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攝影展東北妖的站街日常如何與台灣性別議題擦出火花。 照片提供/主辦單位

與跨性別的相遇 窺探東北妖的站街日常

記者 楊晏琳、黃雅婷/採訪報導

時而嫣然一笑,時而撩弄身軀,所有的千嬌百媚都在不經意中乍隱乍現。能否想像,如此形容、如此姿態,皆是用在男兒身上?在中國東北地區,有群被稱之為「妖」的群體,每當夜晚來臨時,她們便會男扮女裝,站街攬客賣淫。

歡迎光臨東北妖的世界

「五十人民幣一次,買不買呀?」夜幕低垂之至,妖姊妹們便使出渾身解數來吸引客人,但這些客人並不知道,待會與他沉浸於溫柔鄉中的對象並非女性。從外觀上來看,她們具備了十足的女性特徵,女性化的裝扮技巧、細柔高亢的說話聲調以及走路的儀態姿勢等。在褪去衣物之後,又運用各種方式隱匿自己的男性性徵,像是夾藏生殖器、反駁質疑並催促客人速戰速決,藉此讓客人無心留神其他地方。如此一連串細膩的策略技巧,很難讓人發現眼前的她實非女性。

走進水谷藝術展覽空間的同時,便也踏入東北妖的世界,攝影師伍惠源的作品刻劃了妖們的萬種風情及日常細節。拿起化妝品,一筆一畫慢慢勾勒出迷人的眼神曲線;站在衣架前苦惱,該挑選怎樣的衣服才能贏得青睞?而今日,又該採取什麼手段取悅客人?展場一隅設置了一處模擬妖們接客的房間,昏暗迷濛的燈光釋放慾望的氣息,隨意散亂一旁的衣服、衛生紙更是營造出生活的日常與惹人遐想的氣氛。妖們在鏡頭前的搔首弄姿、迷茫眼神,甚至寫實的情慾場景,交錯成幅幅動人心魄的攝影作品,震撼觀展人的視覺並激發不同的思維,留給人們無限的想像空間。

模擬接客的小房間,其中富含許多巧思。 攝影/楊晏琳
小房間內掛著寫實情慾場景的拍攝畫面。 照片提供/主辦單位

許多觀展人對於這次的展覽給予高評價,多數人認為,這樣的主題挑戰道德邊緣,也顛覆了對「性」議題的主流想像。尤其選在紅燈文化盛行的萬華展出,相信更能與台灣性的相關行業有所連結比較。

是男是女 全憑我的自由

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副教授林純德曾在中國各城市做過「妖」的田野調查,東北地區一直存在著龐大的賣淫市場,主要服務廣大農民工與流動人口,約從90年代末開始,出現了男性扮裝賣淫,便是時至今日的「妖」。這群妖們的年齡層偏大,大多來自東北地區農村,平均教育水平僅有初中,甚至有一、二位是文盲。特別的是,有些人在白天扮演異性戀家庭中「丈夫、父親」的角色,也擁有其他工作,但到了夜晚便化妝成女生來接客,展開另一面的生活。

在妖的市場中,又有著多項的細分,不同需求做出不同改變,從以往的男同性戀、雙性戀,到現今的主要二大客群,便是異性戀男客及另外發展出的「妖客」。所謂的妖客便是在知曉妖們真實身分的情況下,仍特地尋歡的客人。可能有些人會疑惑,為何妖的市場如此龐大?除了開價不高之外,相較於女性,妖們幾乎不受到傳統中,女生對於性想像空間的綑綁拘束。東北妖小雙(化名)就說,妖們的服務較為全面,有些小姐不願做的事情,妖們卻來者不拒,甚至在工作過程中摸索到許多連女性都自嘆不如的技巧。她們在如何更加女性化的琢磨上遠比想像中細緻,也因此,整條街上,站在最亮眼的地方、最豔麗的,永遠都是妖。小雙說,時至今日,妖已不再像以前一樣那麼需要躲躲藏藏,她碰過許多例子,即使客人發現了你不是女生也不戳破,就在彼此心知肚明、互利的情況下結束,甚至還有人回頭尋歡。以前的小雙曾認為,要將男性生理特徵全部去除才能成為真正的跨性別,但現在的她反倒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好,「喜歡妳的人會喜歡妳的全部,不喜歡妳的人,不管妳如何改變他都不會喜歡妳,沒什麼區別的話何必招罪挨那一刀呢?」她很坦然地說。

妖們的日常生活姿態,在伍惠源的鏡頭下更顯意境。 攝影/楊晏琳
誠實追求自我認同

中國愛的援助組織創立至今已有十五年,提供的協助包含愛滋疾病的預防、幫助跨性別的性工作者,還有其餘較為不主流的活動。其中最具爭議的便是在跨性別議題上的作為,以「妖」為例,妖的出現其實帶給跨性別理念一個極大的衝擊。中國愛的援助主任馬鐵成說,多數跨性別團體認為,他們組織所做的議題抹黑了整個跨性別族群,尤其是賣淫這樣的行為,所以妖的相關活動往往不被認同。對於跨性別領域的定義,他說,相較於社會底層的聲音,受高等教育的人們較能掌握發語權,並且在接受西方教育,翻譯、接收大量跨性別文獻研究的情況下,主流社會的思想觀念基本上都是仰賴西方建構而成。

「跨性別」真的就只能是一般人理解的樣子嗎?馬鐵成抱著質疑的態度,「我們總是太缺乏想像,跨就一定得跨的堅決,好像你不跨過,就不是跨性別。」但「跨性別」這個詞彙也是人發明的,誰來界定誰是跨性別?誰又來界定怎樣才是跨性別?每個人的理解不同,對跨性別的定義也理所當然的不一樣,這些都是需要去反思、去想像的。馬鐵成分享了一個例子,有一名生理男性,受到主流思維、從眾心態的影響,開始覺得似乎去除自己男性特徵才符合大眾想像中的跨性別。但自從做手術之後,他一點也不感到快樂,甚至無法從中體驗到性的愉悅。馬鐵成說,許多人太把自己的想法禁錮在「你應該怎麼做」的觀念裡頭,以致影響他們真實的決斷。他認為,怎樣的方式適合你、如何能夠活得更快樂才是最重要的,假如為了迎合多數人的想像而改變自己,造成無法挽回的結果,那才是真正的悲劇。

利用各種方式琢磨女性化的神色、象徵。 照片提供/主辦單位
故事的背後仍在繼續

「她們的身上有很多負面標籤,逃不掉標籤,就只能去面對。」伍惠源很是心疼。「妖」畢竟還是一群被漠視的邊緣族群,要被廣為接受、認可,還有一段長路要走。面對謾罵以及社會的有色眼光,她們不得不培養強大的內心,在時間的流逝中找尋自己的心靈出口。從一開始的遮遮掩掩,到跨越心理障礙、自信地抬頭面對一切,無論是社會目光的壓力、還是與自己內心的拉扯掙扎,背後都經歷了許多。

妖的存在,便是挑戰大眾對於性別界線的想像,林純德認為,這股從社會底端出現的力量,與西方的脈絡軌跡、效力不同,是反抗主流化的象徵。此次的展覽便是希望大眾在觀看之餘,對性別概念的理解能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人們時常在不自覺中用自己認為「正確的、好的」想法來定義某件事情,但事實是否就如同一般所認定的,又或者是否真的具有標準答案?如此寬廣的討論空間,值得留給你我省思。

有興趣者不妨前去觀展,也許在性別議題上能有不同體悟。 照片提供/主辦單位

「五十塊錢,我就跟你走。」妖笑著對眼前的客人說。黑夜將至,人們褪去一身疲憊,來到她們面前尋歡作樂;長夜漫漫,背負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她們的白天,才正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