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施國彬利用所學 製作點字書 – 1870期

九歲時因罹患視神經萎縮導致失明的施國彬,以自己親身經歷和所學回饋社會,目前在愛盲文教基金會大眼睛文化有限公司製作點字書,將學習過的程式語言,寫出一套編頁程式,讓視障者更順利查閱書籍,也成為啟明學校和基金會的使用教材。
施國彬在文山區順興里居住多年,因生活不便,深刻感受社會人情冷暖,搭公車時,附近居民提醒到站公車號碼和協助上車,更有人熱心陪伴他回家。在大學時代參加啟明社時,受到同學幫忙校對作業上的錯字,解釋困難處,讓他相當感動,不僅在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也開啟新的人生觀,重新思考未來方向。
但事情總是一體兩面,有次搭乘671號公車上下班時,也曾被司機惡言相向,指責施國彬假扮視障者,並告訴其他乘客不要禮讓座位給他。
他表示,失明的狀況並不是天生的,在九歲那一年由於視神經萎縮讓他漸漸的看不清這個世界,剛開始經常碰撞桌椅,總是大哭大鬧,對未來憂慮。
在家休養三年後,姐姐鼓勵他進入啟明學校就讀,憑藉著不服輸的毅力,考上淡江大學歷史系,施國彬大學四年生活依靠獎學金支撐,平常使用盲人點字系統「收聽」新聞,熱愛棒球,對於喜愛隊伍和球星都能侃侃而談,他笑著說,自己是王建民迷,最支持的中華職棒隊伍是興隆牛。假日時,也會參加各機關團體舉辦的活動,施國彬說,雖然看不見,但在郊外遊玩時,涼爽的風吹在身上,感覺很快樂。
政府對於視障同胞的幫助,施國彬指出仍然貧乏,在文山區搭公車上下班時,站名的提示聲音,老是被引擎聲蓋過,若沒有旁人提醒,無法分辨抵達的是哪一班公車,而路邊設置的導盲磚,標示不清楚也常被機車占用,使用率不高,在紅綠燈轉換時,附有警示音的裝置不多,需要路人指引才能避免危險。
努力克服障礙,施國彬開創出一片天,最大願望是期盼藉由醫學恢復視力,不再受先天條件所限制。他說:「不僅僅是接受幫助,更想要能幫助人。」曾受過許多人善心協助,進而期許自己能輔助更多視障者和生活茫然的人,尋找人生價值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