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年改團體在雨天也走上街頭表達訴求。照片提供/黃耀南

年金改革改什麼?讓政府與公務人員意見大不同

記者 蔡咏恩、洪慧敏、曾國緯、段竺妦/台北報導

年金改革所牽涉的範圍相當的廣闊,其範圍包括:軍人、公務人員、教師、勞工……等。政府及反年改團體各持不同立場與意見,但由於資訊落差,導致民眾對於公務人員抱持偏見、誤解,造成彼此的對立情況。

年改人士爆發衝突 國人觀感不佳

年金改革是必然的進程,然而部分媒體報導時,只提出府方說法,如年改後可省下七千多億元,並無完整解釋利與弊,造成輿論導向批評反年改團體。加上國際賽事--世大運的開幕典禮上,反年改團體阻擋各國選手入場,震驚各國媒體。陳抗團體在國際場合抗議其實是理性表達訴求的一種方式,主辦單位在世大運開幕場外規畫有陳抗區提供各大團體表達意見,而反年改團體此次行為更加深了民眾對其的負面印象。

未細分各類公務人員之計算方式 疑造成不公

受年金改革影響最大的便是不同年代任職的各類公務人員,民國84年成立公教人員退撫基金,造成軍公教可被劃分為四大類並適用不同年金計算方式,其中四大類分為84年以前退休者、84年後退休有新舊年資者、84年前就職未退休者、84年後就職者。但日前通過的法案並無針對不同處進行考量,遭公務員質疑不公。

銓敘部退撫司簡任視察鄭淑芬回應,此次改革只區分已退人員及未退人員,而已退跟未退是以法案實施的時間點來區分,即民國107630日以前與民國10771日以後。在年金改革的設計之下,以民國84年成立退撫基金當切點來看前後,之前的人由政府負擔所有退休給付,只有純舊制年資,此為第一類人員;民國84年後的公務人員則是自己與政府共同負擔退休給付,中間產生的過渡期,導致民國84年就職但尚未退休的人員,同時具有舊制跟新制年資,這跟民國84年後退休有新舊制年資的人是一樣的,此為第二類人員;而民國84年後就職的則只有純新制年資,此為第三類人員,所以正確區分是三類人員。

銓敘部下的退撫司負責處理年金改革相關事務。攝影/洪慧敏
三類人員 以同一部法案進行改革

鄭淑芬表示,雖然政府用一部法同時處理三類人員退休制度,但是最終的結果會解決過去三類人員退休所得高、低落差的不公平現象,讓具有相同年資、相同俸額,但不同年代退休的人,其退休所得盡可能達到一致。

公務人員待遇有分項目,會因為在不同機關或領域工作而有不同,為了避免每個人退休時薪水的高低差不同,所以退休金都以基本薪(即本俸或年功俸)來算。舊制的公務人員不用繳錢,但相對只用一個基本薪計算退休金,所以實質能拿到的退休金比較低,再加上舊制最高只能採30年,因此退休後領到的退休金,可能不到一半的薪水,這時政府才開始建立18%的制度,來補足退休金的不足。相較新制年資由公務人員和政府共同繳錢,所以退休金不再照舊用以一個基本薪來算,發展成用基本薪的二倍計算,同時將18%廢除,而且將退休年資從本來的30年拉長到35年,這樣的規畫讓純新制的人員及舊制人員的退休金可以維持在差不多的水平上。

目前處於舊制與新制轉換過渡期,中間具有舊制也有新制的人員,同時享受舊制與新制的好處。政府在過去民國95年、99年及100年時都做過改革,主要都是改這批過渡期間的人員,希望可以特別處理。

府方這次的重要目的是調降所得裡面時常被抨擊的18%,這個方案想花兩年半的時間把18%利率降到0%,但第一年就一口氣降了一半,這樣的情況下對純舊制或是同時具有舊制及新制的人員而言衝擊較大,退休所得降幅將近30%,也造成最大的反彈。但是將18%歸零是政府既定的目標,所以政府也同時規畫最低保障金額和人道關懷條款,減少衝擊。此外,政府在這次改革方案中,讓全部的人員都用同樣的計算標準,一律用基本薪的二倍當作算退休所得的分母數,再按年資計算替代率。

雖府方強調,改革後同一套法案用於舊制、新制、同時具新舊制的三大類公務人員,使年金計算更加公平,但部分公務人員發起陳抗活動,激烈反彈年金改革,與政府之間的溝通不當,造成支持與反對的人互相對立,各有不同想法。

近30年軍公教人員薪資調整長條圖。製圖/蔡咏恩
支持與反對 不同人員各有所見

擔任年金改革委員會成員的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傅從喜認為,推動年金改革的背景是人口結構高齡化以及財務狀況……等因素。可是改革的過程也是一種政治的過程,必須要妥協、必須要協商、必須要有多方意見的角力。所以年金改革很難用一個單一指標看待,這個制度是一個長期運作的制度,社會的條件持續的改變,因此這次改革完之後還要持續的改革。

傅從喜說明,年金不是一次改完後都不用再修改,每一次改革都是讓這個制度可以永續運作的調整。此次年金改革立了一些典範,比如資訊的公開、分享。讓過程的討論可以讓大眾知道,對於討論這種重大議題是一個很好的模式。但因為這次的時程要在一年內實現,而改革這種事情需要很多的說明及溝通,這次設定的時程很緊湊,所以很多的民眾不是很了解、受影響的權益人也不是很清楚,未來可以有更多的社會溝通、討論讓更多的人理解,對這個制度的長遠發展比較有利。

前中原大學總教官方志明表示,退休後的生活經濟來源都靠年金,當初決定進入軍校時政府告訴他們,未來的福利以及薪資即使當職業軍人再怎麼辛苦,生活都有基本的保障,而民國六十幾年時政府為了進行基礎建設縮減軍公教的薪水,跟一般社會大眾平均薪資相比低非常多,但政府承諾退休會給予更好的福利。如今政府突然說要砍去退休金,為了維持生活開銷,即使再去工作也只能做勞力為主的行業,政府完全沒顧慮到他們退休後的生活以及當時的承諾,打破信賴保護原則。他認同政府進行年改,但是應該要透過溝通與協調,不能片面決定,並遵守不溯及既往跟信賴保護原則,退休的軍公教不是無緣無故有這麼好的福利,而這福利也是他們目前的生活依靠。

反年改團體製作各標語,試圖讓更多人聽到他們的聲音。照片提供/黃耀南
不影響國家財政 年金改革能有更完善的制度

鄭淑芬解釋發動改革最大的原因是人口高齡化的問題,從前的人約6065歲左右退休,但這幾年來降低到55歲,比以前的人提早十年領退休金,再加上這幾年待遇提升,實際給付金額也比以前高,支領年限加長,種種都加重了政府財政的負擔,也導致退撫基金給付壓力沈重。此外,在職人員繳費的速度遠比給付支出的速度慢太多,因而造成財務不平衡。其中當期不夠給付的差額,只能倚靠退休基金收益或是以前留下來的餘額負擔,但長期而言,當期不夠支付的差額會逐漸吃到本金餘額,促使政府必需進行改革,以解決這個嚴重問題。

傅從喜提到所得替代率和優惠存款利率的調降(俗稱的18%)。傅從喜認為這次的年金改革是台灣有史以來緊縮幅度最大、權益減損最多的一次,為了解決急迫的財務危機,改革幅度才會這麼大。而所得替代率調降以10年為限,並逐年慢慢下調,優惠存款利率卻在二年之內走入歷史,對於其中的差異,應該要考量此改變對民眾造成的衝擊,因為這次改革的範圍和影響都很大,在這樣的過程中分階段來實現政府所期望的改革目標,才能減少民眾反彈。

傅從喜表示,十年會不會太長見人見智,若用一個比較長的時間去調節受到影響的民眾,衝擊比較不會這麼大,但是時間拉長的話,對於財務平衡的調節或是立即改善財務的問題可能就沒有馬上立竿見影的效果。而優惠存款率本來就不是一個法定的福利,是因為在當時社會背景市場下,軍公教的優惠存款率只比市場利率多一點,放在當時的制度下是沒有任何不恰當的,不過現在市場的利率下降到1%多的時候,18%就沒有存在的合理性,因此比較快讓它消失是正確的。

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理事長黃耀南認為,當初群眾反服貿反對國民黨政府黑箱片面通過,如今三年過去,政黨已輪替,執政的正是當初反對的民進黨,但至今兩岸監督條例連個影子都沒有。這次反對年改通過的軍公教警消勞有如當初太陽花的群眾,卻得不到社會大眾的支持與理解,全因民進黨政府大肆宣稱政府即將破產。

政府在推動年改的同時也在推動前瞻計畫「四年規畫四千兩百億做基礎建設」,黃耀南說明,從這裡就可以看到國家基本上是不會破產的,既然有錢做前瞻計畫,又對外宣布政府即將破產相當矛盾。台灣外匯存底是世界第五名,負債比遠不如日本、美國,政府不停地製造出政府會破產的錯覺來煽動民意。

黃耀南表示,年金改革不只是軍公教的問題,同時也是政府形象的問題。政府單方面帶頭打破了對自己退休員工的承諾,以國家將來會破產為由,違反信賴保護。政府片面推動年改同時也影響到在職的教師,許多教師因此延後退休,各校新進教師的名額紛紛減少,使流浪教師的問題更加嚴重。賴清德上任雖然幫軍公教加薪3%,但是教師薪水六年以來從未漲過,而且加薪與退休職員毫無關係,問題依然嚴重,與年金體制的修改幅度相比,簡直是杯水車薪。政府與民間團體舉行了多次公聽會,應該將民意納入施政範圍,不要讓大眾認為政府一意孤行。

全教產總工會黃耀南理事長時常代表反年改團體發聲。攝影/洪慧敏
反年改團體與政府間的溝通橋樑

面對世大運反年金亂改團體阻擋各國選手入場,手段激烈引發社會關注。國際間在重要的場合抗議,其實是民主國家常見的一環,而台灣政府規畫的陳抗區,架有柵欄分隔抗議民眾,並離世大運主場館臺北市立田徑場有數百公尺遠,有意讓群眾遠離媒體焦點,令陳抗人士難以接受。

鄭淑芬表示銓敘部在改革之前有找現職與退休人員團體協會面對面交談,可以聽見人民的情緒且避免誤會,同時也配合行政院的年金改革辦公室及年金改革委員會進行年金改會議及全國與分區國是會議。另外銓敘部為及時溝通,特別設有公務人員年金改革知多少臉書粉絲團,讓網友可以留言發問或是發洩情緒,並且有專人隨時回覆,所有消息或澄清都會第一時間發布在粉絲團上。

年金改革發起至今,反年改團體依然繼續舉行陳抗活動,鄭淑芬說明年金改革法案是要解決現今台灣年金制度所面臨的急迫性問題,但反年改團體表示缺乏與政府的溝通。而大眾所接收到的資訊不足,對於年金改革的實際內容不甚了解。反年改團體認為政府應積極處理,藉由媒體發布訊息,避免更多對立,也讓反改革活動早日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