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障者在法庭處弱勢 盼設置專用法庭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播出後,話題延燒至今仍不減。這齣以無差別殺人為主軸刻畫被害者的故事,背後更追溯至加害者事發後對自己家庭以及社會的影響。當大家言論一面導向同情被害者,撻伐加害者時,替加害者辯護的律師便成為社會的眾矢之的。那到底幫犯罪者辯護的法扶律師、精症患者以及精神職能治療師又如何看待呢?

完整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