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古喻今 客家音樂傳遞新意涵

記者蔡曉松 易俐廷台北報導

2016台北藝術節於9月9日正式開跑,臺灣客家文化音樂劇「我是東西南北香蕉人」成為焦點。該劇由「黑眼睛跨劇團」推出,並由金曲獎「最佳客語歌手」黃連煜主演,詮釋清末改革派的客家詩人黃遵憲穿越時空來到台灣,劇中以客家曲調唱出詩句,也穿插黃連煜本人的經典客語歌曲,情節歡樂逗趣。

所有參與演出的演員們,隨著黃連煜的歌聲起舞。(攝影/黑眼睛跨劇團)
所有參與演出的演員們,隨著黃連煜的歌聲起舞。     照片提供/黑眼睛跨劇團

以清末「白話詩開拓者」 黃遵憲為靈感來源

黃遵憲是清末知識份子,同時兼具詩人、外交官、政治家、教育家的身分,在晚清時期力圖變法革新。「我是東西南北香蕉人」以歷史真實人物作為主角,描述他陰錯陽差被傳送到現代臺灣,以滿腔抱負觀察台灣民主進程,對比古今,反映出穿越劇特有的趣味。

演員用人偶的方式,呈現劇中的主角-清末詩人黃遵憲。    照片提供/黑眼睛跨劇團
客語金曲歌王黃連煜,在台上演奏薩克斯風。(攝影/黑眼睛跨劇團)
客語金曲歌王黃連煜,身兼音樂設計,運用不同曲風展現活潑風格。   照片提供/黑眼睛跨劇團

革新精神 是現代社運的歷史座標

在9月18日的演後座談會,導演鴻鴻與主演黃連煜到現場與觀眾互動對答,大談創作理念。鴻鴻表示,劇中特地讓主角黃遵憲與社運人士碰面,接觸同志、反核、環保等社會議題,正是希望藉由百年前的改革鬥士做為歷史座標,反思台灣現今的社會發展。

客語金曲歌王黃連煜和鬼才導演鴻鴻在表演後的分享會上,與台下觀眾熱烈交流。
客語金曲歌王黃連煜和鬼才導演鴻鴻在表演後座談會,與台下觀眾熱烈交流。   攝影/蔡曉松

當黃遵憲的詩 遇上黃連煜的曲

身兼主演與音樂設計的黃連煜則分享創作背後的甘苦談,他為本劇改寫黃遵憲詩詞,費盡苦心。黃遵憲為客家詩人,以「我手為我口」的主張,開創白話詩之先河,但其詩詞係由國語寫作完成,黃連煜為了以客語重新翻唱,特地考究拼音重新演繹,別具文化價值。除了客語之外,他還將歌曲融合英文歌詞和法式元素,黃連煜說,這就象徵著客家人的精神,尊重且包容多元文化。

導演鴻鴻在專訪後與活動海報合影。
導演鴻鴻以虛構「香蕉國」暗喻台灣社會現況。 攝影/蔡曉松

改善社會的信念 是希望的象徵

提及劇中使用虛構「香蕉國」做為台灣國號的特別意涵,鴻鴻表示,臺灣素來有「香蕉王國」的美名,希望用簡單直觀的水果符號,做為台灣的精神代表。而針對劇中以古喻今的「革新」精神,鴻鴻則認為,百年前的黃遵憲並不知道民主是否真能落實,但仍然奮力推動變法,比照今日,台灣社會仍然有許多懸而未解的難題,也希望以此精神為希望的象徵,鼓勵社會向前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