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泰州將中南部工業區的煙囪、輸油管、油槽與台北知名的圓山大飯店結合。照片提供/林泰州。

台灣工業染黑天空 環境成經濟犧牲者

記者 曹華芳、林心怡/採訪報導

 

「這個議題很多人都知道,但是關心的程度有限。」台灣影像藝術家林泰州於今年九月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我的身體就是空汙監測站》,以動靜態影像呈現台灣空汙景況,期望讓民眾了解空汙是人類生死交關的問題。

石化工業帶動經濟 排放物成空汙兇手

 石油化學工業簡稱石化工業,專以石油或天然氣為原料製造各種化學品。台灣約從1960年代開始發展石化工業,不僅是民生工業背後的推手,更是帶動台灣經濟快速成長的功臣。由於石化工業規模大、產值高,使GDP大幅增長,帶來許多就業機會。

  儘管石化工業在台灣的經濟發展層面佔一席之地,但同時也對環境造成極大的傷害。早期台灣的環保意識相當薄弱,隨著汙染日益加劇,全球暖化、臭氧層破洞等環境議題浮上檯面,使大眾對石化工業的發展產生疑慮。

 「我們不可以因為經濟就合法殺人」,林泰州說,由於石化工業會排放總懸浮微粒(TSP)、懸浮微粒(PM10)、細懸浮微粒(PM2.5)、粒塵、金屬燻煙、硫氧化物、氮氧化物等有毒物質,將危害人體的皮膚、消化器官及呼吸道,並對神經系統、肺、腎、血液和造血系統產生重大傷害,嚴重威脅人類的健康。

 空氣汙染源大致可分為工業汙染、交通(移動)汙染及其他汙染。石化工業中工廠煙囪排放、營建施工產生的粉塵逸散、露天燃燒等皆屬工業汙染源。根據環保署空保處的全國各類空氣汙染物排放量統計,民國105年工業的PM2.5排放量佔全國23%,氮氧化物的排放量佔41%,而硫氧化物排放量更佔了88%,相較於其他汙染源,工業汙染是目前空汙的主要來源之一。

民國105年全國各類型汙染源空氣汙染排放量比率。資料來源/行政院環保署。製圖/黃于庭
AQI新制上路 民間官方數據不一

 社會環保意識抬頭,行政院環保署在民國82年推出中華民國空氣汙染指標(Pollutant Standards Index,PSI)(見下圖),依指數高低將空氣品質劃分為五種級別,但實施期間,有民眾認為此標準並未將細懸浮微粒(PM2.5)納入評估標準,將會低估空汙狀況。因此環保署於民國105年參考美國的空氣汙染評定指標,將PSI加上PM2.5,稱為空氣品質指標(AQI) 。

自民國105年起,政府將PSI與PM2.5統一整合為空氣品質指標(AQI)。資料來源/行政院環保署。製圖/曹華芳、黃于庭

 然而,民間認為政府的標準及數據是有爭議的,台灣空氣監測站共有76站,分為一般、工業、公園、交通及背景測站,其中容易測出較高數值的交通測站有六站,工業測站則僅有五站,如此懸殊的差異使環保團體開始懷疑是否有美化空氣汙染指標數值之嫌。

較易測出高數值的交通與工業測站數量卻較一般測站少了許多。資料來源/行政院環保署。製圖/黃于庭

 爭好氣聯盟發起人許心欣認為民間數據的蒐集「凸顯出官方數據偏低、偏慢」,林泰州指出民間和政府的官方數據時常出現分歧,以民國104年3月31日8時為例,當時簡易空氣測站顯示中南部PM2.5有多處紫爆及紅爆,但對照官方數據卻發現除了中部一塊紅色,其他地區皆呈現一片黃綠色,對此雲林縣環保局回應若取用的標準一樣,雙方數據可能因用途不同而有差異,應是落差不大。

林泰州指出政府與民間數據有落差,並質疑政府公告之數據經過美化。攝影/曹華芳

 除了數據差異,爭好氣聯盟認為,將檢測空氣品質的標準改為AQI後,將減少紫爆情形出現,從前PM2.5大於71微克/立方公尺(µg/m³)即達到紫爆標準,但現在可能要大於150µg/m³ 才會超標,可能使民眾低估空汙情形。

 其他環保團體也指出環保署利用國家公園的數值稀釋PM2.5的年平均值,也是一種對民眾的誤導。若是將陽明山國家公園測站的數值排除,台北市民國105年PM2.5年平均值將從15.0µg/m³上升到17.3µg/m³,若是排除墾丁國家公園,屏東縣的平均值也將從17.3µg/m³上升至25.8µg/m³。

雲林PM2.5連奪冠 環境保護人人有責

 根據行政院環保署民國105年空品監測年報顯示,過去三年,彰中投、雲嘉南及高屏地區的PM2.5平均值幾乎皆超標,其中雲林在民國104年及105年平均值皆為全國縣市之首。依世界衛生組織(WTO)與台灣對PM2.5的標準,PM2.5年平均值應在15µg/m³,然而雲林在民國104年測出為32.3µg/m³,是標準值的2.15倍,民國105年的平均值雖有下降到28.5µg/m³,仍是標準值的1.9倍。此外,根據環保署民國105年PM2.5即時值顯示,雲林的台西監測站曾在民國105年11月3日0時測出當地PM2.5即時值高達167µg/m³,且當月有約五分之一的天數都有凌晨至清晨發生紫爆的現象,原因尚需考證。

民國103年至105年全台各地細懸浮微粒(PM2.5)濃度手動監測年平均。資料來源/行政院環保署。製圖/黃于庭

  由於全台的石化工廠大多聚集在中南部,每日大量排放的有毒物質使當地的天空時常都是灰濛濛一片。根據環保署民國106年1 月到5月的AQI不良日數月報表顯示,中南部地區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天數AQI遠比北部及東部高出許多。對此,雲林縣環保局空氣噪音管理科表示,台灣的空氣汙染來源大約有六成來自境內的工廠、汽機車等排放的有毒物質,其餘四成則可能來自境外,透過季風將汙染源吹向台灣上空。

  面對石化工業大量排放的有毒物質,雲林縣政府採取兩年一次的稽核制度,以審查後發放許可證的方式,要求業者定期更換設備,控管汙染排放量。雲林縣目前最大規模的六輕石化工業園區排出的PM10即占當地的六成,而硫氧化物及氮氧化物則高達八成。

  「關於空氣汙染,每個人都有責任,當然,我們也有責任,我們都要一起承擔、為了環境共同努力。」這是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許先生內心最深處的告白。為了降低石化工業造成的汙染,在設備層面,台塑工業表示他們盡可能使用能減少汙染物質的高階設備,於管理層面,則是透過定期檢查以排除機器異常而造成的汙染 。面對環保團體及民眾的訴求,台塑工業一直以來都會透過環評會議、公聽會及相關研討會與民眾及政府進行溝通。

 提及空氣汙染恢復的可能性,雲林縣環保局認為這是一條長遠的路,環境改善不是短期就能看出結果的,再者,相關的行政程序也需要時間規劃與執行。

 「因為這個(空汙)問題就是很嚴重,所以我有時候是把直接的方法透過一些藝術的領域或者是象徵的手法來傳達。」林泰州透過鏡頭紀錄眼中這片受傷的土地,藉由舉辦展覽傳達他的理念。石化工業也許現階段無法停止發展,然而石化業者、政府及環保團體應共同協商溝通,在經濟與環境間取得平衡,留給台灣人一個更友善的環境。

 

林泰州在策展期間蒐集許多空汙資訊。攝影/曹華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