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潮悲歌 敘利亞成政治戰場

記者 范登煒、羅皓樟、姜筑、盧采渝/採訪報導

歷經將近八年的敘利亞內戰,在世界各地累積超過1100萬名流離失所的敘利亞難民,讓敘利亞國民生活苦不堪言。但這場內戰,從原本敘利亞人民要求自由民主,推翻阿薩德政權,演變成為中東國家的政治角力戰。而這場內戰所導致的難民潮,也讓歐洲掀起右翼保守風潮。

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至今,外國勢力介入,造成國內政局混亂。資料來源/維基百科、製表/羅皓樟
中東各國精打細算 從內戰謀利益

政治大學外交學系教授李登科表示,2011年敘利亞內戰的起因主要是受到阿拉伯之春的影響,因此敘利亞人民希望政府能夠廢除國內的軍事戒嚴,回到真正的民主國家。然而敘利亞政府軍卻以武力鎮壓抗議民眾,除此之外,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以及伊朗也同時介入敘利亞內戰。因此,這場由國內自由民主聲浪所衍生出來的問題演變成國際政治鬥爭。

李登科探討敘利亞內戰造成中東政局危機。攝影/范登煒

敘利亞鄰國土耳其在內戰爆發之前,希望能夠推翻什葉派的阿薩德政府,建立親土耳其的遜尼派政權。土國現任總統厄多安,在敘利亞內戰升格為國際關注焦點前,金援敘利亞反政府軍人士,以及提供武裝軍備,讓他們能夠在短時間內打倒阿薩德。

不僅如此,土耳其政府更在土敘邊境建立難民營,預計要收容50萬的敘利亞難民。李登科表示,土耳其政府的所有舉動,都跟厄多安的「大土耳其夢」有直接關聯,因為土耳其希望藉由扶植敘利亞的遜尼派政權,來恢復當初「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光榮。

而伊斯蘭教也替這場敘利亞內戰增添宗教色彩。當年在兩伊戰爭中全力支持伊朗的敘利亞,這次內戰的政府軍也獲得伊朗支持。李登科提到,最主要的原因是伊朗認為,敘利亞是僅存的什葉派政府,而伊朗不想失去在宗教上意義重大的盟友,才會全力支持敘利亞政府軍與民兵抗衡。

土耳其邊境的敘利亞難民人數已經超過350萬人,現在難民營已經無法再負擔更多逃離家園的難民。而當初沙烏地阿拉伯同樣支持敘利亞反政府軍推翻阿薩德政權,卻在日後拒絕接收難民,原因是深怕國家內部人民優渥的福利被分食,造成沙國財政負擔。李登科對此表示,中東各國不僅未達成如意算盤,政局也搞得一團亂。

 

諸多因素加總 排外意識逐漸高漲
劉必榮認為,難民潮讓歐洲大陸保守勢力崛起。攝影/范登煒

內戰爆發讓人民流離失所,難民們從敘利亞出發,抵達並聚居在歐洲大陸,因為語言、文化背景及宗教的差異,要融入主流社會並非易事。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劉必榮表示,難民稀釋掉社會資源,卻對庇護國幾無貢獻,再加上穆斯林可能帶來的潛在犯罪行為,造成了鄰避效應(Not-In-My-Back-Yard, NIMBY,不要在我家後院),讓世界各國紛紛拒絕難民入境。

劉必榮指出,全球化之後,大量廉價勞工從東歐進入西歐,排擠掉當地國民的工作機會,歐洲開始有反非法移民的聲浪;再加上右翼民粹主義這股風潮吹遍整個歐洲大陸,大批的移民激起了右翼分子與勞工的排外意識。然而歐洲大部分國家並不能接受經濟難民造成的拖累,於是種種原因疊加,對難民更是無法寬容友善。

 

難民如燙手山芋 歐洲國家不堪負荷

以歐洲最富有的國家--德國為例,基督教民主黨的總理梅克爾希望能夠帶來自由與平等的進步價值,站在人道關懷的立場接納大量的非法移民,造成德國內部政治問題,導致與友黨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關係緊張,間接影響德國政黨版圖的結構性轉變,因此梅克爾在今年宣布不再爭取續任基民黨黨魁,梅克爾時代也即將畫下句點。

而英國本來對移民採取寬鬆的政策,但大部分難民進入英國後,卻造成英國恐慌,英國當局不願意接受歐盟所要求的難民配額規定,也成為英國脫歐的原因之一。劉必榮強調,處於地理位置樞紐的土耳其,因為替歐洲國家安頓了大多數的敘利亞難民,需要歐盟政府大量的金援,於是掌握了極重要的外交籌碼。

 

人權、公民權 盼成難民問題解方

聯合國難民署(UNHCR)最新統計,全球被迫流離失所人數已高達6,850萬人,逾18%來自敘利亞難民,比例依然最高。當他們離開母國尋求它國庇護時,難民的人權議題就越受到重視。

邱伊翎表示,台灣仍應遵守國際相關人權條約。攝影/姜筑

臺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認為,藉由公開且透明化的審查機制,並提供專業法律人士、社工或心理諮商師協助尋求庇護者的權益。

審查通過之後,除了給予合法身分,庇護國也應協助他們融入當地社會,例如安排語言課程,或是提供工作機會等,讓他們不再依賴政府補助金。

李登科也提到,儘管土耳其接收過多的難民,但土國政府也逐步開放公民權給敘利亞內戰難民,以選擇審核的方式,給予這些「技術性的難民」公民權。

若想要解決敘利亞內戰所產生的難民,李登科則認為,借鏡臺灣民主發展的過程是很好的例子。臺灣從過去威權時代到民主的逐步轉型,西方國家可以透過臺灣民主發展縮影,協助中東各國逐步建立民主國家;而非幫忙推翻獨裁者之後,就期望中東國家的政局能夠穩定秩序,達成民主自由的社會。

不過,邱伊翎同時也提到,面對難民問題,最根本的解決之道仍是阻止戰爭發生,更呼籲歐美國家不要販賣武器給當地組織。而李登科則認為,歐美國家應該在資助武器的同時,也得想好配套措施,安置戰亂中產生的難民,重建歐洲秩序。劉必榮認為,與美國交好的土耳其與支持政府軍的伊朗談判協商,支持敘利亞反叛軍的美國必須做出相當程度的讓步與妥協,才能終止延燒這場難民流竄的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