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小琉球 海龜遊樂園成垃圾聚集地

記者 謝郁賢魏永源/採訪報導

月起,各家媒體爭相報導,報復性旅遊造成澎湖、綠島等離島產生大量垃圾廢棄,但對於小琉球報導卻是非常少。事實上,有海龜樂園美稱的小琉球垃圾問題其來有自。根據琉球鄉公所提供的垃圾轉運資料,今年雖逢疫情但觀光人數不減,小琉球年度垃圾量至月就已累計達2371公噸,垃圾問題雪上加霜。

小琉球當地垃圾堆積情況。攝影/魏永源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以下稱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政府於今(2020)年319日起宣佈限制入境,更在21日開始勸導民眾避免非必要的出國,許多民眾排定的國際旅遊行程紛紛取消,導致了今年暑假國內的「報復性旅遊」。

琉球暑假期間旅遊人潮。攝影/魏永源

疫情期間觀光人數不減  至八月年垃圾達2371噸

小琉球現居住約一萬兩千人,根據觀光局的數據統計,即便在新冠肺炎的影響之下,自2019去年月至今年月,也有近34萬的觀光人數(往年約43萬)前往小琉球

根據琉球鄉公所提供的垃圾轉運資料顯示,每年光是暑假月份的垃圾量,便高達五百噸。當地立槳店長蔡宗樺表示,小琉球的垃圾問題持續已久,非疫情後才產生。

小琉球在民國91年啟用焚化爐,發現單日垃圾量噸數不足,累積三天才能焚燒。在民國93年小琉球焚化爐停用後,目前是將垃圾運回本島屏東焚化爐焚燒雖然清運回本島的處理費,比在小琉球直接焚燒的運轉費用還低,但每年清運成本仍高達約1000萬元,這費用除四分之一由鄉公所自籌,其餘只能靠離島建設基金撥付因此在垃圾運回本島之前,小琉球焚化廠就成為暫放垃圾的垃圾山。

根據觀光局提供資料,小琉球在95年開始月份觀光人數都維持在萬人初,但隨著小琉球觀光的發展,觀光人數也是持續增長根據琉球鄉鄉公所的垃圾轉運量數據顯示,以整年的垃圾轉運量來看,從95年開始,皆是突破1500公噸,在年年飆升的數值之下,今年甚至統計到月就有2371公噸,其數值直逼105106年整年的垃圾量

小琉球歷年八月份觀光人數折線圖。資料來源:交通部觀光局、製圖/魏永源

 

小琉球垃圾處理量折線圖。資料來源:屏東縣琉球鄉公所、製圖/魏永源

小琉球垃圾解方  海保署長:解決源頭及政策補助

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下稱海保署)署長黃向文說明,近年小琉球垃圾問題會獲得重視,一大部分是因為海龜,因為小琉球在海龜保育上的工作做得十分完善,也因此吸引大批的觀光人潮。

但也是因為這波興起的觀光人潮,造成了小琉球的垃圾超過環境所能負擔,因為大量遊客所帶來的垃圾量,以及原本就欠缺能立即消化垃圾的設備或是措施,所以才造成垃圾山堆積的現狀更加惡化黃向文說明,目前處理方向有二大類,解決垃圾源頭及垃圾後續處置

當小琉球進入旅遊旺季,每日前往小琉球的旅客數高達每日近萬人,而小琉球更因為焚化爐停擺,目前最基本的解決垃圾方式,只能依靠琉球鄉政府的清潔隊去進行掩埋運送的方式處理。

由於無法藉由前述處理方式的,便會堆積在當地成為「垃圾山」,因此黃向文建議,在解決垃圾源頭的部分,應推廣避免使用一次性的洗漱用品,或是使用「琉行杯」針對大批遊客進行垃圾來源的減量

而在垃圾後續的處置方法上,黃向文說表示,為了解決小琉球的垃圾處理議題,政府有提出許多政策及補助。像是設置汙水處理廠,或是請當地居民組織淨灘的志工團體,並且在活動上提供資金補助,避免沙灘上的垃圾漂入海域,增加清掃海中垃圾的成本。

而遊客個人習慣的改變也成為一大關鍵,黃向文建議,遊客可以將自己所製造的垃圾,盡可能帶回本島處理,以減少當地滯留的垃圾

垃圾潛入小琉球海域  危害海洋生態

小琉球潛水員賴盈嘉,今年她帶許多初次下水的潛客進入海底時,不只一次被提問海底垃圾問題,讓她漸漸發現小琉球的環境正在被破壞。除此之外,受到颱風影響,垃圾會卡在石縫或海溝中,或連帶使中國大陸的垃圾跟著飄來。

短期潛水的過蔡沐筑,感嘆說道:「想要拿一個大垃圾袋下水,因為一定裝的滿!」用此形容來小琉球海域的垃圾堆積的情況而當地經營立槳體驗的店家蔡宗樺也發現,在進行水上活動時,相較以往更常發現塑膠、玻璃等垃圾會出現,不僅影響遊客和居民的安全,更影響到當地海域的生物安全問題

小琉球潛水員清理垃圾情況。照片提供/賴盈嘉

「垃圾,來自陸地並非海洋陸地的垃圾,一旦流入海洋,不只清掃的難度大大提高,甚至清掃的費用都是陸地清掃的好幾倍海湧工作室執行長陳人平說明,海底垃圾要大量清掃,都是只能由政府單位派遣人力,因為民間無法承擔清運裝備的昂貴費用

黃向文表示,在海洋垃圾中,大多數的都是塑膠垃圾,其餘有玻璃或是保麗龍等廢棄物,尤其是「漁網」特別具危害性。她分析漁網會成為垃圾的原因有二,首先,可能是漁民失手遺落;其次,便是漁民覺得難以處理便直接丟入海洋。

黃向文強調,漁網這種垃圾對海域是影響極大的,對海底動植物來說,不僅是會因為被困住,而導致無法逃脫,或是導致植物的斷裂或損傷,甚至漁網的材質也不好消化,所以只要一被遺落在海中,就成為政府清潔隊頭痛的課題

現今小琉球雖已全面禁止刺網的使用,因為刺網更容易讓海中動植物受到傷害。但在環保志工隊的清掃中,還是常發現長期沉積在海底的漁網。

海湧工作室執行長陳人平說明,小琉球是台灣聚集最多海龜的地方,卻因周遭海域生態遭到垃圾破壞,使其他生物及藻類難以生存,讓潛水的環境和海域生態也越來越差,若不及時進行挽回,對小琉球生態和居民都會是一大損失

自我環保意識抬頭 小琉球店家推「琉行杯」

大量觀光客造成的垃圾丟棄。攝影/魏永源

小琉球每年都有數十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而在暑期的旅遊旺季,島上每天使用的塑膠杯的難以計數。經台灣清淨海洋行動聯盟統計,在2018年九月至十月期間,外帶的一次性飲料杯就高達11,756件。因此,屏東縣政府環境保護局在2019月起在小琉球開始推行「琉行杯共享行動」。

「琉行杯」在最初推行時提供3500個杯子給全島居民與旅客使用。推出的前半年幾乎每天都租借一空,也促使全島塑膠杯數量大大減少,達到環境保護局原有的期許

在清潔問題上,「琉行杯」負責單位會將回收的杯子直接送回工廠清洗,除了有助於降低業者的工作量,也同時確保其的衛生問題。然而遊客龍品伃提到,目前「琉行杯」都是以直接就口的方式飲用,對於一些習慣使用吸管的民眾較不方便。若民眾使用塑膠吸管,同樣會造成環境的污染。即便如此,她認為,「琉行杯」對小琉球的環境仍是一大幫助,並呼籲店家能有多加使用環保產品。

2019年二月小琉球開始推行的冰霸杯—「琉行杯」。攝影/魏永源

「推行『琉行杯』絕對是對小琉球很棒的環保行為。」立槳業者蔡宗樺表示,從2015年回到小琉球開店,便堅持要以環保為出發點經營,他認為海岸上的垃圾減少,旅客才能更好的體驗水上活動。所以他的店是目前小琉球少數會使用環保吸管的店家,店裡也從未使用塑膠杯,直到「琉行杯」推行才有了外帶服務。

對只有6.8平方公里的小琉球來說,陳人平認為,進行淨灘是相對簡單,但每個人的生活減塑像是使用環保餐具,或是使用環保標章商品等,都是人人可做的行動。

陳人平強調,當要去改變一個社會的結構問題,不能忽視的便是個人累積起來的力量,若台灣民眾對於垃圾處理的意識能大幅提升,才能使小琉球成為海龜永遠的家,以及旅客心中美好的漂亮島嶼。

 

延伸閱讀:

見證汙染 友善海洋從「心」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