及觀光收益,韓劇所創造的文化影響也不容小覷。根據294份由大學生自發性填寫的問卷調查顯示,超過七成的學生認為韓劇會提升自己對韓國文化的興趣;有六成認為韓劇對飲食選擇及穿搭風格造成影響,會特別想嘗試劇中出現的韓式料理或模仿角色造型,甚至購買劇中人物著用的單品;有趣的是,約三成學生表示擇偶條件也會因此產生變化,其中,多數女性對韓劇男主角浪漫體貼卻不失霸氣的形象相當憧憬,男性則普遍欣賞女主角的清新氣質。

韓國的野心不僅止於創造商機,更企圖透過韓劇傳播文化及價值觀。韓劇擅長創造鮮明對比,如新舊觀念衝突、大環境的現實和小人物的掙扎等,並將看似沉重的議題以輕鬆、樂觀的方式演繹,達到寓教於樂的效果。另外,劇情上避免過於戲劇化的場面,在日常生活多所著墨,帶領觀眾隨著主角經歷各種事件最終獲得成長,容易引起共鳴。

政府全力投入 拓展韓流版圖

回想二、三十年前,台灣電視劇可以說是亞洲各國當中的翹楚,如今卻一蹶不振,反觀韓國以穩健紮實的腳步,後來居上成為電視劇龍頭。韓國對外經濟以影視為核心擴散出去,率先嚐到「流行文化」帶來的甜頭,政府、企業、民間從而加足火力,合力扶植以「明星」為主線的流行產業。韓國人對於戲劇攝製非常講究,光是演員訓練都需要花三至五年的時間,在動作與表情的細節上講求完美,表現出來的演技自然又有深度。此外,韓國設有培養編劇人才的學校-隸屬韓國放送作家協會的編劇教育學院,約有80%的編劇都是此科班出身,根據戲劇類型分門別類專業栽培。台灣在人才教育上較沒有韓國來得精細、深入,在這樣細緻的分工下,韓國的戲劇品質不言可喻。

今天的韓國已非昔日吳下阿蒙,韓國電視劇獲致成功是在不斷嘗試中勇於突破的結果。曾經,高麗只是世界地圖上不起眼的一角,現在卻連在非洲大陸都看得見韓星的海報,這股叱吒亞洲的韓風,正以銳不可擋的氣勢吹遍全球,而其作為更值得台灣借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