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種八哥來勢洶洶!農民與入侵者的生存戰

記者 渠乃嫺、黃寧緗、曾品潔/採訪報導

彰化縣大村鄉的葡萄果園高掛著各式各樣的衣服、彩色反光條,農民穿梭在果園間,將音樂聲調到最大。他們並不是在舉辦派對,而是為了驅趕外來種八哥大村鄉具有台灣巨峰葡萄之鄉的美名,隨著成熟期的到來,葡萄農開始採收一顆顆渾圓飽滿的紫色果實。葡萄在著色期隨著顏色從青綠轉為深紫,果香也逐漸濃厚,吸引民眾購買。

八哥時常會飛來農園啄食葡萄,令農民相當困擾(示意圖)。製圖/渠乃嫺

每年的五月到八月,彰化的巨峰葡萄正值採收期,卻慘遭外來種八哥肆無忌憚地啃咬,難以販售,還需額外加派人力時常查看。當地葡萄農賴柏樺表示:「如果葡萄受損要及時剪下淘汰,湯汁才不會流到其他健康葡萄,造成更多的損失。」同時他也指出,果園其實一直面臨鳥類的危害,例如白頭翁綠繡眼等。

但在最近三到五年,尤其這兩年間,賴柏樺發現八哥的數量越來越龐大,八哥會成群結隊、呼朋引伴覓食,導致葡萄在採收期間的損失越來越多,他無奈地說:「八哥體型大、嘴大、爪子、食量也大,所以破壞力很強」。

彰化縣大村鄉為巨峰葡萄的產區,一顆顆果實渾圓飽滿。攝影/渠乃嫺

賴柏樺今年終於不堪損失,透過網路得知外來種移除達人J爸曾經處理過外來種綠鬣蜥的問題,因此委託他驅趕八哥,也讓外來種入侵的議題再次受到關注。賴柏樺表示,經過J爸的協助,後來也採收完成,就沒有再面臨八哥的危害。但賴柏樺強調:「主要是看有沒有東西可以吃,有的話牠還是會進來。」 

賴柏樺指出,農民為了保護果實,會將葡萄套袋,先前大部分使用塑膠膜保護套,後來發現無法有效抵禦破壞,因為八哥會使用利爪、鳥喙,如果又遇到下雨,更能輕易撕毀。所以後來又進階改良,將套袋黏上一層不織布,但成本也隨之增加一倍。 

外來種防治達人 持漆彈擊退八哥

J爸表示,實際抵達葡萄園後,發現八哥入侵的問題比想像當中還嚴重。J爸為了避免畫面過於血腥,選擇以較溫和的漆彈擊退八哥,另外因為漆彈比較大顆,也可以避免破壞農民的網子,造成財產損失。

葡萄農賴柏樺仔細檢查葡萄藤的生長狀態。攝影/渠乃嫺

賴柏樺坦言八哥已造成不少損失,「一隻吃一串、五隻吃五串不會覺得怎樣,但牠可能飛到一半休息吃個幾顆,又到別的地方吃了幾顆,所以一天被牠吃下來,可能有100串到200串」。被啃咬過的葡萄必須淘汰處理,另外還要特別僱用人力時常巡視果園,這也增加額外工錢的支出。

外來種八哥有銳利的鳥爪,農民如沒有及時修剪受損葡萄,將整串報銷。 攝影/渠乃嫺

賴柏樺表示,經過計算後,發現葡萄大概損失一成左右。 如果一個禮拜有十隻八哥偷吃,一分地採收30萬,損失就有3萬。根據彰化縣主計處統計,大村鄉葡萄種植面積約為420公頃左右,如果遇到上百隻八哥侵襲,恐面臨千萬元的損失。

八哥不只帶來農作物的虧損,也有噪音、排泄物的問題,可能對環境產生影響。賴柏樺指出,目前農民有架設鳥網、放鞭炮、播放老鷹的叫聲、裝旋轉反光設備驅趕。不過他直言:「剛開始都會有一些效果,過一段時間後,八哥就很聰明,覺得這對牠不會有威脅,所以後來還是沒有用。」 

外來種白尾八哥(左)、本土八哥(右)。照片提供/台北市野鳥學會

許多農民以自己的方式嚇阻八哥入侵,但如果獵捕到二級保育類的「台灣原生種八哥」,恐違反《野生動物保護法》,面臨萬元罰鍰,因此如何正確分辨八哥也是重要學問。台北市野鳥學會理事長張瑞麟表示,兩者最大的區別是嘴巴的顏色,本土種八哥是米白色;最常見的外來種「白尾八哥」、「家八哥」嘴巴則是黃色。 

鳥類活動範圍大,還能夠飛行,所以大幅提升捕抓難度。花蓮縣議員李正文質詢時曾公開建議,政府可以組織「外來種射擊隊」。但賴柏樺認為:「除非射擊隊成員夠多,一天處理下來的量夠大,才有辦法抑制八哥的成長。如果政府用獎勵的方式,會比較可行。」J爸則表示,需要有更完善的訓練方式與制度,才不會引起誤解和爭議。 

八哥入侵的問題已經持續數年,直到J爸上傳影片後,才被媒體和大眾更加認識。賴柏樺表示,獎勵制度可能有效,但不確定捕抓八哥的速度是否能趕上繁衍速度。

外來種八哥飛遍全台 各地方盼找出路 

外來種八哥族群數量在幾十年間壯大並且氾濫,悄聲無息的充斥著台灣的生態。哈雷果園葡萄農賴雅晴在搶收葡萄時回憶,十幾年前的路旁,就已經可以看到有「白色尾羽」的外來種八哥,但當時數量並未造成可觀的損失,所以還沒有太多人注意。

外來種八哥受困於鳥網後,掉落至地面。攝影/曾品潔

今年退休並全心投入耕種自家葡萄園的賴文雄分享,他尚未退休時,不以種葡萄維生,因此不覺得外來種八哥是種危害。賴文雄認為鳥類也需要生存空間,所以願意讓自家的葡萄園任由外來種八哥享用,等八哥吃飽後再販售剩下完好的葡萄。但退休後,便無法再任由外來種八哥肆意啃咬葡萄,即使有心劃分一塊地給八哥,成本的消耗也讓他無法負荷。

外來種八哥近年對葡萄的危害讓許多農民困擾,賴柏樺提到:「有(向產銷班、縣政府農業局)反應,可是還沒有說要怎麼做(處理外來種八哥)。」農民們僅能各自想辦法阻止果園受侵害,但成效有限。

葡萄農生計受影響,卻遲遲沒有收到中央的指示。林務局保育組科長石芝菁說明,外來種的移除需要經過嚴謹的討論,其中需要考量成本、人力等資源問題,才可以最大化移除的效力。

外來種也分類別,與入侵種不同。外來種不一定會對本土動植物造成傷害,例如水稻、芒果等。而會造成本土生態平衡破壞、經濟損失的外來種,就會列為入侵種,例如綠鬣蜥就屬於外來入侵種一類,優先列為移除目標。所以台灣對於外來種八哥的防治,目前尚未有完善的觀測數據,也還沒被列入需要及時處理的物種行列。但石芝菁補充,當有野生動物危害人民財產安全,民眾得以在自己的農地或是住家範圍,進行生物友善移除,並不會觸犯野生動物保護法。

外來種八哥在台灣的分布狀況,並非只出現在彰化,由於牠們的適應環境能力強及雜食性的特點,甚至在台北市、新北市等都會區,也能見到八哥成群結隊的在水泥叢林中穿梭。

國立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李亞夫提到,外來種八哥可以在電線桿、紅綠燈等都市建物中築巢,也會將廚餘桶的廚餘當作食物,所以無論什麼環境牠們都可以適應。李亞夫也解釋,這些外來種鳥類在東部區域少有蹤跡,主要原因是有中央山脈的阻隔,而西半部地區因為多平原,對鳥類而言遷徙方便,族群也相對繁衍快速。

外來種八哥喜歡停在電線杆和鑽進紅綠燈的孔洞中築巢。攝影/渠乃嫺

面對外來種八哥帶來的危害,彰化農務暨植物保護科長蘇啟懷強調,地方是否需要移除外來種,主要依照中央林務局的指導原則,彰化目前計畫將路燈、路牌等都市建物的縫隙、孔洞封起,阻止八哥在這些地點築巢繁衍。同時也提到,他們已與彰化縣野鳥協會合作,從鳥類習性方面研究、實際探訪農民的農地,才能規畫出最有效的方法。

八哥問題無可解? 農民自救蓋溫室

外來種入侵問題一直都是一塊燙手山芋,但台灣其實在移除埃及聖䴉和綠鬣蜥上有明顯的成效。根據林務局的資料顯示,綠鬣蜥於民國109年開始移除,成功捕獲15481隻,110年移除34055隻,111年則移除12239隻。而埃及聖䴉在專業廠商、原住民獵人及自有專業人員的協助下,民國108年已移除825隻成鳥,109年首次使用槍枝移除埃及聖䴉,成功移除12652隻成鳥,推估全台只剩零星個體。而外來種八哥則因入侵多年,數量龐大,已無法計算。

108年~111年埃及聖鹮及綠鬣蜥的移除情況。資料來源/林務局、照片提供/維基百科、製圖/渠乃嫺

既然台灣已有成功的移除案例,同樣身為鳥類外來種的八哥是否可以比照辦理?李亞夫對此表示,埃及聖鹮的體型較大,其棲地大多在人煙稀少的河濱或水草地,但八哥體型小,活動區域包括城市等人數眾多的地方,如果想依照移除埃及聖䴉的方式組建射擊隊移除,很容易誤擊其他生物及民眾,可行性並不高。

石芝菁表示,現階段林務局只能先封起八哥巢穴,如紅綠燈號誌上的孔洞,降低其繁衍速度。同時她也指出,八哥在台灣已有一定的數量,基本上「已完全無法移除」,移除八哥投入的成本及效益不成比例,所以將目光放在移除可能性較高的外來種上,更能看見成效。

農民為自救,開始架設溫室。攝影/渠乃嫺

在現階段無法移除的情況下,農民們只能開始思考如何自救。當地部分農民為了讓葡萄更加茁壯生長,減少鳥類侵襲,紛紛架起溫室。賴雅晴就於自家果園架設溫室,他表示,架設溫室雖然成本比較高但比較好照顧,只要好好管理,將疏漏的孔洞封起,就可以相對減少鳥類侵害。「如果沒有把溫室封好,還是會有八哥飛進來,但數量不多,比起露天葡萄園來說損失比較少。」

蘇啟懷指出,農民如不想遭受鳥類侵害,未來往精緻化農業發展將會是最好的選擇,「農民如架設溫室不僅可以應付極端氣候,幫助葡萄生長,還可以減少鳥類侵害,長期來說效益很高。」同時他也提到,目前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糧署有推行溫網室補助等相關政策,減輕農民負擔。賴柏樺表示,近幾年政府補助農業設施後,架設溫室的農民的確增加許多。

架設溫室可避免農作物受極端天氣影響,也可減少鳥類侵害。照片提供/維基百科

再來,石芝菁及李亞夫皆指出,想解決台灣外來種的問題,最好的方法就是從「源頭解決」,除了政府做好管制外,教育也是其中一環。李亞夫分享,他聽過身旁的人看到八哥的第一反應是「可愛」,代表許多民眾並沒有意識八哥是外來種,只把牠當成普通的鳥類。對此李亞夫也直說:「台灣對於外來種的知識及教育的確不足。」 

李亞夫表示,從小到大學校很少會教導關於外來種的知識,而且不是每所大學都開設生命科學相關學系,整體缺乏系統性的教導。導致學生對於外來種的了解、防治觀念、形成原因、該怎麼管制自己的行為跟活動,形成明顯的知識落差及不足。

但管制與教育並非一朝一夕就可改變。現階段,李亞夫以生態學家的觀點來看,認為「發揮自然界平衡力量」是較可行的解決方法之一。李亞夫解釋,因台灣農作物偏集中化及經濟化,吸引的物種較於單一,如果農民試著在農田中實行多樣化種植,說不定可以吸引不同種類的生物,遵循自然界環環相克的法則。但缺點為非常耗時,農民可能要承擔一定的損失,不過長期來看,這是比較永續、人道的移除方法。

對此賴柏樺也表示,如果專家可以提供確切建議,如多樣化種植可種植什麼物種,他相信農民都非常願意一試。賴柏樺在巡視葡萄園時,雖然對天上此起彼落的鳥叫聲感到無奈,但聽到學者的建議,賴柏樺的眼神中不由得帶著一絲期盼,「希望有一天牠們(外來種八哥)不會再來吃葡萄了。」若農民與政府願意協力,或許人類與外來種八哥有一天可以找到真正的平衡,與之共存。

 

延伸閱讀:

抓不完!綠鬣蜥肆虐 半個台灣已淪陷

外來種拉響生態警報 不速之客悄悄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