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貶值 中美貿易戰開打

記者 陳祈安、謝佩珈/台北報導

美元持續走強,使資金越往美金流,相對人民幣走貶,中國出口走勢低迷,外貿情勢嚴峻,也影響經濟成長率。川普政府即將走馬上任,中國政府的因應措施顯格外重要。

中國GDP靠內需市場  先搞定房地產

中國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下滑程度相較其他亞洲國家經濟體嚴重,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教授林祖嘉認為,目前GDP估計是6.7%,到年底可能6.6%,這可能是中國現在的壓力所在。外貿表現不佳,要靠內需市場因應,像是不動產以及國內投資等等,以刺激內需的方式來帶動經濟成長。但近期中國房市泡沫化,尤其發生在深圳、上海、廣州、北京等一線城市,而二三線城市相較之下沒有那麼嚴重。全球需求上行空間有限,而中國因為政策寬鬆和房地產市場可能面臨調整的風險,都會削弱進口,明年復甦跡象可能消失。林祖嘉表示,不動產是內需的一部分,政府處理泡沫化的時候,應該不會採用全面升息的方式抑制投資,因為會影響到其他的投資,或許會採用選擇性的信用管制,像是地區性放款利率不同,或是檢查配偶有無房子等等。目前中國已緊縮一線城市的購房和房貸規定,以限制買房數量與銀行放貸收緊,來減緩房價上漲的速度。

資料來源:貨幣匯率exchange-rates網站 單位:美元(USD) 製表/陳祈安
表為人民幣兌美元歷史匯率。資料來源/貨幣匯率exchange-rates網站 單位/美元(USD) 製表/陳祈安

英國金融時報近日更大膽預測,若人民幣大貶值,中國政府與美國新總統川普政府打交道將不會順利。在這樣狀況下,中國居民可能會到銀行相爭開立境外帳戶,而大陸官方一再否認貶值傳聞,結果可能在很短時間內讓人民幣貶值了大約 50%。

萊得科技業務部經理許本然表示,公司做顯微鏡進出口,由於兩岸經貿關係太密切,人民幣兌美金呈貶值,造成利潤變差,目前的因應是找價格稍低的產品代替。林祖嘉表示,中國政府壓抑人民幣應該只是短期現象,雖然進出口在下降,但從中國貿易順差長期來看還是很大,沒有繼續貶值的道理。而緊接著農曆期間對資金需求較大,在農曆年前人民幣可能偏向升值。

貨幣強弱是國力的象徵,人民幣貶值可能會造成央行持人民幣外匯儲備風險增加,也會讓眾多企業及民眾產生龐大匯率損失。政府應做提供更多元化的人民幣資金去化管道,降低風險,避免對台灣經濟與金融市場的衝擊。

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 單位:百萬美元 製表/陳祈安
表為美國與中國間貿易總額。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 單位/百萬美元 製表/陳祈安

人民幣跌不停 台商頂得住?

近期美元走強後,亞洲出口導向國家的匯價都往貶值方向走,國際貿易流通受到極大破壞。由於兩岸貿易與經濟的密切往來,在進口方面,萊得科技業務部經理許本然表示,近期人民幣走貶,進貨成本大概提高 10~20%,產品價格跟著調升後,客戶不一定接受,就有可能轉向其他廠商進貨,因此受到不少影響。近年中國大陸紅色供應鏈加速形成,逐漸建立起「自我供應」生產體系。

而紅色供應鏈隨之而來的就是進口替代,對周邊國家都會產生負面效果,像台灣、日本和韓國,長期提供許多原物料和半成品到中國組裝後,再外銷至其他地區,如今中國大陸減少向外進口後,將大大影響貿易關係。台灣對中國的出口這兩年都呈現負成長,也是因為中國積極從「製造大國」轉為「製造強國」的後續影響。國立政治大學經濟學系教授林祖嘉認為,此趨勢對出口商而言非常不利。

根據財政部統計處統計,民國 102 年 11 月出口 253.4 億美元,較上年同月增 27.3 億美元 (+12.1%),為民國102年 2 月以來最大增幅。而進口隨出口衍生需求增加,半導體業者持續購入資本設備,以及國際原物料價格攀升,民國 105 年 11 月進口較上年同月增 6.1 億美元 (+3.0%)。財政部預期明年第一季出口可望維持成長趨勢。但林祖嘉認為,因為今年上半年台灣出口皆為負成長,但因基期很低,明年出口還是會有轉正的機會。明年的情況會比今年好,但即使出口轉好也是很弱的漲幅,不太可能看到爆發性的成長,尤其美國川普政府的保護主義政策,將制約部分成長力道。

台灣近一年出口金額及年增率。製表/謝佩珈
台灣近一年出口金額及年增率。製表/謝佩珈
台灣近一年進口金額及年增率。製表/謝佩珈
台灣近一年進口金額及年增率。製表/謝佩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