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渝璁先生詳細說明目前台灣滑板界遇到的現況及難題。攝影/陳羿妏

從街頭到國際 滑出屬於自己的夢想藍圖

【記者張詠菁、謝璩安、陳羿妏、高幼妃/聯合報導】

 滑板在2020年成為奧運的正式項目之一,全球的滑板支持者無不歡欣鼓舞,對於長年耕耘滑板運動發展的「這群人」來說,相當於滑出歷史性的一大步。近年滑板熱潮席捲台灣,以滑板少年作為主角的卡通、電影也漸漸的普及,台北市西門町的滑板店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各大河堤旁的橋下,常見到呼嘯而過的滑板身影,這群人始終堅持夢想,默默練習。

 滑板少年的背後故事

熱鬧的西門町街頭,有一條狹小巷弄裡充斥著嘻哈、街頭文化色彩,為著名的美國街,眾多的滑板店就隱身在這小巷裡。這裡是熱愛滑板人士的小天地,不論是測試滑板性能、討論材質,甚至直接演練技巧,每晚都在巷弄裡上演。

來自輔仁大學的歐陽承哲,是擁有長達七年經驗的滑板手,現正在西門町9CE滑板店擔任店員,在打工之餘也學習滑板相關知識以及維修保養技術,結識了許多來自滑板界的人脈,互相切磋並增進彼此的技術。

想起初學滑板的那些時光,歐陽承哲每天都把四肢摔的青一塊、腫一塊,但追逐速度與細緻的技術間的快感給予他力量。曾經一次高低滑板地形的練習中,沒踩穩就從高處墜下,巨大的撞擊力造成腳踝附近的韌帶斷裂,「整整半年的時間幾乎不能行動,多數的時間是躺在床上度過。」

歐陽說,那次重傷讓他再也無法回到以往身手,也必須一輩子與傷共生,「受了傷,但我沒想過放棄,仍用另一種方式付出推廣滑板。」他認為,滑板不僅是運動、休閒,過往練習的時經歷許多美好回憶以及認識共患難的夥伴,讓滑板從此是他生活裡最重要的一部分。

也因深愛滑板運動,歐陽承哲對於台灣的滑板環境相當無奈,「像我們這樣的街頭文化以及在街上滑行,都會招來異樣眼光,甚至被認為是危險分子在搞破壞、製造噪音。」他認為滑板運動在台灣社會上仍有許多刻板印象。歐陽承哲用誠摯的語氣告訴大家,「我們並不壞,只是熱愛自由加上有點喜歡耍帥。」

歐陽承哲參加滑板競技比賽畫面。照片提供/歐陽承哲

 難題與尚未成熟的環境

儘管滑板運動在近年被列為正式運動,但並非主流,因此難以讓民眾如籃球、田徑等項目被重視、接受。曾在中華民國滑板協會擔任監事的劉渝璁表示,目前與政府相互配合的中華民國滑輪板委員會,是從滑輪溜冰協會中分支。三年後年的東京奧運將滑板納入正式項目,政府需要一個經過奧委會認證的單位處理相關事宜,而中華民國滑板協會並沒有受到奧委會承認。

劉渝璁說,滑板跟滑輪是兩項不一樣的項目,但滑板卻無法正名,必須由滑輪協會的人力去協助與政府溝通,這讓許多熱愛滑板的人相當不解。在滑板協會成立初期,也曾陳情至體育署,並且對政府作出抗議,但結果都不如人意,訴求也石沉大海。「許多滑板人希望藉由東京奧運,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努力。」

劉渝璁認為,政府漠視最主要的原因為民眾對於滑板以及街頭文化偏差的印象。已有十年滑板資歷的玩家陳仲亨說,滑板並非表面上看到那樣危險,會受重傷主要是台灣缺乏專業的場地以及護具保護沒有做足。也因場地少,許多滑板人只能在街道上練習,他希望政府能重視並提供完善的場地。

陳仲亨以國外滑板選手為例,他們從小接受專業訓練,但在台灣並沒有如此風氣,喜好滑板的人缺少專業的教練以及完整培訓制度,惡性循環下,政府也不重視這一塊,讓台灣的滑板文化與國際脫節。

希望透過假日教學,能夠從小開始培養對滑板有興趣的選手。照片提供 / BIGFORTY粉絲專業
近年來越來越多人加入滑板的行列,街道上隨處可見。照片提供/陳柏璋

 品牌結合潮店的推廣

把滑板視為生活中最重要一環的眾多滑板人,不僅認為這是一項運動,也是代表他們活在社會上的風格。讓他們感慨的是我國對於這一面的重視度不足,在寥寥的市場中,彼此又缺乏能把大家團結起來合作的領袖,即便成立了協會,但成效有限,許多阻力都讓這項文化難以推廣。

據了解,在台灣的滑板入門者能接觸到的正式活動只能仰賴少數運動場舉辦的夏令體驗營,或是少數滑板店設置的課程。在資源匱乏下,更難以受大眾關注、接受。許多的滑板好手都愛好潮流,結合流行文化及潮流品牌,玩出自己的風格,而這些店面便成為他們的避風港。

國外知名品牌stussysuperme等都與滑板文化緊密結合,這些潮牌透過衣著、配件、以及其特殊的街頭風格來吸引人們的關注,進而接觸到滑板這項運動。有了品牌的支持及知名度,滑板運動才能獲得更多的經費支持,對於品牌來說,也可結合滑板風,透過廣告引起關注。

現今滑板店透過潮店來推廣滑板文化。攝影/陳羿妏

林立於西門町巷內的各滑板店,也正效仿相同方式在推廣這項運動,這些店家的業主、員工多熱愛滑板,在販賣商品外,也會以口耳相傳的方式介紹滑板文化,並提供有興趣者資源以及教導實戰技巧,建立商品買賣以外的橋樑。

身兼中華民國滑板協會成員及滑板店店長的朱健明說,因到國外經商接觸滑板,從此開啟了「溫暖、充實」的滑板之路。朱建明時常提供愛好滑板的年輕人場地練習及器具,也以自身經驗耐心指導。他說,從小開始培養對滑板有興趣的選手,且和學校社團合作,配合滑板加入奧運項目的創舉,讓這些孩子們有目標,也讓社會給滑板一個機會。

三年後的東京奧運會上,滑板破天荒首度成為正式項目,這道曙光讓他們有機會能在五環殿堂上一展身手,讓眾多滑板人期盼多年的夢想終於實現了重要的第一步。朱建明認為,這條追逐夢想的道路雖然充滿荊棘,但這些孩子擁有堅強的內心,能踩著滑板勇敢追逐屬於他們的夢想藍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