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況主當道 直播蓬勃發展

記者 林郁婷、鄒芳婷、呂紹禾、何冠嫻、黃俊翔、陳沛婍/台北報導

直播產業蒸蒸日上,成了網路世界新潮流,將人氣轉為買氣,新型態的商業模式因應而生。直播節目琳瑯滿目,音樂、社交、日常生活、和電競紛紛出籠,閱聽眾從遠距離參與現場,敲鍵盤互動並致贈禮物,實況主可獲得精神與經濟雙重回饋。

Yahoo 和 Millward brown 合作統計出,台灣民眾每日上網平均時間為 197 分鐘,逾全球平均 55 分鐘之多。台灣社會智慧型手機普及,也讓直播活動更加蓬勃發展。民眾王瑋婷表示,無聊時會用手機看直播,手機的進步讓她有更多休閒選擇。

Yahoo和Millward brown合作統計,各國每日使用手機的平均時間。製圖/林郁婷
Yahoo 和 Millward brown 合作統計,各國每日使用手機的平均時間。製圖/林郁婷

網路直播玩遊戲 「實況主」成新職業

2011 年 twitch.tv 等遊戲實況直播平台陸續出現,許多國內外遊戲玩家透過直播與觀眾互動。實況主意謂在網路上直播玩遊戲的人,有名的實況主一開台,動輒上萬人收看,觀賞高端玩家「表演」遊戲。許多實況主更因為獨特個人魅力走紅,又透過聊天室與觀眾即時互動,或與其他實況主連線,或辦見面會,進一步創造高人氣並強化紛絲忠誠度。

實況主自身的特質與節目內容對傳播效果影響非常明顯,遊戲技巧高超的技術派,展現職業選手般的操作技巧或是破關的偷吃步,常令網友拍案叫絕。實況主也能在直播過程表演特殊才藝,例如歌唱、繪畫、或舞蹈,展現獨特個人才華。

電競遊戲領域非男生專利

過去男實況主充斥遊戲實況圈,如今女實況主大幅增加,打破性別界線,也展現差異性風格。女實況主煙煙表示,在當實況主之前是標準上班族,從沒想過要開實況,也不習慣被觀看。但由於從學生時期就開始接觸遊戲,更因不僅可以在節目中和觀眾討論遊戲,甚至分享自己對生活與愛情的看法,強化彼此的互動與連結,這也是她開實況最津津樂道的事。

實況主煙煙在開設實況時會結合 Cosplay 帶給觀眾不同的感受。攝影/陳沛婍

 了解自我特質 成為實況主不是夢

有些觀眾並非單純看實況競賽,可能更受個人特質吸引,外貌亮麗的女實況主擁有更大的優勢,但女實況主的辛苦亦不為人知。除了聊天室的玩笑辱罵,女實況主必須表現出與男實況主不同的風格來擄獲觀眾的心,涵蓋誇張的言語與肢體動作。女實況主貝莉莓語重心長表示,最重要的莫過於明確清楚自己在實況中想表達或傳遞給觀眾的是什麼,也要了解該如何為自己樹立獨特的風格。

貝莉莓也認為,實況主如今是電競產業不可或缺的一環,不僅有助於產業發展,也能引導對電競產業有興趣的人踏入實況圈,因而整體實況直播的環境及資源也將更加完善。

直播首重即時互動  關鍵在網路速度

直播平台首重即時性與互動性,利潤來源是觀眾送出的「虛擬禮物」。手機直播較適合生活化的日常趣事,讓觀眾快速了解主播想要傳遞的資訊與畫面,遊戲類受限於手機無法完整呈現遊戲畫面的細緻性與流暢度,仍依賴電腦作為收看直播的主要媒介。網路速度的提升影響直播產業發展,Twitch 實況主聶寶表示,優秀的網路是直播成功的必要元素,台灣上傳速度不及日本、韓國,觀眾無法追求更高的品質,是有待加強的地方。

 

透過螢幕,便能參與他人生活。攝影/林郁婷
透過螢幕,便能參與他人生活。攝影/林郁婷

建立參與文化  強調觀眾感受

除了擁有更多樣化的收入來源, Twitch 聊天室強調參與的文化,實況主從閱聽眾群遴選管理者,幫忙操作社群,進行宣傳和分享,幾乎取代經紀人。曾使用不同平台直播的 Simon 認為,未來直播平台的優化將以閱聽眾為出發點,讓閱聽眾參與實況主的遊戲過程,還可以結合現在最火紅的VR(虛擬實境),讓閱聽眾用更具臨場感的方式體驗現場賽事。

當直播成為追尋夢想的另一條道路

從電競到各類表演與日常生活,直播節目應有盡有。目前就讀文化大學戲劇系三年級的威利(本名:許耀謙)表示,投入直播行業約一年。對音樂有熱忱的他,平時在餐廳駐唱,一開始接觸直播是因為本身還是學生,可以接洽的表演場次不多,透過直播除創造收入來源,還可以獲得更多曝光和表演的機會。民眾杜偉民也表示,觀看直播之後,會在直播者的臉書上進行追蹤與關注。

威利談起直播時的難忘經驗,他說有一次在直播過程出現了一位以前沒見過的粉絲,指定他唱一首很難詮釋的歌曲,並承諾如果他唱完,就送他一顆鑽石,鑽石價值相當於 4000 元台幣。當威利表演完指定歌曲,粉絲不但實踐承諾送鑽石,而且還送兩顆鑽石,令威利相當震撼。

威利透過直播和朋友、粉絲分享音樂興趣。照片提供/威利
威利透過直播和朋友、粉絲分享音樂興趣。照片提供/威利

直播收入不穩定  必須謹慎評估

直播主的聊天室有許多選項提供粉絲選擇贈送的禮物金額,禮物五花八門,也分別代表著不同的台幣額度。禮物在結算時換算成現金,「通常實際金額與禮物的贈送是以一比十去計算」。威利也語重心長表示,在直播市場,一般而言女性較占優勢。「漂亮的網美才能夠進行這樣的行業」也是王瑋婷對於直播的印象。打開直播平台,不少閱聽眾會選擇外型較搶眼艷麗的直播客,禮物贈與也極佔優勢。

直播程式除了有即時互動功能,還能贈與禮物。攝影/鄒芳婷
直播程式除了有即時互動功能,還能贈與禮物。攝影/鄒芳婷

「我只把直播當作副業而已。」雖然透過直播,威利獲利不少,但如果不是人氣相當高的直播客,要將直播作為主要收入來源是相當不穩定的。威利通常在直播平台的獲利累積到一定的數量之後,才轉換成實際金錢提領出來。對他而言,直播目的在於與粉絲互動,專心朝音樂路邁進是他的主要目標。

直播客首重謹言慎行  

威利直言,「對我來說,直播就像一個節目。」直播平台是公共空間,言行舉止被盯著看,因此選擇開啟直播與粉絲互動之前,威利會審視衣著,以最完美的姿態亮相,他認為在鏡頭前絕不口出穢言、不抽菸喝酒是最基本的行為模式。

因此,不管利用何種模式的平台互動,直播主必須留意一舉一動,「一旦開啟直播畫面就沒有更正的機會。」威利提醒直播時要謹言慎行,以免觸法或得罪他人。愛客盟創意文化志業公司監製謝孟儒更進一步表示,節目內容是成功關鍵,不能一味模仿。世新大學產學合作處許碧芳處長也建議,顯露自我看法和風格,並凸顯專業能力,才不會被市場淘汰。

此外,為了拓展商業規模,業者更必須重視直播內容的分級,杜絕色情,才能擴大使用族群,降低閱聽眾對直播內容的疑慮,方是長久之計。

傳統媒體應該迎頭趕上

直播節目類型多樣化,開啟更多個人品牌經營管道與各類不同的商機,也更加威脅傳統媒體。謝孟儒建議,傳統媒體須降低和新媒體的差異,跟上潮流,也必須把自己的『牆』打破,吸引更多人使用,增加客群。為了產業更進一步的發展,也可能須放棄自身網站的部分功能,轉而與其他社群網站合作,如雅虎採取直播;但這是個大膽的策略,因為流量也將有部分流向合作的網站。

整體而言,直播蓬勃發展,不僅衝擊傳統媒體,直播行業若要更上層樓,更必須付出相當多的努力。網路品質強化首當其衝,同時實況主必須擁有個人魅力並增強粉絲互動,方能歷久彌新。

陳祈安

網路副總編輯