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告國家公園 我的世界變得更廣 – 1819期

放下驕傲的靈魂 有一種神秘的感覺驅使哲學家從抽象思維轉向直觀,那就是厭煩,就是對內容的渴望。Marx, Karl 《1844經濟學哲學手稿》 猶記半年前老師在課堂上滔滔不絕講授精采的課程內容,台下的我不時寫寫筆記,常常聽一聽自己也會點點頭,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已經完全了悟的學生。現在再看著當時老師給予的那鼓勵性質的漂亮成績,想起這幅畫面頓時啞然失笑,卻對自己未來的人生更感覺到踏實。文化實習課,我選擇了馬告國家公園作為實習點。與其說是實習,我不過是去部落玩了好幾趟罷了。在那裡,我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成為一個需要幫助的人。感謝聖文完全不告訴我,我要去那裡做些什麼,我才能經歷這場學習「淨空」的旅程。除了跟原住民朋友吃喝,住行,玩樂在一起,我更要感謝他們願意讓我進入他們的思考想法,願意讓我參與他們的行動。畫部落地圖是個難得的經驗,讓我理解我不會與我不能的是什麼。到課堂上學習,找相關文獻閱讀,我就以為我知道了,我也能說了,我甚至能寫了,好像這樣就已經是全部學習到了。但真要畫的時候,我畫不出來,這時我才發現,我的世界裡部落地圖沒有存在過,因為部落地圖在部落的人身上,是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才能夠的。這就是我的不能,這就是我們之間的不同。在共同繪製部落地圖的同時,我的世界更為廣闊了,我開始放下驕傲的靈魂,讓世界進來也讓自己出去,踏實做中學。引了馬克思的話作為開頭,從抽象思維層次走出來,我們將進入一個永不停止的學習領域。即使不是哲學家,厭煩的感覺也已經困擾我們很久了。課堂上抽像難解的理論到底是怎麼來的?學習這麼多理論有什麼用,未來會變得更好嗎?我想文化實習的過程會給我們答案,因為實際接觸是真正的學習,改變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