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愛座廢不廢 沒有人是局外人

記者 黃婕真、鄭又珣/採訪報導

前陣子發生女學生因身體不適坐博愛座卻遭旁人辱罵的事件,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多數民眾心中,仍然存在著「不敢坐博愛座」的想法,即使民眾看見博愛座是空置的,也會選擇站著抵達目的地。

捷運車廂內博愛座的標示。攝影/黃婕真

其實,除了老、弱、婦、儒外,仍有許多有隱性需求的民眾需要博愛座的空間,卻因為害怕旁人的眼光而不敢選擇坐博愛座,就有民眾覺得:「如果坐博愛座的話,我自己壓力會很大。如果一有人需要的話,我就會馬上起來。」讓座的標準究竟為何?沒有一定的說法。

在捷運、公車上,經常可見乘客讓坐、相互推託的畫面;然而,有些身體不舒服的民眾表面「看起來」並無大礙,但身體不舒服的標準其實是自由心證,礙於周圍乘客的目光想要坐博愛座卻還要想著如何證明自己擁有隱性需求,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常見的一大問題。

有鑒於隱性需求民眾不在少數,卻難以證明,因此北捷在前幾年推出了好孕貼紙、或是隱性需求的貼紙,想以此解決問題,而實際使用過好運貼紙的民眾也表示:「還滿有用的,就是其實當懷孕還不明顯的時候,所以那個貼紙如果貼在包包上,是會有幫助的。」

台北捷運發放的讓座貼紙。攝影/黃婕真

選擇讓座的乘客究竟是基於自身美德?抑或是擔心旁人眼光;而被讓座的乘客受到他人美意時反應又是如何呢?有時甚至會看到被讓坐的乘客不屑一顧,連句謝謝都沒有,當「幫助他人」成為一件理所當然的事,美德的意義便蕩然無存。

若廢除博愛座,恐怕也會對真正需要幫助的乘客造成不小的影響,雖然在台灣,行動不便者是少數,但真正廢除後,「全車博愛座」的想法衍生了一些問題,可能會造成座位無人、浪費空間的行為產生,又或者需要時無人願意讓座。

支持廢除博愛座的人認為,若乘客有心想讓座,即便全車都是博愛座,也不會有甚麼問題;然而反對方則認為,真正有需要的人會因此失去他們原本享有的權利。

另一方面,博愛座的設置在台灣已經維持數十年之久,若是突然廢除,改變現有的習慣,後續引發的問題恐怕還需解決辦法。

優先讓座的標誌。攝影/黃婕真

在台灣博愛座的規範雖有中央立法,但地方政府實施標準仍不夠明確,當民眾發生糾紛時,多數主管單位採取放任民眾自行解決的方式,因而產生更多爭議。

而過去交通部曾採納過時代力量黨代表周偉航的意見,他表示:「讓座的壓力是來自於讓座這個行為本身,並不是來自於博愛座的設計,博愛座彈性空間非常大,所以也不宜再去做更明確的劃分,就是保留這種彈性,讓它能因應,包括我們將來人口的年齡比例變化。」

台灣博愛座的相關法條應該要與時俱進,像是目前高齡化人口數佔多數,未來也有增加的趨勢,成為一個高齡化的社會。要如何將法規與現實面結合,同時顧慮到擁有隱性需求的民眾,不只是政府應該要思考的問題,更是台灣人民應該共同進步的目標。

就像周偉航所說的:「並不是政府告訴你怎麼做,而是當所有的大眾運輸使用者,都已經學習到一種互動模式的時候,一種良性而且會持續成長的互動模式的時候,這才是真正問題的解決方案。」

法律是道德的最低底線,雖然明確立法能夠解決不少糾紛,但博愛座的禮讓問題應該要取決於民眾的同理心,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才是最好的讓座文化。

 

延伸閱讀:

博愛停車位 行動不便者優先

博愛櫃檯好創心 服務民眾好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