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音樂節開幕遊行。 攝影/蔣季庭

暫離緊湊生活步調 放下手機放眼世界

記者 蔣季庭、李冠穎/採訪報導

在資訊流通快速的時代,人們大多使用通訊軟體,愈來愈不常與他人實際交流或踏出家門。面對面互動變少,也不再願意花時間去熟悉身邊的人,這樣的情況使得人與人之間愈來愈冷漠。因此生活中漸漸出現一些強調親身體驗、促進交流為主要目的的活動。

2017世界音樂節 不只聆聽更要舞動
策展人和台灣音樂家舉行開幕儀式,象徵活動開始。攝影/李冠潁

音樂是一種藝術,也可以當作語言,因為它能夠突破文化藩籬,讓聽者可以不需區分國界而受到感動,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更能成為當今流行音樂的啟發。「2017世界音樂節@台灣」由風潮音樂主辦,以「不只耳朵,更節奏你的身體」為主題,希望民眾除了用耳朵聽音樂以外,也能暫時放下網路世界動起身體。

2017世界音樂節匯集許多不同國家的音樂與藝術,從愛爾蘭邀來Téada樂團舞者將帶著大家學跳踢躂舞;南非知名的Dizu Plaatjies將帶來非洲大地的動感樂舞;英國由Daniel Waples和James Winstanley組成的雙人團隊將演奏新型態樂器--手碟空靈療癒的樂聲等。

台灣則有知名原住民歌手桑布伊用嘹亮嗓音帶來卑南族語歌與文化底蘊;知名台語創作人陳明章與他所成立的福爾摩沙淡水走唱團帶來現代化又不失傳統的民謠音樂風格;林生祥所領軍的生祥樂隊以台灣傳統音樂元素為基底,協調西方當代音樂,帶來關注農工與環境議題的樂章。

2017世界音樂節策展人于蘇英表示:「去年(世界音樂節在台灣)發現台灣的民眾還是有點含蓄跟害羞,所以在今年的策展主題上面特地就是要讓大家非常的忙碌。我們希望讓台灣有一個屬於自己風格的世界音樂節,讓這個音樂節不只是一個音樂活動的場所而已,希望能讓世界音樂節是一個很好的活動平台,讓平日工作繁忙的民眾有個釋放壓力的平台。」

新奇樂器琳瑯滿目 民眾可親身體驗
手碟音樂家的開幕演出。 攝影/蔣季庭

2017世界音樂節除了設置100個攤位供民眾選擇,也規劃活動邀請現場觀眾以各種節奏樂器,即興發展自己的身體律動。

現場的攤位有七至八種平常不太能見到的樂器,手碟就是其中之一。極聲手碟靜心工作室工作人員韓霈誼表示,手碟在歐洲比較盛行,在台灣很多人可能都知道這個樂器,可是一直沒有機會在台灣看到本尊,「所以我們就來參加這個活動,希望說把這麼棒的樂器推廣在台灣,讓更多人可以認識、接觸到手碟。」

面對第一次接觸手碟的民眾,韓霈誼說:「即使你沒有學過任何樂理背景,其實都是可以很輕鬆地去玩它。因為它本身的音波是可以讓我們人體很放鬆的,所以你只要越放鬆他的聲音會越空靈。」

接觸到少見的樂器,多數人都感到新奇。民眾謝竣承體驗後說:「會來這邊看是因為很新奇,沒有看過這種樂器(手碟),它還可以讓我體驗。是蠻有困難度的,但也蠻有趣的,聲音聽起來很清脆乾淨。」

讓大家白天能夠在樂舞工作坊學跳舞,晚上與樂團一起唱唱跳跳。民眾能完全的親身參與活動,是今年世界音樂節的最大特色。既能讓參與者達到體驗的高峰,融合音樂與玩樂的態度,更為音樂節現場帶來熱情與熱力。

傳統不受重視 音樂節推廣台灣真文化
以客家語創作為主的林生祥樂隊在世界音樂節演出。 攝影/李冠潁

除了讓民眾親身體驗音樂美好與促進交流,讓台灣本土音樂被世界看見也是此次音樂節的目的之一。2017世界音樂節召集人楊錦聰說:「從創業的第一天我就一直有個很大的夢想,就是希望能夠把台灣帶向全世界,也希望能夠把世界最美好的音樂帶到台灣。」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表示,希望透過世界音樂節的平台,讓有文化特色的音樂有機會被世界看見。不管是來自原住民、客家,從台灣出發,能夠傳達我們對這塊土地的情感。

徐宜君還說:「我們的策展團隊非常辛苦,他們把我們這樣子的經驗帶到馬來西亞、愛沙尼亞、印尼等等不同的國家去分享,希望大家在這個平台上能夠彼此交流。台灣的傳統文化逐漸被忽視,透過世界音樂節也讓台灣的音樂及文化有機會帶到國際上去讓大家認識跟看見,讓世界各地更了解台灣獨有的民俗文化、民俗音樂。」

走出台灣音樂節框架 發展多元的音樂活動
世界音樂節主要召集人于蘇英。攝影/蔣季庭

台灣大多數的音樂節比較偏向流行及搖滾音樂,像是台北簡單生活節、高雄大港開唱音樂節,近年來音樂節的主題性漸漸消失,大部分以流行歌手、搖滾樂團為主,但是世界音樂節走出台灣多數音樂節的框架,以傳統跟民族為基調,融合許多當代的方式來創新,這種精神就會讓它跟其他的音樂節不太一樣。這次世界音樂節邀請到台灣民俗音樂的代表--台灣民謠大師陳明章、客家語創作樂團--林生祥樂隊、原住民金曲獎歌手--桑布伊,象徵台灣的多元文化,這樣的主題走出了目前台灣音樂活動的框架,讓世界各地的音樂人看見台灣的在地文化。

近年來,台灣的音樂風氣開始盛行,不只台北,台中、嘉義、台南、高雄各個城市皆有屬於自己的音樂節,但是邀請的陣容大同小異,大部分以「搖滾」樂團為主,但是世界音樂節不只聚焦在音樂上,而是邀請世界各地的民族來參與。

在風潮音樂工作二十多年,策展人于蘇英早已奠定傳統、民族音樂的基礎。對她來講難度不高。今年音樂節以傳統民族為主題,與歷年音樂節不太相同。她提出此次舉辦活動困難之處:因為台灣民眾對於世界音樂的認識還不是很深,所以它也許就會變成一個包袱,大家就會覺得說我是不是要先了解世界音樂,才能參加這個活動?

對此阻礙她的解決辦法是換種方式宣傳,籌辦活動時,思考如何透過音樂這個媒介讓大家願意來。世界音樂節今年的目標是:民眾不太需要懂,只要這邊上演什麼節目,你就已經接收到了各地文化,所以音樂是一個媒介,世界音樂節把你引到這個地方。在台灣的藝文活動大多不受到民眾的重視,活動類型也都相似,世界音樂節努力在這方面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