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成功 日本男籃前途光明

八村壘持球單打 照片提供/Hendrik Osula/FIBA
記者 陳培鈞、趙奕、清水綾音/採訪報導

被日本媒體譽為史上最強日本隊,在亞洲賽場可說是難逢敵手。但此次世界盃籃球賽,日本隊籤運不佳,被分配到了實力強勁的E組,日本三戰盡墨,只能打17至32名的排名賽。在排名賽上分別遇上紐西蘭隊和蒙特內哥羅隊,在主力球員八村壘休戰的情況下,日本又吞下二連敗,以05負的戰績結束這次的世界盃之旅。

日本球迷熱情加油/照片提供/Hendrik Osula/fiba 

儘管日本隊這次的表現不如預期,但仍有許多球員值得留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今年以第九順位被美國球隊「華盛頓巫師」所選中的混血前鋒八村壘。八村壘的入選,也代表著日本籃壇的「20年養成計畫」和「混血政策」的成功,田島正太表示:「現在在日本就算你沒有看籃球,也一定會聽過八村壘」。

八村壘和日本隊的表現,劉孟竹表示:「八村壘有很好的潛力,身材條件已經是亞洲頂尖,未來只要持續精進自己,有機會站穩NBA,而日本未來眼光也絕對不會只放在亞洲。」不過世新大學籃球隊教練何正鋒提到:「在國際賽場上身材還是取決一切,就算八村壘有著再好的條件,隊友若無法給予適當支援,還是獨木難撐大局。」

日本隊最受矚目球員八村壘展現強勢單打。照片提供/Hendrik Osula/fiba  

和八村壘同為前鋒的世新大學籃球隊隊員阿巴西說:「八村壘打球很聰明,有中距離也能在禁區單打,不會只靠身材打球,值得學習。」除了八村壘,日本的混血球員近年來不斷出現,像是Avi Schafer、Kai Toews、渡邊飛勇、橫地聖真、和田中力等,都是混血政策下被挖掘出來的球員。

  • 混血政策:在2017年開始實施,透過大量招募混血兒,完成兩項主要目的,瞄準世界盃籃球賽,以及2020年東京奧運,藉此培養出更多優秀的年輕球員。

資料來源/TSNA

現今日本各級籃壇中,混血球員有如雨後春筍不斷冒出。劉孟竹表示,混血政策可以追溯到以前日本的移民政策,當時政府鼓勵他們的人民向外移民,不論是到歐洲、南美洲甚至是非洲。因而造就現在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出現很多混血兒,日本籃球協會再從中培養具潛力的球員。除了混血政策以外,日本籃協也發起長達20年籃球養成計畫,從基層開始積極栽培籃球幼苗。

日本「20年籃球中長期強化計畫」主要分成三個部分,以國際賽場上贏得獎牌為目標。資料來源/運動視界、製圖/柯芷筠

富邦勇士籃球隊助理教練吳永仁提到,這20年的計畫,可以看出日本在這上面的付出,不管是日本政府、籃協、職業聯賽,甚至到球團的整合,真的是眼光獨到,由上到下共同為一個目標做努力,結果已經是呈現在眼前。

而日本成功整合出的籃球聯賽「B聯盟」今年更出現日本籃球界第一個身價破億的「億元男」球員富樫勇樹,吳永仁認為,可以看出日本對於籃球這項運動的付出,相信循著這個有規劃的途徑,未來日本會出現更多優秀的選手,整體實力也將繼續進步。

何正鋒也認為,日本籃壇的計畫都很成功,只要持續向下扎根,特別是在加強身體素質的部分未來日本將「立足亞洲放眼世界」,甚至擠身為世界列強都是有機會的。同時,他也認為,比起傳統的技術訓練,如何去強化身體素質條件,將會是日本能否挑戰世界的關鍵,歐美球員天生的身材條件,就是比亞洲球員來的更好,要如何去訓練並且縮小這樣的差距,也將是日本未來培養球員的重點之一。

 

多方尋才 提升競技實力

除了混血政策造就優秀的混血球員人才輩出,日本籃協還發起了「海外人才引入計畫」,透過到世界各地找尋擁有日本血統或持有日本護照的年輕混血球員;甚至是非日本籍的優秀球員,也希望能夠藉由歸化的方式,吸收並培養這些選手,從基層開始培育這些幼苗,為日本籃壇扎根,因此現在日本各層級球隊中,總是能看到許多混血、歐美,甚至是非籍血統的球員出現。

日本隊對上捷克隊,八村壘展現其好表現。攝影/Hendrik Osula/fiba

對此,何正鋒也提到,找尋這些外籍球員到球隊不僅能提升本土球員對專項運動的適應性,也能增加自身練習強度,提高技術水平,否則只有當出國比賽才能接觸到外國選手,對球員發展並非好事。

若能及早接觸到外國對手,對球員進步的幫助也會比較大。劉孟竹也說,外籍球員的加入不僅增加比賽可看性,同時也提高比賽水準。

劉孟竹更以職業賽場和學生籃壇為例做比較,他認為職業比賽有外籍選手加入,最大的部分就是幫助球隊贏球,而且這些外籍選手的得分比重佔球隊很大一部分,不僅各個都是隊上的得分王,甚至還是進攻軸心。

反觀學生籃壇加入外籍選手並不是希望外籍選手能夠直接幫助到球隊,畢竟不是每個選手都曾接觸過專業訓練,可以馬上替球隊做出貢獻,大部分外籍學生需要時間去培養,才能有所表現,因此這些外籍球員的加入,反而使選手看清自己的缺點,更能快速拉高競技水平。

 

想要好歸化 需要好規劃

歸化球員可以說是現今籃壇的趨勢,尤其對亞洲各國而言,好的歸化球員是影響一支球隊能否突破亞洲賽場的關鍵。對此,劉孟竹也提到,如何盡早鎖定對球隊有幫助的歸化球員,提早部署,需要各方共同來努力。

何正鋒提到,16歲以前取得國籍的球員不算歸化球員,但是16歲後才取得國籍的球員,各國只能擁有一個,因此他認為,放眼現今的世界籃壇,雖然一名歸化球員對於亞洲球隊來講的確會提升球隊實力,但是幫助其實不大。

從今年世界盃來看,日本、南韓都具有歸化球員,但是仍然大比分差落敗,由此可見在這種高強度身體碰撞的比賽下,亞洲球隊相對來講還是比較吃虧,這些歸化球員表現再好,可能還是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

原是美國國籍後獲得日本國籍的歸化球員Fazekas。 攝影/Hendrik Osula/fiba

此次日本的歸化球員、先發中鋒,幫助日本在亞洲能突破重圍,但是到了世界盃,表現卻有所下滑。對此何正鋒認為,若把他擺到歐洲球隊去,他可以表現得更好,因為歐美球隊身材條件相對日本隊而言更加出色,打起來會更加輕鬆。

日本針對歸化球員的部署上,也創立許多措施,像是歸化球員不佔職業球團的洋將名額,直接歸類為本土球員,希望吸引更多好手入籍日本,以及大量招募海內外混血球員或是非日籍球員的混血政策,都是為了因應國際籃球規則所做出的措施。

對此,來自奈及利亞的外籍球員塞巴斯丁表示,要是未來有機會可以用歸化球員的身分去打日本聯賽,他也會願意放棄自己的國籍,成為日本人。他更提到,同樣來自奈及利亞的朋友,就是透過日本的歸化制度在日本聯賽打球。擁有歸化身份的混血前鋒阿巴西也表示,雖然畢業後他想到中國發展,但是若有機會,日本B聯盟也會成為他的考慮範圍。

由此可見日本的歸化制度確實對許多外籍好手具有大吸引力,既有完善的規劃,再加上日益茁壯的人才庫,日本籃壇將會越來越受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