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性別二元框架 跨性別社會認同路迢遙

「我喜歡女性,卻不想參加女同志社群,總覺得哪裡怪怪的。」KK(化名,女跨男)認為自己更接近男性,但大家都遵循著原生性別過生活,因此他也只能將這種感覺藏在心底,直到KK參加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活動,才發現自己的性別認同是跨性別。

完整內文

「我的爸爸是老芋仔」 台灣人看眷村

眷村是中國大陸內的中華民國國軍及其眷屬遷移到台灣後,政府單位替其興建村落。撰寫《台灣人在眷村:我的爸爸是老芋仔》書籍的作家曾明財,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卻因他的父親是軍人,而住進眷村。

完整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